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白家

清晨,朝阳透过窗子洒进室内,给家具镀上一层薄薄的光晕。

欧式大床上,白发苍苍的老人透过吸氧机艰难地呼吸着,乔以陌握着她的手,趴在床边睡得正香。

门猛地从外面搡开,乔以陌警惕性强,瞬间睁开眼睛。

小丫头慌慌张张进门。

“小姐,乔家的工人们都堵在公馆门口,讨要拖欠的工钱。说咱们要是不给,他们就闯进门来抢!”

乔以陌从窗子向外看,乔公馆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其中还夹杂着小报记者同商业同行,想来都是来看她这个乔家新掌权人的笑话来的。

嘱咐佣人看好奶奶,乔以陌款步下楼,心中暗暗估算了一下乔家的资产。

一见乔以陌露面,工人们立刻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讨要工钱。

“老子打了几年白工,今天你必须把账结清!”

“不结清我们就不走了!”

几个站在前头的情绪过激,说话间就要过来推搡乔以陌,门子拦都拦不住。

乌泱泱的人吵得乔以陌头疼。

乔老爷到底是有多黑心,一直拖欠工钱不付,还要她收拾烂摊子。

“大家稍安勿躁,拖欠的工钱我会逐一核对,慢慢补给大家。”

乔以陌接过门子递来的扩音喇叭,承若会在三天之内结清工钱。

“我们凭什么信你!乔老爷进了局子,你一个小丫头从哪里拿钱出来!”

工人们压根不买账,叫嚷地越发厉害。

正在这时,一辆黑色车子停泊过来。

“这钱由傅家给。”

傅墨深从车上下来,小厮提着两个皮箱跟在身后,当着大家的面将皮箱打开,里面满满登登全是银元。

工人们见了立刻停止叫嚷。

傅墨深能来替她解围,乔以陌颇为意外。他们只是盟友,他做的未免太多了。

“多谢傅少爷的好意,乔家的事还是让我自己来解决。”

说罢,她合上两只皮箱,示意管家将账单拿出来,核算好欠款总数。

“小姐,家里没有这么多现金。”

“去把家里的那些古董全卖了。”

乔以陌估算了一下便宜爹收藏的那些个鼻烟壶还有古董花瓶,应该差不多能把窟窿填上。

凑齐现金,乔以陌同管家一起将欠款一一结算清楚。工人们拿到工钱都安静下来。

“我在此承诺,以后但凡给我乔以陌做工的人都会按时拿到工钱。”

乔以陌撂下这么一句,工人们定下心来,陆续回到工厂上工。

人群散去,乔以陌转身瞧见傅墨深,他竟然一直陪在一旁。

“麻烦已经解决了,傅少请回吧。”

傅墨深眉眼含着浅笑,接过小厮递来的老参,推到乔以陌跟前。

“奶奶好些了吗,我特意来探病。”

提起奶奶,乔以陌叹了口气,引着傅墨深往主卧走去。

“奶奶情况不太好,插着呼吸机,一直没有醒过来。”

推开房门,乔以陌几乎晕厥。

氧气管落在地上,检测仪器发出刺耳的警报声,床上的老人俨然已经没了呼吸。

“奶奶!奶奶!”

经过这几日相处,乔以陌早已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奶奶,她已经想好了等奶奶身体好了要带她出去听戏,吃茶,玩遍海城名景。

可如今,一切都不可能了……

“是谁拔了氧气管!”

乔以陌眼底发红,纵使蒙着薄纱,也能清楚知道她此刻脸上定是滔天恨意。

下人们跪了一地,被指派守在房间里的小丫头瑟瑟发抖。

“小姐,是秋菊,奴婢一直守着老太太的,她中间要我出去端药,回来以后老太太就这样了。”

“把秋菊找来!”

乔以陌一字一顿,言语间恨不能将人扒皮抽骨。

下人们这几日领略了她的手段,不敢有丝毫耽搁。

瞧着乔以陌浑身发抖,不知所措的样子,傅墨深眼底闪过一丝心疼,扶着她坐在一旁的圈椅上。

“节哀,奶奶在天之灵不会想见到伱这样。”

乔以陌静默不语,只是死死盯着已经停下的呼吸机,晦暗的眼底瞧不出情绪。前世,死在她跟前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她从未有一次这般伤心。

“秋菊来了,这丫头正要逃走,被我们堵在角门!”

秋菊胳膊上挽着一包细软,一进门便如软脚虾般跪在地上。

乔以陌抄起桌上的水果刀,雪亮的刀锋堪堪停在秋菊脸上,血线沿着刀锋缓缓流下。

“说,是谁让你干的!”

秋菊吓得犹如筛糠,把知道的一股脑吐出来。

她原是伺候乔燕燕的贴身丫头,被她买通,许以重金,趁着工人闹事溜进来拔了奶奶的氧气。

乔以陌抢了她的亲事,毁了她的人生,她也不要她好过。

“乔燕燕,我不会放过你,我要你以命偿命,”

乔以陌咬牙切齿,从衣兜里掏出几枚铜板,带着破风声扔向空中。铜板落地,一切明了。

乔燕燕藏在东南方向。

“东南方位是谁的家?”乔以陌询问一旁的傅墨深。

傅墨深想不都不想的回答:“白家!”

“去白家。”

乔以陌随手拿起一把精致的小刀,带人便要出去,才走到门口便被傅墨深拦住。

“你要去白家?白家家族深厚,黑白两道通吃,你就这么去,无异于自寻死路!”

傅墨深扶着她的肩膀,不让她出去。

白家与傅家是死对头,分庭抗礼,势力极大,乔家在他们眼里不过是蝼蚁。

“白家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惹不起又如何?我要叫乔燕燕血债血偿!”

乔以陌满脸寒霜,漆黑的眸子隐隐泛着杀气。她曾在修真界横着走的人,就算穿到这普通人身上,也不会让人轻易欺负了去。

她要叫乔燕燕付出代价,谁包庇她,便是她的敌人!

“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否则人没要来,反倒把自己折进去。”

傅墨深挡在门口,权衡利弊,跟她分析其中的利害关系。

乔以陌正要将人推开硬闯出去,管家拿着一封信进门,递到她手上。

“老爷差人从监狱送过来的,请小姐务必看,说是和大夫人有关。”

乔以陌深吸一口气,打开信纸细细查看。

斗大的字迹犹如猪爬一般,纸上还隐隐带着血色,想来这个便宜爹在牢房的日子不好过。

“你母亲的死另有隐情,要想知道,先让我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