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失望而归

傅墨深也没犹豫,抬手抓住乔以陌的手臂走进了房间。

一进去就感受了森森的寒意。

傅墨深和乔以陌来到客厅,两人肩并肩的坐在了沙发上,秦途则走进进厨房给他们两人倒了两杯水。

“大哥还真是稀客,有什么事儿不妨直说”秦途开门见山的问道。“你是XX大学毕业的?”傅墨深也不含糊,一开口就直奔主题。

秦途挑眉看向傅墨深,点头道,“对。”说完,他忽然扯了扯唇角:“我的事情大哥都清楚的很,何必来问?”

“那你认识宋文泽吗?”乔以陌紧盯着秦途的眼睛,追问道。

秦途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他可是你们专业的同学,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乔以陌试探说着,仔细观察着秦途的表情变化。

秦途依旧是面无表情,“我确实不记得有这么个人。”

乔以陌有些失望,侧头和傅墨深对视一眼。

“既然伱都从度假村回来了,那穆云溪应该也回来了吧?”乔以陌叹了口气,她真的一点也不想去找穆云溪。

听乔以陌提到穆云溪,秦途的表情瞬间发生了变化,“是你找她?”

见秦途眸光闪烁,乔以陌有意无意的看了傅墨深一眼,见他依旧沉着脸,仿佛只要与秦途待在一起,就浑身的不自在似的。

哎,莫非情敌真的堪比仇人?

“其实……我父亲他刚刚在医院去世了,但是我有些话还没有对父亲说,所以……想要找穆云溪代为转达,你和她那么熟络,应该知道这个忙只有她能帮!”

乔以陌知道乔爸爸的事情瞒不住秦途,索性直接挑明了说道。

闻言,秦途的眸中闪过一丝阴鸷。

见他半天都没有回答,乔以陌有些疑惑再次开口发问,“她是不是也回来了?”

秦途淡淡“嗯”了一声。

许幻见状还想问些什么,还没等她开口,手臂就被傅墨深给抓住,“我们走。”说话间,傅墨深已然拽着她往门口走去。

乔以陌临行前看了秦途一眼,看见他被头发遮住的那双黑沉沉的眼睛似乎正在盯着他们。

那眼神让乔以陌没由来的打了个哆嗦。

秦途这个人,好像越来越奇怪了。

“有什么好看的?”傅墨深言语中带着不满,伸手将乔以陌塞进了车内,两人马不停蹄的赶往穆云溪家中。

别墅内的秦途一直站在窗前目送他们两个人离开,面容阴郁,沉思着什么。

随后,他拿出大哥大,拨通了一个电话。

“秦途一直就这样吗?”乔以陌坐在副驾驶上沉默了片刻,看着身后的别墅距离越来越远,忍不住问道。

见傅墨深不理她,乔以陌不死心的追问道:“我的意思是说,他的性格一直这么沉默阴郁吗?”。

“我怎么会知道。”傅墨深有些不耐烦的开口。

对于秦途,他才不会去浪费任何的时间。

乔以陌叹了口气,看起来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穆云溪的身上了。

“能快一点吗?”乔以陌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的想要见到穆云溪。

傅墨深抿了抿唇将车子开的更快了些,两人很快到了穆云溪的家门口。

这次则是傅墨深上前敲门,刚刚的按了一下门铃,别墅的门就被推开了,身穿的围裙的保姆微笑着看向他们。

“不知道二位有什么事情?”

“您好,请问穆小姐在家吗?”傅墨深礼貌开口,却见保姆微微摇头,“小姐并不在家中,去了什么地方我也不清楚。”

傅墨深蹙眉,转头看了乔以陌一眼,随后礼貌和保姆说了声抱歉。

他拿出大哥大拨通了穆云溪的电话,却得知穆云溪竟然刚刚上了飞机,目的地是某国。

“这么巧?”

乔以陌叹了口气,以前不想见到穆云溪的时候,总是能见到她往傅墨深的身上贴,现在有事情找她反而见不到了。

没办法,两人只能是失望而归,重新回到了市医院中。

一走进医院的大厅,乔以陌就看到的一个孤魂正漫无目的到处飘荡。

正常情况死亡的人,都会被很快接到阴间,只有意外死亡人的魂魄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你在这干什么呢?”乔以陌凑到魂魄身边那,发现是个年轻人。

年轻人茫然的看着她,表情浑浑噩噩,就像是喝醉了似的。

傅墨深走过来,俯身在乔以陌耳边说道:“这里人多不方便,跟我来。”乔以陌怔了怔,环顾四周,果然见有些人正驻足往她的方向看过来。

大概是她对着“空气”说话的样子,有些吓人吧?

于是,乔以陌领着这年轻的魂魄,一路跟着傅墨深,来到了乔爸爸曾经住过的vip病房,这里人少,方便说话。

“你知道自己死了吗?”见傅墨深关上了房门,乔以陌才开对那个年轻的鬼魂说道。

“死了?”年轻鬼茫然嘟囔着,慢慢恢复了记忆。

“不可能啊,我为什么会死呢?”年轻鬼瞬间变得有些愤怒。

“你难道不是的意外死亡的吗?”乔以陌又问。

“怎么可能?我不过是开车出了一个小车祸擦破了头,连针都不需要缝。”

“而且医生明明说了,只要观察二十四小时就能出院的,可是我刚刚忽然眼前一黑,之后仿佛听到医生说什么心脏骤停,什么猝死?”

又是心脏。

乔以陌心头一跳,仔细询问年轻鬼,“你平时心脏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很健康的,前段时间还体检过。”

乔以陌则是和傅墨深对视一眼,两人眼中皆是疑惑。

乔以陌转头吩咐年轻鬼在这好好呆着,不要乱跑,她和傅墨深两个人一出门就心有灵犀的齐刷刷冲向了心外科的手术室门口。

果不其然见到了熟悉的一幕。

一群家属激动的围着一个医生,口中不停的念叨着神医,圣手之类的话。

“不用这样,这是我应该做的。”宋文泽被围在中间,淡淡的回应着家属们的恭维。

“这宋文泽还真是不一般,短短时间内就能救过来两个生命垂危的病人。”

“这绝对不是巧合。”傅墨深冷眼看着那个宋文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