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寻常的鲸胶

  • 斗罗之深渊来客
  • spaceT
  • 3495字
  • 2022-05-14 19:06:13

前面的拍卖品都是些华而不实的东西,鲸月一件都看不上。这时服务员美女感激地跪倒在鲸月背后“感谢大人出手,小女子没齿难忘。”

鲸月没有回头看她。“无妨,与你有缘,对我来说小事一桩。你叫什么名字,武魂是什么?”

“小女子叫蕊儿,武魂是魅影。”鲸月听闻回头看了这女人一眼,又转离视线。“武魂不错,今天过后会给你资源,好好修炼。以后叫鲸影吧。蕊儿这个名字怪怪的。”

“今日拍卖的重头戏来了,这是一块三万年的独眼怪头部魂骨,完整度极高,起拍价格一千万金魂币。”主持人激昂的话语让众人情绪激动。

“想要吗?想的话自己去举牌。”鲸月既然想要培养她,这个可以增加精神力的魂骨正好适合暗属性武魂为影子的鲸影。

“一号出价两千万,还有更高的吗?”主持人刚介绍完魂骨,便有人出价。“二号贵宾出价两千五百万,还有要出价的吗?”

一号雅间里的雪星亲王此时脸色不太好看。“哼,太子出来凑什么热闹。继续出价三千万。”

“哦?我们一号贵宾追价三千万。三号贵宾出价五千万,还有吗?五千万一次,五千万两次。。。”

雪星亲王脸色铁青“宁风致!算了,现在不是招惹七宝琉璃宗的时候。”

“哇!七号贵宾出价七千万,这可是有史以来出价最高的了。不知道三号贵宾是否选择追价呢?七千万一次!七千万两次!七千万三次!啪一声锤音落下,恭喜我们七号贵宾拍下三万年独眼怪头部魂骨。”魂骨能卖到这个价格,这月奖金少不了,主持人笑的都合不拢嘴了。

二号贵宾雅间,一位衣着得体,贵气十足的中年男子手撑权杖坐在沙发上。“古叔,七号贵宾是什么来头?”男子口中的骨叔闻言闭目,封号斗罗气息破体而出。

感知到封号气息的鲸月微怒,直接顶了回去。古榕大惊,这人魂力等级不高,却如此霸道。“风致,好像惹那人生气了。对方也是一名封号,虽然等级不高,但实力却不弱。”宁风致微微点头。

“下一个拍卖品就看诸位见识了。这是一块万年以上的鲸胶,但与寻常液体鲸胶不同,这是一个圆珠形状。起拍价五百万。”在主持人介绍下,一块放在红色宝盒里的散发着奇香的乳色圆珠展示在众人眼前。

鲸月看到鲸胶第一眼就激动地站起来。“这哪里是鲸胶,明明是即将凝聚而成的鲸珠啊,炼就得武器堪比封号斗罗的器武魂。鲸影每次加价一千万,给我拍下它。”鲸影点头示意,鲸月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我们的七号贵宾出价了,一千五百万,其他贵宾有要追的吗?一千五百万一次!哦?一号贵宾追了,三千万金魂币。七号贵宾四千万金魂币。看了七号贵宾对这件商品志在必得啊。还有要追的吗?四千万一次!四千万两次!四千万三次!啪!成交,恭喜七号贵宾。”

“哼,这人到底是谁?来人给我查。”雪星亲王气急败坏的说到。

“好了,这次目的达到了。”鲸月还没说完,就看到让人除了愤怒还是愤怒的一幕。

“嘿嘿,诸位应该都猜到了。这就是本次拍卖的压轴。友情提示:新货。起拍一千万。”主持人露出猥琐的笑容,介绍着旁边的兽女。

“唉,糜烂的贵族生活啊!”说完鲸月就不再看下去,开始闭目养神。“想不想救她看你决定吧。”出乎鲸月意料,鲸影没有竞价。她虽然现在才十四岁,但悲惨的经历让她心性比同龄人更优秀。

拍卖结束,鲸影带着鲸月前去付钱领拍下的物品。“这个女人我要了,把钱算进去。”鲸月拿出两张紫金卡,丢给负责人。

负责人勉强笑到:“贵客,拍卖行有规定,服伺人员不允许被带走。”

鲸月没有多言,紫紫紫黑黑黑红红红九个魂环直接亮瞎负责人的眼。“找出一个比我魂环更多的人,我就听从你的劝告,不然就乖乖刷卡去。”

这一幕刚好被前来找茬的雪星亲王和搭讪的宁风致看到。雪星亲王直接被吓倒在地,他拍下兽女还不满意,想起被鲸月拍走的物品,想用身份来压鲸月,但看到这一幕,即使独孤博在,估计也得身死道消。

宁风致则是在惊讶之余思考着什么“这人有点面熟啊,古叔你能记起来他是谁吗?”骨斗罗摇摇头表示不认识。

负责人知道今天得破例了,不然拍卖场得被拆了。于是乖乖刷卡,将魂骨和鲸胶珠递给鲸月。鲸月直接把魂骨给了鲸影,自己则是把鲸胶珠收起来,转身想走,却看到三人站在门口。

“这么老的人了,怎么在公众场合坐在地上,回去告诉你家大人,让他去七宝琉璃宗等我。”这句话是对地上的雪星亲王说的。说完鲸月转过目光放在宁风致身上笑着说到:“宁宗主应该不会不欢迎我前去贵宗做客喝喝茶吧。”

“当然不会,像你这样的强者来,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不欢迎呢。”宁风致处变不惊,立即接过鲸月的话。“请!”

“小影,我们走。”边说,鲸月跟着宁风致离开拍卖行。负责人松了口气,正要将兽女交给雪星亲王,但回头一看,哪里还有兽女的影子。想要张口,但回想起刚刚那一幕,识相地闭上了嘴。

七宝琉璃宗会议殿。

“不愧是七宝琉璃宗啊,大气。我的天使皇宫都比不上贵宗一半。”鲸月如此说到。当初建国时,鲸月为了节省财政和民力,便一切从简,只有后来建造天使神阁才花了一番心血。

宁风致听到鲸月说的话,立马反应过来鲸月的身份。十多年前鲸月还是圣子的时候,和宁风致见过几面。“不知道天使大帝莅临我宗有何指示?”宁风致试探到。

“不要大帝大帝的叫了,我已经退位了。称呼我深渊斗罗或者鲸月都可以。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觉得贵宗以辅助系魂师建宗千年而不倒,不忍心将其留在历史之上。所以来和宁宗主谈一桩婚事,如何?”鲸月浅浅抿了一口茶,说道。

宁风致从中听出了威胁的味道。语气变冷:“不知冕下何来的底气覆灭一个存在上万年的帝国呢?”身后的剑骨斗罗气息微露,震慑鲸月。宁风致意思很简单,我身后是天斗帝国,你打一个试试。

“那我换句话问你,你觉得几个封号能够灭掉七宝琉璃宗?”鲸月还是先前那一副笑脸。鲸月意思也很简单,你需要几个,我就能派几个,只多不少。

看着宁风致冰冷的表情。鲸月继续开口:“本来是想提亲的,怎么聊到这了。我有一个弟子,武魂月刃,今年十七岁,五十二级战魂王,不知配得上贵宗大小姐吗?”

宁风致狠狠回到:“休想。”

“宁宗主,我一度以为能够把辅助系魂师的宗门发展成第一大宗的你不简单,但今日一见,看来是我看错了。你要知道我能建立一个比肩两大老牌帝国的新帝国,我想统一大陆,还不是你这一个宗门能够阻止的。所以还请三思,宁荣荣那丫头,古灵精怪的,我也喜欢的紧。莫要走上不归路。”说完,鲸月起身,深渊领域一开,绞碎一切的暴躁威压透体而出。而鲸月则是带着鲸影和带出来的猫女离开了大殿。

“风致,不管你走哪条路,我们俩老头子一只陪你走下去的。”骨斗罗如是说到。

“剑叔,你觉得鲸月说的话真实度如何?”宁风致转而问到另一边的剑斗罗。

“风致,还记得我父亲是怎么走的吗?如果那位还在的话,一人足矣横扫大陆。所以多半是真的。”尘心语气凝重。

“那你们觉得鲸月为人如何?怎么看待大陆一统这件事。”宁风致再次抛出两个问题。

尘心说到:“鲸月此人有野心,实力强劲,做事霸道谨慎。但从他救走那兽女和收下侍女这件事来看,心底还是善良的。”

骨容回答到:“我也曾去过天使帝国的分铺几次,可以看到那里的风气要比天斗好的太多,魂师维持秩序,普通人安居乐业,统治者以身作则。全国上下只有一个声音:天使神。”

听完两位斗罗的回答,宁风致呢喃到:“天使神,难道这世上真的有神吗?”

画面来到鲸月这,此时鲸月正与独孤博对峙。雪星亲王回去不敢忽略鲸月说的“请家里大人”这句话,很明显指的就是独孤博。于是他便说服独孤博来七宝琉璃宗一趟,刚好在路上遇到离开的鲸月。

“嘿嘿,独孤前辈好久不见呐。”鲸月先打招呼。

“哼,我以为是谁把那玩意吓成那样,原来是你。不当你的皇帝,怎么跑来这了?”独孤博没好气地说到。曾经鲸月不止一次见过独孤博,都是随月关做任务,路过和独孤博过招的时候。

“和我老师他老人家关系那么好,在我面前装什么?小心我叫他老人家再来会会你。”鲸月调侃到。

独孤博微怒:“哼,再来又如何?老夫还能怕他不成。”

“行了,自己的毒还没解决,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说正事若是我帮你解毒,你要不要来我天使帝国玩玩?”

独孤博明显不信:“就你,天天和你老师摆弄几朵破花,有什么勇气敢说帮我解毒?”

“那可说不定。”鲸月唤出魔珠枪,展示给独孤博看。“这枪里面的毒是由我吸噬了不少毒形成的混毒,可不比你碧麟蛇皇毒差多少,你看出我有中毒的迹象吗?”

见独孤博思索的样子,鲸月再次说到:“其实普通魂骨也能容纳你的毒,从而达到暂时的治疗效果;若是毒属性的魂骨,效果会更好,因为它可以容纳更多的毒素;若是有我这样的具有吞噬毒属性的魂骨,你的问题就会彻底完美的解决。不过其中引导你逼毒入魂骨的配方是只有我知道的。”

“行,那你跟老夫来吧。”说完独孤博便带着鲸月前往他的药园。这里独孤博直接相信鲸月的原因有两点:第一是他看不透鲸月的实力。第二是多年和菊斗罗战斗下来,他知道鲸月的为人是怎样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