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交易

林芸被赶出乔公馆,乔燕燕整日躲在屋子里不出门,乔老爷先是被亡妻的女儿威胁,下了颜面,又被太太戴了绿帽子,满腹怒火无处发泄,日日宿在百乐门。

乔以陌乐得不用跟他们周旋,除了去医院看奶奶,就是在房间里捣鼓瓶瓶罐罐,以期让原主的脸尽快恢复。

西洋镜中,少女黑黄的皮肤已经变得白皙红润,横贯面颊的伤疤也淡了许多。

收好药膏,乔以陌刚要去医院看望奶奶,门子便来通报。

“大小姐,傅少爷来送聘礼了!”

傅家的聘礼陆陆续续送来,几十个红木箱子将乔家仓库摆得满满登登。

门子一脸谄媚,跟她刚到那日完全是两副嘴脸。

拜高踩低本是常情,乔以陌不想跟他多计较,款步去了前厅。

傅墨深端坐,手中捧着茶盏,眸光看着某处虚空出神。

“傅少爷,可有兴趣跟我做个交易?”

乔以陌坐在他对面,对他的来意心知肚明。

“交易?你我未婚夫妻,何必见外。”

傅墨深放下茶杯,深邃的眸光定定看向乔以陌,似乎想透过面纱看清楚她的表情。

“傅少爷真的要娶我?”

乔以陌唇角带着轻笑,杵腮看他。

她在修真界不乏男子追求,于情爱之事早已看淡。若不是为了那张符纸,恐怕眼前男人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愿。

“你帮我掌控乔家,我保你十年平安,如何?”

说着,乔以陌从衣兜里掏出十枚符纸,推到傅墨深跟前。

傅墨深挑眉,颇有兴味地看着乔以陌。

眼前女子行事干脆果断,谈吐不凡,可不像是在乡野长大,无人教导的样子。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刚张口就被电话铃声打断。

“小姐,是医院打来的。”

乔以陌急急接过听筒,放下后就变了脸色。

“傅少爷,我有急事,请自便。”

自打相识,她一贯运筹帷幄,他还从未见过她如此惊慌的模样。

“出什么事了,我可以帮伱。”

话下意识出口,傅墨深心中一滞,把这归结为对盟友的诚意。

“医院打电话说我奶奶不见了,她没来过城里,人生地不熟的,我怕她会出事。”

乔以陌本是孤儿,拜入师门后也是独来独往。跟原身奶奶相处这几天,头一次真切感受到亲人的关爱。

“别急,我让人登报纸帮你找。”

话音落,刺耳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林芸阴冷的声音在听筒中响起。

“如果不想你奶奶死,就把和傅家的婚事让给燕燕。”

说完便挂了电话。

乔以陌深吸一口气,定了定心神,从衣兜里掏出几枚铜板,摇晃几下后摆平在茶几上。

“傅少爷,城西有水之处可有能藏人的地方?”

傅墨深略微思索:“我家码头仓库在那里。”

“多谢。”

乔以陌收好铜板,急急出门。

傅墨深紧随在她身后:“我开车和你一起去。”

乔以陌没有推辞,坐上副驾驶,车子飞驰而去。

黄浦江,潮水滚滚,码头旁的废旧仓库向来少有人去。

傅墨深挡在乔以陌身前,两人放缓脚步,从满是锈迹的侧门进去,才一进门就听见里头两道粗嘎的男声对话。

“这么个死老太婆,还要我们哥俩看着。”

“主顾说了,今晚就送她归西。”

循着声音望去,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妇人双手反绑着坐在冰凉的地上,看样子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乔以陌忍无可忍,压低了脚步绕到两人身后,出其不意击倒一人。

猝不及防,大汉踉跄在地,另一个反应极快,抄起刀子横在奶奶脖颈侧。

“别动,你再动我就杀了她!”

乔以陌束住手脚,不敢妄动:“别伤害她,我放你走。”

大汉狞笑,刀锋又近了一寸,血线沿着刀刃落下,晕湿领口。

乔以陌紧紧盯着刀口,一颗心几乎提到嗓子眼。

两人正僵持着,“嘭”的一声从身后传来,大汉额头上流下不少的血,人应声倒地。

傅墨深赶紧扔了手上的木棒,从身后接住奶奶。

乔以陌赶忙过去,解开奶奶手臂上的绳子,同傅墨深一起将人扶到车上。

奶奶靠在椅背上,布满皱纹的脸格外苍白,她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经过这么一番折腾,状况越发不好。

“我已经安排医护带着医疗器具去你家里。”

傅墨深一面开车,一面安慰乔以陌:“放心,你奶奶会没事的。”

乔以陌握着奶奶的手,抬眸看向傅墨深。

“谢谢你帮我。免费赠送你一个忠告,最近小心身边人。”

傅墨深攥紧方向盘,她的话和他心中的怀疑不谋而合。

他方才见识过乔以陌用铜板掐算寻人的绝迹,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不一会儿的功夫,车子停在乔公馆门口。

乔以陌抱着奶奶进门,恰好与慌忙出门的乔老爷撞在一起。

慌乱间,乔老爷手中皮箱落地,银票,地契,股票散落一地。

“父亲这是做什么?”

乔以陌将奶奶交给医护,自己则拦在乔老爷跟前,不让他离开。

“这些都是老子的东西,你管得着吗!”

瞧见站在一旁的傅墨深,乔老爷色厉内荏。

“这些可都是我的聘礼”,乔以陌唇角含笑,淡漠道:“我是管不到,警察总能管得到吧。”

话音落,一队警务上前将乔老爷反剪双手搡进警车。

“有人告你多年前纵火杀人,跟我们走一趟吧。”

傅墨深静静看着一切,拾起地上的股票略略看了两眼。

“商会的大会上,我会助你拿下乔家,成为新任董事。”

说罢,他不欲多掺和乔家的事,转身上车走了。

闹剧收场,乔以陌刚要进门看奶奶,乔燕燕便从楼上冲了下来,一掌挥向乔以陌。

“你毁了这个家!我已经通知报社了,我要曝光你,为了利益把亲生父亲送进监狱!”

乔以陌拦下她的手,将人推到一旁,冷笑。

“你以为你还是乔家的大小姐?来人把她扔出去!”

乔燕燕委顿在地,被门子架着手臂推搡出去,她寻到林芸的落脚地,却没有找到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