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开局霸王餐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6223字
  • 2022-05-10 18:05:37

暖风轻吹,湖面上透明的冰块已经所剩无几,湖边的柳条刚刚吐出嫩绿的芽孢,宛如的少女般羞涩待放。瘦西湖在暖阳的照射下波光粼粼,耀耀生光,不时有几条小鱼偷偷探出头来,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一听到岸边有脚步声又立马缩了回去,扬州城内的人群一簇一簇的,有踏春的,有赏花的,有诗兴大发写诗的好不热闹。

望眼过去,湖边矗立着一座由朱红大漆粉饰的牌楼,一看就是粉饰不久的,在阳光照射还闪闪发光,与旁边年久失修的房子一对比,犹如鹤立鸡群一般。门外几位略施粉黛的青年女子手执团扇,搔首弄姿,正在卖力的往里边拉人,不少书生打扮的年轻公子路过这里都捂紧了口袋快速走过,眼中满是不甘且略带几丝不屑,这就是扬州城里最有名的销金窟-凤来楼。

不时,从大门两边分别走来一位衣着光鲜的公子,年纪相仿,约摸十七八岁,皆是昂头挺胸,洋洋得意之色。这两位公子刚一照面儿,从东边过来的公子疾走两步,双手抱拳一笑道“呦,这不是吴公子吗,今天怎么有兴致来这凤来楼逛上一逛”,“哼”另一位公子看到眼前人气就不打一处来,理也不理眼前之人,径直向凤来楼里有去,之前抱拳行礼的年轻公子也不气,冲跟着的小厮一耸肩,也走了进去。这两位是何人,先进去的正是这扬州知县吴德的长子吴迪,后边行礼的公子就是扬州首富钱聚德唯一的儿子钱生前,虽然被吴迪折了面子,但是钱多多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也没有计较,因为经商从来都是最低贱的行业,他从小也见惯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儿,况且吴公子在上次花魁选人入闺房的事儿上输给了自己,所以这种态度也是情有可原。此情况都被站在门里,昏昏欲睡的一名小厮看在眼里,不过他才懒得管这些闲事儿,现在他琢磨最多的就是能混一天算一天,反正还有十来天,时间一到,自己拍屁股就走,毕竟世界那麽大,也该去看看了。

这个小厮就是我-李逸,一个月前,因为在凤来楼吃霸王餐,被老鸨子留下刷盘子还债,兼职当当门童,没人管自己,同时还管饭,乐的个自在,至于为什么会来吃霸王餐,那还得从一个月之前说起。李逸大学毕业后就直接在老家长水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摸趴了几年,终于混到了销售主管的位置。这天他从老家坐飞机要去谈一笔生意,这笔生意前前后后谈了有足足半年,本来李逸都要放弃了,昨天客户突然来电要李逸亲自过去,介绍详细业务内容,李逸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一早就定了飞机,这次要是拿下这个客户,自己下半年的绩效就不愁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飞机行驶到半空,突然发生了剧烈颠簸,李逸也不是第一次坐飞机,发生颠簸常有的事儿,也就没太在意,过了十几分钟,李逸才发现不对劲,飞机好像失去了动力,飞机头朝下在飞行,确切的说是在坠落,当时的飞机仓内已经乱作一团,大人的喊叫,小孩的哭闹充斥了整个机舱,虽然乘务人员一直在安抚,但是慌乱的情绪是可以传染的,没有人去听讲,都在想着逃生,直到广播里传来机长的声音“各位旅客,对不起,我们已经做了最后的努力,但是飞机故障仍然无法修复,我代表全体机组成员向大家表示抱歉,飞机将在30S后坠毁,请大家寻找身边可用作防护的用品,如有来生,我甘愿为大家当牛做马来赎罪,对不起大家了”,所有人绝望的看着机舱内的计时器,哭声一片。

李逸也不例外,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的妈妈,父母在他一岁半的时候就离异了,他一直跟着妈妈生活,为了他不受委屈,妈妈没有再婚,一个人含辛茹苦把他养大,供他读书,妈妈一直不理解他大学本科毕业,不去外边找个好工作,偏偏就在家里的小县城跑个销售,其实他就是想多陪陪妈妈,他不想等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时候再后悔。“妈,下辈子我还当给您儿子”这是李逸在坠机前,发给妈妈的最后一条短信。其实在刚醒的时候,李逸真的以为自己是上天堂了,他被水冲到了瘦西湖边上,醒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腿儿,能屈能伸,啥毛病没有,就跟做白日梦一样,毕竟在上万米的高空飞机坠毁,自己怎么也不可能是活着了,能留个全尸就不错了。

不过放眼望去,高楼大厦一个没有,更别说什么空调,路灯,广告牌儿了,湖边一排排的全是花花绿绿的木质牌坊,河道里还有来来往往的船只,所有人的穿着或是青布小衫或是朱粉罗裙,不论男女都是长发或挽起的发髻,他这一头清爽的短发到是显得格格不入,不过也没什么,毕竟此时的大顺朝管控发型没那么严格。王逸在路上走了好一会儿,问了一圈,其中也掐了自己不止一次,就算自己没在天堂,那这些古代的打扮,那肯定是在影视城了,不过那些人都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他,毕竟他问的影视城的出口没人能回答的上来。就这样问了大半天也没个结果,他虽然一头的雾水但是五脏庙可不懵,该叫还得叫。

正巧这时路过凤来楼,问了一句有没有吃的,在得到门口的姐姐准确的回答后,他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毕竟醒来时钱包还在,吃顿饭的钱还是有的。接待他的正是凤来楼的老鸨子-三姑。三姑一看此人打扮怪异,虽然朝廷刚刚颁发布告,允许百姓留短发,但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所以大多数人还留着长发,这让她不得不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小伙子约摸20岁左右,身高一米七五上下,浓眉大眼模样也说得过去,身体健壮但不魁梧,皮肤小麦色,但并不是常年农业劳作所知,具体怎么来的她也猜不出来,不过他身上的衣服甚是奇特,西装衬衣西裤皮鞋这些名词老鸨子是想不出来了,但是确实显得格外耀眼,由此判断此人必定非富即贵,又可以狠狠捞上一笔了。

“哎呦,公子,面生的很哪,第一次来吗?有没有中意的姑娘?”三姑左手提起朱裙,右手中指与无名指夹着一条红黄丝巾,一步一摇的走来,李逸都快饿死了,在这影视城转了半天,也没人告诉他出口在哪,好容易找到个大点的饭馆,先填饱肚子再说。进了凤来楼里也没在意,可能是人家的特色,毕竟现在的女巫馆,女仆馆太多了,看有人接待,遂问到“这里有没有包间?给我上几个特色菜,我想一个人吃”因为李逸也要整理一下思绪,怎么就从飞机上来到了这里,最起码不也得是搜救队把自己救了,怎么会跑到影视城来了。

虽然三姑没听明白啥是包间,不过李逸说了句自己吃,立马明白了,这是要雅间啊,立马回答道“当然有,当然有,公子楼上雅间请,好酒好菜马上就来”,接着冲着楼上喊了一声,“小二,给这位客官安排到雅间,好生招待”,楼上小二赶紧跑了下来,引李逸到了二楼右手边第一间房-清新居,李逸只是扫了一眼就走了进去,他现在可没空关心这包间的名字是啥,赶紧填饱肚子回家,想起在飞机上给母亲发的短信,估计现在联系不上自己都担心死了。“客官,您稍等,吃食马上就来”小二一边说一边给李逸倒了杯清茶,说完倒退着出去,带上了门。李逸虽然不是品茶大师,但是几年的磨炼也免不了迎来送礼的,对茶还是有些研究的,所以当小二给他一倒茶就闻了出来—上等的毛尖,瞬间对这个饭店产生了超级好感,不过就是名字有点别扭,凤来楼,李逸边琢磨边品茶。

没有一盏茶功夫,小二敲门,要送吃食进来,李逸应了一声,门被打开,我靠,果然不一样,这是李逸的第一反应。八名女子依次走了进来,个个身材苗条,虽算不上极品,但模样也是不赖。每个人端一方盘,由于身高差不多,所以盘子的高度基本一致,一看就是受过培训的,深红的方盘搭配瓷白的菜盘,一道道美食被摆到了桌子上。“客官,请选三个妹妹服侍吧”第一个进来的女子慢慢走到李逸旁边说到,其实五星级酒店也都是这样的,吃饭的会有三五名服务员一直帮忙倒酒,收拾,李逸也没多想,随便指了三个,他是真饿了而且也没心情,要是放在平时还有可能挑一挑,模样,身材啥的,毕竟有个美女在你身边转,吃饭也吃的开心。不过接下来的事儿,让李逸现在都有点头痛,另外五名女子在刚才说话女人带领下走了出去,临出门还冲着李逸抛了个都懂得的眉眼,关上了房门。

“小兄弟,听你口音不像本地人啊”待门一关,一位体态丰腴的女人直接做到了李逸的大腿上,身前的两座巍峨马上就要贴上李逸的脸了,其他两名女子也都一左一右拥了上来,左边偏瘦的女子接着说道“呵呵,小兄弟真有眼光,我们姐们三个那可是出了名的功夫好,今天绝对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右边女子皮肤白皙,略显羞涩,一看才十六七岁年纪,不过双手却是慢慢往李逸下边探去,一边看李逸的反应一边还看着坐在李逸腿上那名女子的眼色。虽然李逸自己对自己的样貌身材那是有绝对的信心,但是也被这场景吓了一跳,立马推开身上的女子,挡下右边女子作恶的手,从凳子上弹了起来。大声说道“你们干嘛?”,三名女子也是一惊,而且由于刚才的过激反应,右边的女子也被他推倒在了地上。刚才做腿上的女子不屑说道“客官,这是青楼,您来这不就是来找乐子吗?难道还是来吃饭的?,废物,教你几天了,净给我丢人”。

这名女子显然见过世面,双手环绕胸前,说话时趾高气扬,骂起地上的女子也不含糊。李逸刚要说话,门外冲进来了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为首的两个人人高马大,身材魁梧,两只眼睛像铜铃一样怒目瞪着李逸,这踏马是一家黑店啊,还被玩了仙人跳,李逸越想越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他可不想吃眼前亏,这种人就是为了要钱,不然到时候出去了就找媒体曝光你,李逸心里狠狠的想着,不过他也不是刚出社会的毛头小子了,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拿出钱包说道:“我吃饱了,结账”。小二一听结账,立马从这几个壮汉后边跳了出来,笑呵呵的说道“客官还没吃就走啦,一共2两银子”。李逸有点头大,都不吃了还给我拽这文的,不过他可不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直接拿出来了两千,放到桌子上,径直往外走去,还不等迈出去两步,就被人提起了脖领子。“小王八蛋,拿这玩意儿就想打发啦?今天拿不出银子,把你小子腿打折”一名护卫走上前来,揪住李逸说道。

不过这时候李逸是一脸的懵逼,这些人是不是脑子有泡,2两银子撑死也就几百块钱,自己拿出来两千,还不知足,不过李逸也不是傻子,本来上午找出口就有点疑惑,这个影视城没有一点现代社会的东西。在拍摄的地方为了不穿帮,是会将一些镜头装饰成古代的样子,但是李逸走了一上午,最少转了有十几公里,可是这里全部都是古代社会的生活场景,男士一水的粗布青衣,女士也是素色长裙,没有一点现在社会的迹象,而且敢这么明目张胆勾引顾客的,就是曾经的天上人间也没这胆子啊,李逸真是一个头两个大,难道真的穿越了?。那汉子看他发呆,不回自己的话,气就不打一处来,感觉这小子是瞧不上自己,就要扯着李逸往门外走去。

李逸就是在糊涂,也顾不上是古代还是现代,在人家的地盘,反正眼下不能吃亏才是,要不然这汉子把我往小黑屋里一关,打死都没人知道。李逸眼珠子一转,伸手从自己脖领子里掏去,一边往外拿一边献媚说道:“大哥,大哥。小弟初来乍到,不想坏了规矩,一点心意,还请笑纳”,说着,将手里的东西递到了那汉子手中。其实也不是啥贵重东西,李逸想你们要银子,那是不是金子也得要,可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些人是认金银,但是这个朝代还没有彩金这玩意儿,结果可想而知了,李逸被架到了厨房—洗碗一个月来抵账。

一开始几天,李逸还想着找机会溜走,不过没几天他就想通了,干嘛要走,反正自己到了古代社会的可能性已经确定了差不多99%了,要是就这样溜走,不一样得饿死,诗词歌赋一窍不通,而且自己以前做的是销售工作,哪会什么技术,只会点口活儿,忽悠人还差不多,所以啊李逸感觉还是先待着吧,最起码有饭吃,不至于饿死。这天,李逸哼着周董的名作——双截棍正在刷碗,“我会耍双截棍,哼哼哈嘿”,也不知道今天是咋了,怎么有这么多盘子碗,李逸都怀疑是不是老鸨子看我是个免费劳动力,把旁边几个饭店的活也包了,搁平常,这点活早干完了,可今天都快五点了,李逸还有一半多没刷,不过,气归气,手上也没闲着。

其实李逸还算是想得开的,毕竟经过这几天的打问,基本证实了,自己已经不是在现代社会了,现在所在的朝代叫大顺朝,皇帝姓李,听说当年满人入关,把满人打退的就是当今皇帝,不过李逸才不想关心谁打败谁了,他只想知道,接下来咋过,总不能混吃等死吧。“李逸哥,在想什么呢?”正在李逸出神的时候,后边传来了秀兰的声音,其实不光秀兰,在李逸来到后厨那一刻,凤来楼的丫鬟都传遍了,因为李逸顶着一头清爽的短发,棱角分明的脸庞另附上俊秀的五官,而且由于时常运动,皮肤也是健康的小麦色,跟其他手无缚鸡之力的才子对比明显不同,活脱脱的黑马王子,让不少小丫鬟都为之倾心。“哦,没什么,发呆呢”李逸回过神答到,“秀兰,今天怎么这么多客人,是不是老鸨子又整我”看只有秀兰一人,李逸问道。

秀兰刚开始和李逸说话还有点害羞,其他男子和女生说话都是含蓄婉转,李逸可不一样,有什么都是直接说,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没有人疏远她,毕竟是在青楼,在这个社会里肯定是没人要的,最多像她们这种清官人以后嫁给人家做妾,一辈子也就过去了,可李逸告诉她,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每个人都是社会的螺丝钉,不同的岗位革命分工不同,职业无贵贱,这些话都深深的被秀兰记在脑子里。“没有啦,李逸哥,今天是凝儿姐姐出台的日子,每月凝儿姐姐都有几天会在咱们楼里表演才艺,并由所有来客点评,如果是凝儿姐姐中意的,就可以成为座上宾,与凝儿姐姐长谈一番呢”秀兰捂住嘴呵呵笑到,其实秀兰也才十五六岁,正是对这个社会充满好奇的时候,她最喜欢和李逸说话了,因为他很有趣,而且见识又多,和来楼里的那些年轻公子都不一样,虽然他们嘴上都是之乎者也,但是一肚子的坏水,有时候凝儿姐姐不在,她会去前边转转,偷偷听一听这些人都在讨论啥,哪知道这些平日里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君子们,嘴里都是一些污言秽语,听的她面红耳赤,所以后来她就不去了,凝儿姐姐不在的时候,她一般是比较无聊的,这里要说一下,凝儿是这里的花魁不假,不过是卖艺不卖身的,并且只是有空才来,平日里做啥也没人知道,谁让人家是摇钱树呢,只要李凝儿挂着凤来楼花魁的名头,那凤来楼可是日进斗金,老鸨子更是像菩萨一样供着。

秀兰看他没空理自己也不打扰他,小丫头就跑到前边玩去了,谁知道一个喝醉酒的宾客硬拉秀兰陪酒,小丫头一时慌了神,这位宾客虽然没有什么官职,但是有钱啊,他开着四五家肉铺子,一身的肉腥味,满脸的横肉,凤来楼都是笑脸迎客,老鸨子上去劝说也被打了两个耳光,秀兰看这架势,今天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去了,情急中辨的大厅中一座顶梁柱就要寻死。“傻丫头,谁欺负你了?”秀兰本来已经准备撞柱子了,可是却撞到了一个软绵绵的怀抱里,李凝儿双手把她抱到怀中,轻轻为她拭去小脸上的泪珠儿。秀兰一听这声音,哇的一声,哭的更厉害了。那屠夫一看,呦呵,来了个更漂亮的小娘子,那屠夫就像一条饿狼一样盯着李凝儿。

“这是来给老子送姐妹花啦,放心,大爷有的是钱,到时候把你俩都赎回家,好好伺候伺候大爷我”,他一边眼漏淫光,一边伸着恶手,向李凝儿的胸前摸去。秀兰吓得浑身一紧,李凝儿却是面不改色,左手轻抚秀兰,右手宝剑微动,只见一抹寒光,众人还未反应过来,那屠夫已经躺在了地上。那人也没想到眼前女子如此凶悍“啊”他此时手臂传来一阵剧痛,随即抱着手臂在地上打滚,一阵哀嚎。

“啊”秀兰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刚刚寻死,又被李凝儿所救,此时又见到这种场面,精神已经到了极致,大惊一声后就晕了过去,李凝儿也不顾躺在地上打滚的屠夫,一脚把他踢开三米之外,抱着秀兰上了楼,经过老鸨子身边时说到:“把他扔出去,剩下的事我来处理”。老鸨子虽然也被吓得不轻,可是毕竟也是见过些世面的,马上答应了下来。经此一闹,宾客们只留的七七八八,剩下的也没啥心情,陆陆续续都走完了。

老鸨子吩咐护卫直接把那屠夫抬了出去,让老龟公赶紧去请郎中,楼上还有一个昏迷的,自己带人把大厅开始收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