第10章 大小姐上门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6274字
  • 2022-05-12 20:23:24

赵铁柱一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不过他对这个知县大人是没什么好感,“喝酒就免了,知县大人有时间还是好好管管手下吧”,说完,赵铁柱捡起地上的肉和火碱,向着叶肖云的铺子走去,留剩吴德在风中凌乱,“看什么看,看什么看,都不做生意啦,再看把你们全抓走”吴德也就这点本事,欺负欺负老百姓。赵铁柱看时间差不多,也该接他的小娘子下班了,哼着小曲儿走进了叶家衣铺,刚才的只是一个小插曲,不能让无关人等影响了他的好心情。

“冯大叔,我来接芊芊下工”一进门就看到冯掌柜在柜台里忙活,立马问道,冯元祥一看是这小子,放下手里的活走出来说道“是赵小公子啊,芊芊没在后屋,她和大小姐一块在二楼呢”,这个冯掌柜在叶家差不多也有二十年了,他是看着叶肖云长大的,也知道这个女娃娃不容易,在家里不受老爷待见,少爷更是指望不上,少找点事已经是烧高香了。

所以在提出让叶肖云打理这家店铺的时候,冯元祥也主动申请调了过来,想着能帮一点是一点,后来方芊芊来做工,叶肖云也才有了一个说知心话的人,所以看这两个小女孩,他就像一个老父亲一样希望她们都好,所以看赵铁柱也跟看女婿一样。“你等我去通报一声”冯掌柜说完就要往楼上去,“不用啦,冯大叔,我去找她就行了,我的东西先放一下”赵铁柱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柜台上,瞅准了楼梯就往上走,因为楼上跟楼下空间差不多,而且上楼梯后还有个门,门里有一个大的空间偶尔接待一下布商啥的,还隔了几个小房间,叶肖云休息的就是其中的一个小房间,所以冯元祥也没有拦着,毕竟这人是芊芊的姑爷,也不算外人。

“咚咚咚,咚咚咚”赵铁柱敲了敲门,见里边没回音儿,他又敲了一次,而且第二次把耳朵贴在了门上,想听听里边的动静儿,什么声音都没有,不会没在吧,赵铁柱又把耳朵贴紧了点,“吱呀”,力道没控制好,门被推开了。赵铁柱看桌子上凌乱的放着几块布料,还有喝剩半杯的茶水,他知道芊芊应该是在这儿,因为这里是叶肖云的地方,他也不好意思一个个门里去看,以免看到啥不该看的东西,冒犯人家。

这时其中一个小门被从里面打开,“好啦叶姐姐,我错了我错了,布料的事儿我回去问问铁柱哥,他见识多,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方芊芊一边捂着胸一边倒退着出来,“啊,流氓”,二女闹了一下午,都是一身的香汗,刚刚把外衣都脱了在屋里躺了会,想着出来继续琢磨怎么让店铺能有起色,边往外走边穿衣服,头出门叶肖云还在方芊芊的高峰上摸了一把,也不知道着小妮子怎么长得,比自己的还大。

方芊芊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声尖叫,随后就被叶肖云拉进了屋里,砰的一声门被关上。赵铁柱摸摸鼻子,,他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刚才香艳的一幕,说实话是个男的都得多看两眼,两女子只穿着肚兜亵裤,赵铁柱其实主要看到了方芊芊的背影,臂如莲藕,背如美玉,发如青丝,要不是赵铁柱看过沙滩比基尼,此时鼻血肯定是已经流了下来,赵铁柱赶紧给自己倒了杯水压了压丹田的邪火儿。

小屋里传来嘻嘻索索的声音,估计二人在穿衣打扮,估摸过了有半个小时,门才从里边被打开了,只见叶肖云怒气冲冲的走到赵铁柱面前“你这个流氓,不会敲门嘛,这是女孩的闺房,闺房懂不懂”,方芊芊低着头儿被叶肖云拉着,看样子刚才也被教训了一顿。赵铁柱自知理亏打着哈哈“哈喽,叶小姐,你怎么能说我流氓呢,我才刚刚上来喝了杯茶啊”这时候了只能使出装傻大法,其实方芊芊刚才是没有看道赵铁柱的,但是看叶姐姐的反应,铁柱哥应该是在外边,刚才俩人没穿外衣还被他看到了。

“不可能,我刚才都看到你往这边看了”,赵铁柱继续无辜的说道“叶小姐,你是不是眼花了,我是真的刚刚才上来,而且我是敲了门才进来的,我来接芊芊回家”,因为方芊芊也没看到,现在二比一,叶肖云看赵铁柱一脸无辜的样子,难道自己真的看错了,赵铁柱看叶肖云开始怀疑自己了,继续忽悠道“叶小姐,我真的是刚来,不信你去问冯大叔”,“那你也不能就闯进来啊,真不知道芊芊怎么就看上你了,这么没有礼貌”,赵铁柱看成功了,立马说道“是是是,下次我一定使劲敲门,没有你的允许把门敲破了我都不进”,“好了叶姐姐,反正铁柱哥也没看到,你就不要怪他了”方芊芊也赶紧出来帮腔,叶肖云才勉强相信了。

“今天芊芊不走了,你走吧”叶肖云把方芊芊的胳膊一拉说道,“不行”赵铁柱立马反驳,开玩笑,今天回家他还要给自己的小宝贝儿捏饺子吃,在你这算什么回事,“怎么不行,没有你的时候我俩经常一起睡,你才是外人”,“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这是我娘子,必须跟我走”,方芊芊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边是照顾她的叶姐姐,一边是爱护她的铁柱哥,看着这俩人斗嘴,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方芊芊第一次被当着人叫娘子,心里又羞又喜,主动拉住赵铁柱的手“好啦,铁柱哥,叶姐姐店里最近生意不好,研制的新布料还没想到怎么用,我就在这陪她两天,两天后我就回去陪你”,赵铁柱看叶肖云得意的神色,气就不打一处来,“你陪她也没用,就这么经营下去,迟早关门”,叶肖云一听肺都要气炸了“你说什么,你知道什么,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懂你说说看,要是说不出来本小姐今天就把你打出去”,赵铁柱眼眉一挑“那我要是让你的店起死回生了呢,你怎么感谢我”,“那我就嫁给你,怎么样,我这么一个大美女够分量吧,要是你没做到,我就把你送到大牢里去,让你一辈子吃牢饭”叶肖云恶狠狠地说道。

虽然芊芊给她说过铁柱哥画画很厉害,但她认为赵铁柱充其量也就是个会点琴棋书画的破才子,对经商根本一窍不通。方芊芊一看俩人来真的,忙哀求道“叶姐姐,铁柱哥,你们都不要吵了,你们谁有闪失我都会难过的”,“没事芊芊,铁柱哥不会有事儿的”赵铁柱一看方芊芊都要哭出来了,忙安慰着,并用力捏了捏她的小手,让她安心,她不想让他的女人担心,没有理会叶肖云,拉起方芊芊向楼下走去。

叶肖云一看赵铁柱不理自己,小声说了句,哼臭男人,一点用没有,本来看刚才的意思,赵铁柱可能是知道如何让店铺扭转局面,她心中还小窃喜了一下,故意把自己压上,激赵铁柱能帮自己,可是他竟然走了,叶肖云心中那点希望的火苗也熄灭了,看来上天注定要她嫁给孙老二。“咚咚咚”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楼梯口传来敲门声,叶肖云两眼无神的说道“进来”。

“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我看芊芊小姐也红着眼圈走的”冯元祥一看叶肖云的样子,赶紧关心,“没事儿,冯叔,你有什么事儿嘛”,本来叶肖云一直叫他冯叔,不过来了店里,冯元祥告诉她,要叫他老冯或者冯掌柜,不能乱了身份,叶肖云也拗不过他,所以就在没人的时候叫他冯叔。“哦,这是赵公子让我交给你的,赵公子下楼后就给我要了一张纸,还问了几句铺子里的事儿,然后他就在纸上写了点东西让我交给你”冯元祥说着,递给了叶肖云一张纸。

叶肖云疑惑的打开纸条,刚才她都把他气走了,这人还给自己留纸条干什么,叶肖云看着纸上的内容,脸上乌云逐渐散开了,不过他很奇怪,这个人写的字不是他们现在使用的繁体字,而是简化的,方方正正在纸上铺开,相比纸上的内容,这些小细节显得已经微不足道了。“冯叔,你快来看”纸条的内容冯元祥是不会先看的,因为这是规矩,听到叶肖云激动的招呼,他接过纸条来细细端详。

待他看完也是一脸激动“好啊,好啊,只知道赵公子文采出众,没想到对经商都颇有见地,大小姐,他说的这几点正是我们的弊病,既然赵公子能指出我们的不足,肯定有解决的办法,大小姐,你要和他交好啊,这个人没准能帮助我们”,其实叶肖云看完了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可是自己都把人家得罪完了,要让她去道歉,她从小到大都没和人认过错儿。冯元祥听完叶肖云说了刚才的事儿,也是一阵唏嘘,看来是真没有办法了,默默地退了出去,叶肖云思虑良久,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定,她决不能让铺子关张,不就是道歉嘛,那也比嫁给孙老二强,她把桌子上整理了一下,又返回了自己的闺房。

从叶家铺子出来,方芊芊就一直情绪不高,因为叶姐姐一直待她很好,而铁柱哥又是自己男人,看今天的情况他俩的矛盾越积越深,自己只能干看着什么也做不了,她只怪自己不够聪明,不能化解二人的矛盾。“我的小芊芊,谁惹你不高兴啦”赵铁柱明知故问,“铁柱哥,你不要跟叶姐姐吵架了好不好,芊芊,芊芊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方芊芊说着话都要哭出来了,赵铁柱最见不得女人哭了,何况这还是他的小娘子,所以也不再瞒着她了,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

“真的吗,铁柱哥,那你有没有办法帮帮叶姐姐”方芊芊听到赵铁柱已经给叶肖云留了纸条,还指出了他们经营的缺陷,又惊又喜,“光考虑你叶姐姐,没看到你还有个相公嘛”赵铁柱说完,伸过头往方芊芊那边一凑,“啵”方芊芊主动用嘴在在赵铁柱的嘴上点了一下,这是她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了,做完这个亲密的动作,羞的她又低下了头“那铁柱哥,你有没有办法嘛?”,赵铁柱满脸的春风得意,其实他已经很满足了“有,不过就看叶肖云要不要了”。

听到赵铁柱肯定的回答,方芊芊脸上也浮上了笑容,既然铁柱哥有办法,叶姐姐怎么会不要呢,明天她就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叶姐姐,又想到铁柱哥今天专门去买了肉,说晚上要吃饺子,平常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有机会吃到,方芊芊看着旁边男人,踮起脚又来了一次亲密接触,赵铁柱知道,她的小娘子已经不难过了,开心的往家走去。

“铁柱哥,你怎么包的这么好看”,晚上用拿回来的瘦肉包饺子,本来赵铁柱想让方芊芊和方老伯歇着,自己做,可是方芊芊那能答应,做饭本来就是她的事儿,最后拗不过,俩人只能一块儿包,方芊芊擀皮,赵铁柱包。

“哦,我们家乡啊,男的多少都会做饭,包饺子是跟我们村一个老奶奶学的”,其实赵铁柱是追班花的时候跟食堂阿姨学的,然后就开始疯狂的包,包完也不能扔了啊,就让他们宿舍的人消化,有一段时间他们宿舍的哥几个一看到饺子就反胃,那时候他不光学会了包饺子,还会蒸花馒头,等有机会再露一手,可是眼前肯定不能说追女孩学的,胡乱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那你们那边,女人都干啥”方老头坐在炕上看着二人好奇问道,“女人啊,吃吃饭,购购物,化化妆”赵铁柱回忆了一下说着,不过看这父女俩的表情,他又赶紧解释说“就是买买衣服,胭脂水粉是什么的”,“没了?”,“没了”,老头一脸的怀疑,哪有女人不操持家里的,砸吧砸吧嘴,接着喝茶水。“铁柱哥,你们那里真的是这样吗?好想能去你家乡看看”方芊芊一脸的兴奋,“等有机会吧,咱三个人吃差不多了,下饺子吧”,赵铁柱擦了一下额头的汗,好险没事提自己家乡在哪儿,赶紧转移了话题,要是以后娶了芊芊,这小丫头要闹着回自己家乡看看,那不就嗝屁了。

夜幕已经降临,村子里已经听不到说话声,偶尔远处传来几声狗吠,大地已经回暖,杨树枝柳树枝在暖风的吹拂下拼命的吐出绿芽,拥抱春天的正式到来。北屋的窗户里透出淡淡的黄光,爷三坐在炕上高兴的吃着饺子,“爹你多吃点,铁柱哥,你也多吃,锅里还有”方芊芊招呼着男人吃饭。华夏人本来就对饺子有着特殊的感情,小小的饺子肚大皮薄,咬一口都是家的味道,赵铁柱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幸福,这让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感觉自己有了家。

吃完饭,方老头儿就歇息了,芊芊收拾着碗筷“铁柱哥,你那个肥肉和火碱是干啥的?”,她现在对赵铁柱充满了好奇,吃饭前她想,可能是铁柱哥吃不惯家里太清淡的饭菜,准备练点荤油,可是铁柱哥说他就喜欢吃她做的清单的饭,至于肥肉和火碱,他有别的用处。所以吃完饭,她又忍不住问,赵铁柱宠溺的在她小鼻子上刮了一下说道“秘密”,然后他就去刷洗外边的灶台,这些是化学的东西,不适合在屋里做。

只见他点起火,在锅里放了少许的水,然后把买回来的肥肉全放了进去,就开始慢慢煸油,“芊芊,把那个包里的火碱给我放点水化开,我一会要用,倒火碱的时候不要用手拿,不然会伤手”,方芊芊哦了一声,听到喜欢的人关心,心里甜丝丝的,然后拿了一个瓦罐就开始化火碱水,赵铁柱一直盯着锅里的油,他要最大可能耗尽肥肉的油,同时油温度不能过高,不然一会儿下碱水的时候就会特别危险,这跟燃烧的油不能用水灭火的原理一样。

赵铁柱把油渣慢慢打捞出来,然后用小碗,一点一点的舀着碱水往油里加,赵铁柱之前只停留在理论上,这是他第一次实践,旁边还有小娘子看着,他当然紧张,一边加一边搅动,看锅里的反应,当放到差不多是锅里油三分之一量的碱水时,锅里已经变成了稠糊的样子,赵铁柱赶紧停止加碱水,火也不再添柴,然后继续搅拌,直到搅拌不动了,灶火里的火也差不多熄了,方芊芊才上来给赵铁柱擦擦汗,“铁柱哥,累了吧,赶紧歇一会”,刚才她也看出来赵铁柱的紧张,所以一直没有打扰他,现在看赵铁柱一脸的兴奋,应该是成功了。

“芊芊,你去打盆水,然后拿一件脏衣服来”赵铁柱已经累得不行了,不过他还是想赶紧实验一下成果,方芊芊虽然一脸疑问,但还是拿脸盆去打水了,因为她知道铁柱哥肯定有用。趁着芊芊去打水,赵铁柱从锅里拿出来一块黏糊糊的东西,等方芊芊拿过里水和衣服,赵铁柱把手里的东西地给她“来,用这个洗一下试试”,方芊芊也没见过这东西,灰不拉几还有一股腥味,往衣服上搓了两下然后就开揉搓。

方芊芊惊讶的嘴都合不上了“铁柱哥,铁柱哥,快看,一下就干净了,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东西叫肥皂,你下次再洗衣服的时候用这个,就不用那么费力了”,方芊芊激动的看着手里的‘肥皂’,她以前洗衣服都是用棒槌敲打,费时费力不说,还洗不干净,有了这东西,就省事多了。“铁柱哥,这东西我能不能给叶姐姐拿点,她肯定会夸你的”这小妮子这时候还想着调解他俩呢,赵铁柱是越看越喜欢,刚要去偷袭一下,方芊芊就躲开了“铁柱哥,今天都亲过了”说完就害羞的跑进自己屋里,这小妮子变精了啊,赵铁柱摸摸被放了鸽子的嘴,笑着也回屋了。

方芊芊已经把画画的东西都放到赵铁柱的屋里了,她自己画十幅都比不上赵铁柱的一幅画值钱,所以她也就不画了。赵铁柱一看到桌子上的白纸,自顾一笑,就拿起旁边的碳笔开始作画,画完之后,赵铁柱还欣赏了一番,这玩意可不能让别人看到,他就折了一下压到了自己的床铺下边,留着以后慢慢欣赏。

“芊芊,你在家吗?”次日一早,赵铁柱那个猪可不会早早起来,方芊芊正在院子里收拾,就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马上跑去开门“叶姐姐,你怎么来了呀”,叶肖云后边跟着冯元祥,老头儿手里拿着一匹布和两坛酒,就是她发明的那个新的面料,她昨天晚上想了一宿,要是给钱也太俗气了,没准赵铁柱还得以为自己看不起他,思来想去,还得从方芊芊身上下手,他这么疼芊芊,肯定不会拒绝。

“我来看看你。顺便看看方大叔”叶肖云笑着说道,还不时往院子里打量,没有看到那个讨厌人的影子,“这是什么?”叶肖云看到灶台里黄乎乎的东西,马上凑了上去,冯元祥以前也跟着叶肖云来过芊芊家,并且跟方老头也认识,就直接去北屋里了,老家伙只有找老家伙才有的聊。“叶姐姐,这是铁柱哥发明的肥皂,一会你拿上点,可好用了”,“咦,我才不要”叶肖云嫌弃的捏住了鼻子,毕竟原味的肥皂是带着点腥臭味儿的。

“不要拉倒,我又没求着你”其实叶肖云一进院子,赵铁柱就醒了,据他估计,这位大小姐十有八九是来问经营方法的,所以他才不着急,抻着她,但是听到这人嫌弃自己的东西他就忍不了了,典型的以貌取物,你不想要,我还不想给呢。“你。。。”叶肖云本想回怼两句,不过想到自己是来请教人家的,就把后边的话咽了回去,“哼,本小姐不跟你计较”,看叶肖云吃瘪,方芊芊抿嘴偷笑,从来没见过叶姐姐这么能忍,赶紧打着圆场“铁柱哥,你就别跟叶姐姐过不去了,叶姐姐大老远来一定是有事吧,有事你就直接说,怎么还带东西来”,“你家那人昨天给我留了个条儿,话才说了一半儿,我今天来问问他到底想说什么?”。

‘砰’,还没等叶肖云说完,就听到西屋的门被关上了,来求人还这么趾高气扬,赵铁柱才不惯着她,回屋往床上一躺,继续睡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