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一家团圆

至于两个家族的隐秘。

乔以陌管饭傅墨深都默契的没有提。

那是一个传说,很多人不信。

乔以陌相信。

但她不敢深想。

两个人在墓碑前站了足够的时间。

傅墨深出声道:“即便是我们到了白家,白家人不会把乔燕燕交出来。白锦一直喜欢乔燕燕。”

“而乔燕燕喜欢你,我知道!”乔以陌看了傅墨深一眼:“幸好你眼光不错,没看上她。不然——”

“不然你会连我一起对付?”傅墨深的嘴角浮起笑意,牵起她的手,朝着白家方向而去。

乔以陌默认了,跟敌人亲近的人都是敌人,她从来不会对敌人手软。

傅墨深侧头看着乔以陌:“说说你想怎么叫白家交出乔燕燕,在明知道白锦会护着她的前提下!”

“我能叫白锦护不住乔燕燕,”乔以陌再度抬眼看向傅墨深:“你会不会觉得我做事狠辣恶毒?没底线?”

“有我兜着你!”傅墨深言简意赅。

乔以陌跟乔燕燕一家人,就是血海深仇,他不以为乔以陌的过分会有多么过分。况且乔以陌说的是送乔燕燕跟乔老爷去团聚。

而乔老爷是在监狱坐牢。

乔燕燕一天都是心神不宁的,白锦陪在她身边:“就是乔以陌找到白家,也拿你没办法,白家不是吃素的,她一个人,即便是加上傅墨深,也闯不进来。”

乔燕燕按下心里的不安,勉强的朝白锦笑了笑:“我不是担心她,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得。”

“能发生什么事情?如果乔以陌来了,我叫人把她拦在外面,她连进都进不来。”白锦想起乔以陌那个丑八怪,嗤的嘲笑一声:“我觉得你完全不用担心她。”

“你不知道,她很邪门的!”乔燕燕忍不住忧心的道。

“还不是她依靠着傅墨深?傅墨深是被她灌了迷魂汤了吧?你这么好,他眼瞎?”白锦心里对傅墨深无比的嫉妒,他对于傅墨深看上乔以陌,甚至是乐见其成。

他是最不希望傅墨深看清乔以陌的人,甚至希望他们快点百年好合,叫乔燕燕死心。

傅墨深带着乔以陌来到白家,乔以陌面无表情:“叫乔燕燕出来。”

白锦抱着手臂,站在二楼上居高临下望着乔以陌,乔家那个丑女乔以陌现在变漂亮了,但是她再漂亮,也不如燕燕:“这里是白家,没有你要找的人,如果你是来做客的,我欢迎,不过——”

“乔燕燕是你藏不起来的,她害死我奶奶,我不会放过她!”乔以陌手里扣住一张符纸,对着居高临下望着她的白锦微笑:“我们打个赌,如果乔燕燕自己出来,你叫我把她带走!”

白锦刚要否认,他盯着乔以陌看了片刻,咧嘴一笑:“如果她不出来,就请傅大少把这女人带走,以后不许她出现在白家!”

傅墨深微微点点头,没人看到他的手里,也扣着一张符。

“既然如此,我想看看,你想怎么叫乔燕燕自己出来?挨个房间在白家翻?这可不行!”白锦走到楼梯上,隐隐约约用身体拦住乔以陌似得。

乔以陌微微一笑:“我就站在这里,不会大喊小叫,也不会翻你房间,你记得刚刚我说的话吗?我们打的赌是,只要乔艳艳他自己出来!”

乔燕燕躲着乔以陌还来不及?会自己出来?白锦眯着眼看着乔以陌,讥笑道:“只要你不出这个大厅,你就是用跳大神的方式,我也不拦你!”

“跳大神?没有必要!”乔以陌伸出手,拿出一张符纸。

在白锦眼里,看到的就是乔以陌手里拿着一张黄纸。

符纸在乔以陌手里化为一道青烟。

白锦直接嗤笑出声:“这是变魔术?”

乔以陌淡淡道:“希望你说话算数!”

此时在四周站了一些白家的人,他们都好奇乔以陌怎么叫乔燕燕自己出来。

躲在暗处的乔燕燕满脸冷笑,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自己出去?现在跟乔以陌走,还有她的好吗?她知道,只有在白家,她哄住白锦,万事无忧。

“这个女人装神弄鬼的!”

“不喊人,不去找,乔大小姐怎么可能出来?”

“嘘嘘,这才是乔大小姐,那是乔二小姐……”

乔大小姐,乔二小姐的称呼,把躲在暗处的乔燕燕气的无关扭曲,她才是乔家大小姐。

就在此时,乔燕燕觉得哪里不对劲!

谁也没看到,刚刚从乔以陌手里符纸化成的青烟,飘飘袅袅的出现在乔燕燕附近。

在所有人都认为乔以陌装神弄鬼的时候,乔燕燕从藏身的地方冲了出来,指着乔以陌骂道:“我拔了那个老不死的氧气管,怎么了?她该死,我才是乔家的大小姐,她为什么要把财产都给你?我爸爸就你们家的奴才,那么多年,不该得到老东西的财产吗?”

“燕燕,你在胡说什么?”白锦大吃一惊!

乔燕燕真的自己出来了!

她还在说什么?

拔了谁的氧气管?

乔燕燕那么漂亮善良,怎么会拔氧气管?

四周一片哗然!

拔氧气管,不就是杀人的意思吗?

杀的还是个重病的病人!

白锦试图拦住乔燕燕,他哪里能拦住此时的乔燕燕。

乔燕燕指着乔以陌:“丑八怪,别说你奶奶,就是你妈,也是我爸跟我妈妈杀的,你奶奶那个老东西,我也是她孙女啊!”

“你不是,你身上没有我们家族的血,”乔以陌面无表情的看向白锦:“一个杀人犯,白大少还要藏着她?我们在来的时候,已经报警了!”

白锦哑口无言:“燕燕单纯善良,怎么会拔人的氧气管?”他试图叫乔燕燕自己改口。

乔燕燕此时哪里会听他的?她冷笑一声:“把氧气管还不简单?那老东西又不会出声,又不会叫,病房里的仪器只有人死了才会有反应。在医生护士交班的时候,根本用不了半分钟——”

白锦目瞪口呆!

四周白家的人,也惊的合不拢嘴。

此时白家外面响起了警笛的声音。

乔以陌淡漠的道:“乔燕燕杀人是事实,白少爷你想包庇杀人犯,自己跟警察交代吧!”

说完,她扭头朝白家外面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