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害人终害己

宴会过后,乔以陌随着乔家人一起回到乔家公馆。

乔老爷下车后直接进了主厅,乔以陌站在门口打量一番后才走进门。

才进门,装着滚水的茶杯朝着她的面门砸来。好在乔以陌身手敏捷,侧头避开,否则脸上又要添一道伤疤。

“你个混账东西!谁准你回来的!”

正堂上侧身坐着的乔老爷指着乔以陌破口大骂。

宴会上,乔老爷原本红光满面地享受着商户名流们的吹捧。

乔以陌突然出现,让他苦心隐藏的事情曝光。

靠原配夫人起家,忘恩负义,家奴出身……

种种他恨不得永远忘记的过往,再次被人提起。

宴会上,还有不知轻重的人借此出言嘲笑他,说他命好原配有钱,继室有貌,两全其美!

该死的贱丫头,害得他颜面尽失!

乔以陌冷眼看着原主的父亲,心中冷笑。她在修真界活了几百年,头一次见到如此鲜廉寡耻之人。

“奶奶病了,我要把她接过来看病。”

“看病,你说的轻巧,看病不要钱吗!老不死的,病了在乡下随便看看就是。”

乔老爷指点的手几乎戳到乔以陌鼻子上。

乔以陌气得直笑,心里疯狂吐槽,害死老婆一家,将亲女儿撇在乡下不管不问也就算了,现在连自己亲娘也不管。真是枉为人!

“父亲说我是不孝女,我不孝还不都是跟您学的!”

乔以陌脸上虽蒙着面纱,但一双清澈的眉眼露在外面,漆黑的眸子格外深邃,仿佛洞悉一切。

这双眼睛和她娘一模一样。

乔老爷恼羞成怒,蒲扇似的巴掌高高抬起,带着劲风,眼瞅着就要落到乔以陌脸上。

林芸同乔燕燕抱肩坐在一旁看好戏。

如今的乔以陌可不是唯唯诺诺,话都不敢大声说的原身。巴掌落下前,她钳制住乔老爷的手腕,对准穴位狠狠按了一下。

乔老爷腰一弯,捧着手腕发出猪叫声。

“小贱人,伱对我做了什么!”

看着他失态的模样,乔以陌挑唇轻笑,淡淡道:“父亲,我如今可是傅家认定的儿媳,动手前可要三思啊。”

林芸慌忙跑过去扶住乔老爷,指着乔以陌呵斥:“你怎么能对老爷动手,他可是你爸爸!”

“他不把我当女儿,我干嘛把他当爸?”

乔以陌反唇相讥,堵得林芸哑口无言。

“你来到底想干什么!”

乔老爷指着乔以陌咬牙切齿。

“很简单,我要我母亲陪嫁的产业。”

乔以陌冷着脸色坐在乔老爷对面,顺手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把玩,刀刃泛着寒光,看得人心惊。

乔老爷瞧着女儿这副骇人模样,不欲跟她多纠缠,吩咐林芸道:“把他娘留下的首饰都装给她。”

“你拿了东西就赶紧滚,别在这里碍我的眼!”

乔以陌闻言冷笑,首饰?若不是她继承了原身这段记忆,还真就被糊弄过去了。

原身母亲出嫁时几乎带来了娘家的半数家业,岂是几件首饰就可以打发的!

“十艘轮船,纺织厂,还有五十万两,一样都不能少。”

乔以陌定定看着乔老爷,一样样道出但年的陪嫁。

乔老爷脸上一滞,而后暴怒。

“你休想!你娘嫁到乔家,这些东西自然都是我的了,哪里能再给你!”

“将陪嫁给我,或者进监狱,父亲自己选吧。”

乔以陌从袖口掏出一张泛黄的信纸在他眼前掠过。泛黄的信纸上字迹娟秀,原原本本写着当年乔老爷谋财害命的事情。

这封信是原身母亲托付给奶奶保管的,奶奶病重,自知活不了多久便将它给了原主,交代原主一定要好好保管。

可惜原身不识字,到死也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乔老爷看清上面的字,脸色一阵发白。

当年的事不能曝光,否则他苦心经营的一切便全毁了!

“你好歹是我的女儿,我进了监狱你以为你就好过?这样吧,你就好好的待在乔家等着和傅家完婚,我会把这些东西都放进你的陪嫁里。”

到了他手里的东西,怎么可能轻易交出去,乔老爷想着先把乔以陌安稳住,再想办法把她给解决了。

看到乔老爷闪烁不定的目光,乔以陌就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我母亲的嫁妆,一个小时之内交出来,否则明天的公报上会出现什么,大家心知肚明。收起你的心思,解决我的事情姨娘已经做过一次了,我不喜欢同一件事做两次。”

说完,手上把玩的刀子飞出,精准的擦过林芸的脸,稳稳扎进墙里。

不给对方一点儿回转的余地,直接断了他的后路。

“我把东西给你,你将信给我!”

乔老爷直接被乔以陌给吓住,立刻答应。

“好,那女儿就静候佳音了。”

说罢,乔以陌拎着行李上了二楼,随便找了间客房住下,安顿好后写了一张药方,要下人照着药方抓药,以期能恢复容貌,又打发管家装了车子,去乡下将奶奶接过来。

安排好一切,天色已经擦黑。乔以陌想下楼找些吃的,不料才一出门便瞧见两个男人站在楼梯口处鬼鬼祟祟地私语。

“大小姐说要我们毁人清白,可没说那人到底住哪儿啊。”

只这一句,乔以陌就猜了个大概,乔燕燕找小流氓毁她清白,想借此毁她名声,夺了傅家的婚事。

既然乔燕燕不肯消停就不要怪她心狠了。

乔以陌迎上两人,刻意压低声音。

“小姐要你们办事,在这里闲逛什么!”

男人见她衣着破旧,以为是乔家的丫头。

“小姐说的人在哪儿,劳烦你给我们指个路。”

一抹得逞笑意浮现,乔以陌伸手指了林芸的房间要他们快去,自己则下楼去找那个便宜爹。

“你又来做什么!”

乔老爷正估量着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乔以陌弄死,乍然见她不免吓了一跳。

“姨娘在房间里不知哪个男的说话,太吵,我下来躲躲清静。”

“你胡说八道什么!”

“父亲要是不信,不妨上去看看。”

乔老爷将信将疑地上楼,不一会儿的工夫楼上便传来惨叫声。

“你个贱人,我还在家你都敢做这么下贱的事情,看我不打死你!来人,把这淫妇给我扔出去,不许她再进门!”

片刻,人被抬了出来。

林芸披头散发,半昏迷着,衣领被扯开大半,漏出里面雪腻的肌肤,脸上两个巴掌印已经开始发紫,嘴角的血流进领口晕开一片红色,胸口正中央是一枚脚印。

她这个便宜父亲还真是寡情,区区一顶绿帽子就把人往死里打。

乔以陌冷眼瞧着乔燕燕跟在林芸身后哭叫,苦苦哀求她爹将人留下,只觉得心里畅快。

人被扔了出去,乔燕燕妆容花了大半,眼睛红肿,咬牙切齿地冲到乔以陌跟前。

“是你做的?”

“害人终害己。”

你们毁人容貌,毁人清白,要人性命的时候可想过自己也会有今天?

乔以陌似笑非笑地丢下这么一句,就上楼睡了。

难得过了几天清净日子,奶奶已经被接过来安排在医院进行治疗。

“陌陌啊,我这把年纪了,也没几年可活的了,这病就不治了,把钱留下来你去上学,去买你你想要的东西,我们回家。”

奶奶拖着病重的身子,看着面前站着的几位医生,拉着乔以陌的手挣扎章要离开医院。

“奶奶,你安心治病,不用担心其他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

对原主这个奶奶,乔以陌也只能尽力帮原主完成最后的心愿。

听见乔以陌这样说,奶奶才安稳下来,乖乖的配合检查和输液。

突然,奶奶大叫一声从床上起来,赤着脚把正在听医生说病情的乔以陌拉开,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头顶的吊灯直接落下,砸在刚刚乔以陌站的位置。

乔以陌看着奶奶扯断针头的手背上流出的血,心里五味杂陈。

扶奶奶躺会床上,护士七手八脚的重新帮她扎上针,并嘱咐不要乱动。

“奶奶,你怎么可以不顾自己安危。”

“傻孩子,你是我唯一的牵挂,我自然是要护你的,你放心,只要有奶奶在,没人能伤害你。”

奶奶拉着乔以陌的手笑着安慰着。

看着眼前这个慈祥的奶奶,乔以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有股暖流直冲心脏。

独自修真百年,从来不屑于什么亲情。

要是奶奶知道,真正的乔以陌已经离去,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眼眶有些干涩,找了理由离去。

这一世,不论如何,她都要护奶奶一生平安。

乔以陌也拿到母亲的嫁妆,所有人都知道乔家真正大小姐叫乔以陌,而并非乔燕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