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以后他们与你无关

全程根本不去看乔燕燕一眼。

乔燕燕还说了很多她怎么对付同父异母弟妹的事实,乔家怎么抢乔以陌的财产而害死乔以陌的奶奶跟妈妈。

人家一家三口罪有应得,监狱团聚。

就是她给原主的回答。

她帮原主把该做的做完了!

傅墨深跟着乔以陌一起离开白家,他早就知道乔以陌的报复只是叫罪犯罪有应得,不由心疼的看着乔以陌:“你要是还想做些什么,我也能帮你!”

“做什么?坏人罪有应得,剩下就是警察的事情,”乔以陌默然,在心里告诉自己,她帮原主完成了她的遗憾,以后她要过她自己的生活了,她要好好恋爱,专心做事业。

“说的也对,你现在是大款了,想好怎么花钱了?”傅墨深试图转移乔以陌的注意力:“我会支持伱所有的事情!你想做什么,我都给你兜着!”

“我知道,”乔以陌抬眼朝傅墨深微微一笑:“我想把我手里的产业发扬光大,有你一起,我的底气更足。同时我也不想放下家族事业,我还挺喜欢的。”

“没想到你居然会喜欢玄学!”傅墨深早已把扣在掌心里的符纸收进了口袋。

他以为自己的小动作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他的小动作早就被乔以陌看到了,乔以陌指着他的口袋:“要是叫人知道腹黑,冷漠的傅少爷,也是个精通玄学的,还不知道别人怎么吓掉下巴。”

被乔以陌揭破,傅墨深宠溺的望着她:“我的动作很小心,你也发现了啊?”

“那当然啊,在白家的时候,你没吭声,我就看出你有小动作,乔燕燕这事情,必须要我亲完成,才算是圆满。”乔以陌纤细的手指触碰到傅墨深的口袋,布料与符纸的摩擦声,令她脸上的笑容扩大。

傅墨深伸手握住乔以陌的小手,看向了一个方向。

警车停在白家的门口。

几个警察压着乔燕燕走向警察,乔燕燕一脸惊恐无辜:“白锦,白锦帮我啊,这是干什么?你不是要保护我?”

此时的白锦早已躲着不见,乔以陌离开之后,乔燕燕说出的每一件事都叫他触目惊心,乔燕燕在人前那么乖巧漂亮,表现的那么善良,在这样一个外表乖巧善良漂亮的女人手里。居然几条人命。

更叫白锦无法接受的是,乔以陌才是真正的大小姐。

乔家所谓的乔老爷就是个娶了千金大小姐的家奴,乔燕燕是个背主的家奴跟情人生的孩子,不仅身份低微,还异常歹毒。

乔燕燕被带走,白锦都没有出来看一眼。

乔以陌平静的看着警车离去:“他们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多好的天伦之乐啊。”

“以后他们跟你没关系,你有我!”傅墨深牵住乔以陌的手,带着她朝着远处走去:“你要不要我带你去哪里散散心?”

乔以陌摇摇头:“你还要管理傅家的产业,我也要处理家里的事物,没空散心。”

“你在想那些跟你无关的人?最多你身上有姓乔的血,实际上他也可以跟你没关系。”傅墨深说道。

“他跟我本来就没关系。”原主早就在那一家三口的操作下,被害死了,她是个活了几百年的人,论年龄都能做姓乔的太祖奶奶。乔以陌说道:“你还记得我喜欢的那家料理店吗?你送我到那里,那个料理店的小哥,沾了事儿,我想看看!”

牵着乔以陌小手的手,猛地一紧,傅墨深的眼眸变的幽深:“你确定不是因为那个小哥长的比较帅,才吸引你的?”

“我根本就没注意那小哥长什么样子,我是发现有孤魂野鬼跟着那小哥,才发现小哥不对劲的,”乔以陌听到傅墨深拈酸吃醋的口气,觉得很有趣。

以傅墨深的身份,露出这样的神态,如果叫人看到,肯定以为傅墨深也被人穿越替换了。

一般孤魂野鬼,能跟着人,傅墨深思索片刻,放弃跟着乔以陌:“把我送你到附近有公用电话的地方,我会在办公室等你电话,你不回电话,我不离开。”

乔以陌抿嘴一笑,她能感觉到傅墨深的患得患失,以她的道行,对付几个孤魂野鬼,根本就是手到擒来:“好,你等我电话。”

料理店在比较偏僻的地方,那里人气不旺,但是白天有孤魂野鬼出现,也很蹊跷。

乔以陌上次看到,就想有空解决了这事情,今天就是个机会!

乔家一家三口,之后跟她再无关系。

她最擅长的事情,她现如今的家族事业,才是她要做的。

傅墨深把乔以陌送到料理店附近,特意找了一家有公用电话的地方:“这地方的共同电话,是二十四小时的,当然我不希望你耽误太久。”

“孤魂野鬼而已!”乔以陌忍不住笑了。以前修炼的时候,都是她一个人,穿越到这里之后,有了亲人,有了一个未婚夫:“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

以她的手段!

她现在没比普通人强多少。

不过她不会轻易认为自己对付不了孤魂野鬼。

上次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她很肯定,跟着小哥身上的那些东西实力不强。

傅墨深觉得不放心,他不想叫乔以陌一个人去面对这些事情,但是他有言先,便只能依言把她放在公用电话厅的附近,又给她留下了足够的硬币:“把硬币收好,打电话用得上!”

乔以陌:“……以我的身家,你以为我会打不起电话?”

傅墨深好笑的看着乔以陌,指指公用电话厅的老板:“我是怕你给大团结,老板找不开。”

“好啦!”乔以陌只好拿过傅墨深给她准备的硬币,目送傅墨深离开,傅墨深说的至少对了一半,公用电话厅的老板找不开她身上的钱,因为她除了符纸,压根就没有带钱的习惯。

以前她主要做的就是修炼,练习玄术,都不怎么需要钱。

乔以陌手里抓住的硬币,似乎还带着傅墨深的体温,她看着硬币,忍不住露出笑容:“真啰嗦,我怎么会有事?”

就算有事,她也会先保住小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