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宋文泽医生

而且原著中明明没有记载过这些,她绝对不相信乔爸爸会这样离奇死去!这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傅墨深得知了乔以陌的想法,也非常的赞同,两个人一起在医院中寻找起了乔爸爸的魂魄。

可是将这个医院的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乔爸爸的魂魄。

按理说这才刚刚死亡,没道理这么快就消失的啊,乔以陌心中的更加确信乔爸爸的死另有隐情。

乔以陌甚至想要不要找章进出来,也行许阴间使者会有办法找到乔爸爸!

就在她胡思乱想,六神无主的时候,忽然听到病房外的走廊中的响起了一阵吵闹声。

“……医生,真是多亏了您啊,要不是您我的儿子就死了!”

“……您还真是妙手回春啊,神医!”

“……太感激您了……”

一群家属将一个医生团团围住,全都是在感激他医术高超,救了病情危重的家人。

乔以陌蹙眉盯着看了一会,那医生看起来非常的年轻,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不停的说着治病救人是自己的责任。

可是乔以陌莫名在这个医生身上感受到了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傅墨深见乔以陌一直盯着那个年轻医生,有些诧异。

“怎么了?”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医生有些奇怪。”乔以陌喃喃道。

傅墨深闻言也看了那个医生,年轻医生似乎感受到他们两个的目光,侧头看了他们一眼,那眼神晦暗不明。

显然傅墨深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只见他蹙了蹙眉沉声道,“我去查查。”

乔以陌咬着下唇,眼眶不受控制的阵阵发疼,虽然乔爸爸不是她亲生父亲,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她,却从短短的几天相处中,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

于情于理,她都不能让乔爸爸死得不明不白。

因为乔老爷的尸体已经被送到了太平间,乔以陌和傅墨深跟着去查看了一番,却依旧是一无所获。

无奈之下,两人只好回到医院的休息区。

没过一会儿,就见殷大海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傅总,您要的资料送过来了。”将资料送到了傅墨深的手中。

傅墨深接过资料翻开后简单的翻看了一遍。

“这人名叫宋文泽,不久前才调来市医院的,虽然年纪轻轻,但已经是心外科的一把手了。”

乔以陌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了,“那他以前呢?”

“之前是一个二流医院的普通医生,只是近一年被调到市医院之后,完成了好几个难度非常高的手术,挽救了几个几乎是必死的病人。”

傅墨深的眉头紧蹙,乔以陌也是口中喃喃着,“之前籍籍无名,现在成了人们口中的神医了?”

“刚刚的那群家属就是这样传出来的,那个病人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几乎是没有可能治愈的,但是那个医生一出手,仅仅是通过手术就能将心脏恢复正常,并且预计会很快痊愈出院。”

“这么神奇?”

乔以陌忍不住感叹,想到乔爸爸就是因为心脏问题猝死的,要是这个医生能做手术,是不是乔老爷就不会死了。

可是,这个她总觉得这个医生没有这么简单。

她将资料从傅墨深手中接过,仔细的阅读一遍,“……毕业于……XX大学。”

虽然说这个大学名声不错,可医学类专业却并不出色。

傅墨深的面色微动,“XX大学?”

乔以陌点点头,将资料上的内容指给他看。

“怎么了?”

“我记得,秦途就是那个学校的。”傅墨深淡淡开口。

因为是私生子的关系,一直以来秦途并不受傅家的重视重视,因此并没有特别耀眼的成绩,从小到大都是平平淡淡的,没有正式来到傅家之前,就是个几乎被人遗忘的存在。

当然,对于秦途的资料,傅墨深自然早已调查的清清楚楚。

“秦途?”

乔以陌心中一动,抓住傅墨深的手臂,“走,我们去问问。”

傅墨深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他的心里对于这个所谓的“弟弟”虽然并不痛恨,可一想到这是父亲背叛母亲的“证据”心中就格外的不舒服。

甚至,除了工作之外,他从未主动联系过秦途。

看乔以陌着急的样子,还有那通红通红的眼眶,傅墨深还是点头道:“好,我去开车。”

秦途就住在郊外的别墅中,这别墅虽然是傅家的产业,可位置偏僻,再加上这别墅建筑时间比较早,看起来颇为破旧。

乔以陌下车,从大门处看过去,发现所有的窗帘都紧闭着,窗户中什么都没有透出来。

“别看了,敲门去。”傅墨深受不来乔以陌扒窗户的行为。

乔以陌撇撇嘴,跑到门口按响了门铃。

可是半天都没有人出来开门,难不成人并不在家里?

“你给打电话问问。”乔以陌给傅墨深一个眼色,傅墨深的脸瞬间就垮了下来。

他来之前明明已经给助理打过电话,知道秦途今天没有任何行程,应该在家,这才带着乔以陌过来……哪成想却扑了个空。

“你就打一个嘛,就当是关心一下自己兄弟的生活嘛。”

乔以陌笑嘻嘻的哄着傅墨深,傅墨深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叹了口气,刚打算拿出大哥大,就听身后的别墅门“咔哒”一声开了。

乔以陌转过头去,只见秦途穿着一身便服,垂头站在门口,他整个人都站在阴影中,看不清楚神色。

“伱们来干什么?”秦途开口,声音带着几分疏离。

“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傅墨深冷冷说着。

秦途抬头看了傅墨深一眼,眸中闪过一丝阴鸷。

乔以陌始终观察着秦途的表情,总觉得眼前这人城府挺深,似乎不太像是原著中描写的那种透明工具人设了。

或许这就是:情敌相见,你死我活?

“请进吧。”秦途突然开口,整个人向后退了一步,将门口的位置空了出来。

乔以陌抬头看过去,房间中非常暗,明明是白天还将窗帘拉的紧紧的,一丝阳光都照射不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