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周念慈找到了

“可是,在拍照片的时候竟然没有人发现少了一个周念慈。”

看着悲春伤秋的乔娜,乔以陌没忍住在心中吐槽。

别说那些路人甲了,就连她这个熟读全书的人都没能发现毕业照中少了一个周念慈。

怪不得别人,只能怪周念慈这个小炮灰存在感实在是太低了。

等到所有的班级都拍完了毕业照,校长又把所有的毕业生聚集到礼堂里,发表了一场枯燥乏味的演讲。

乔以陌听完演讲从礼堂走出来的时候,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这个毕业典礼,这么无聊啊。”

乔以陌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失望。

她本以为是像电视剧中的那样,类似于一个狂欢派对。

结果就是拍个照片外加一场巨无聊的演讲。

两人从礼堂出来,先去宿舍收拾了行李,随后拖着行李向校门口走去。

到了校门口,乔以陌远远的就看到了殷大海那一头显眼的银发。

她转头对身边的乔娜说道。

“娜娜,我一会儿还有点事情,我就先走了啊。”

乔娜点点头,和她挥了挥手:“拜拜。”

道过别后,乔以陌径直走向了殷大海。

坐进车里,殷大海转头问道:“乔小姐,我们回家吗?”

“回家。”

车子缓缓的行驶在市区宽敞的马路上。

突然,一直坐在后座发呆的乔以陌猛地坐直,凑到殷大海身边。

“殷哥,要是人死了不超过七天的话,能不能招魂啊?”

殷大海腾出一只手挠了挠后脑勺。

“应该……可以吧?”

“应该?”乔以陌重复着他的话:“这个不能保证吗?”

殷大海的脸上有些勉强。

“乔小姐,这个……术业有专攻啊,我的专业是超度,招魂的事情我可不在行。”

“所以我没把握的事情,我也不敢和你保证啊。”

乔以陌皱着眉:“那,殷哥,你认不认识会招魂的人啊?”

殷大海嘿嘿一笑。

“认识倒是认识,不过啊,这个人不经常给人招魂的……”

说着他还意味伸长的从后视镜里看了乔以陌一眼。

乔以陌心下了然,往车后座上一靠。

“有钱能使鬼推磨嘛,我明白。”

殷大海给乔以陌比了一个“0K”的手势。

“乔小姐,我们什么时候去啊?”

乔以陌靠在后座闭目养神:“就现在呗。”

“啊?不回家了?”

“不回家了。”

确认了新的行程之后,殷大海耸了耸肩。

“行吧,你是老板,伱说的算。”

他一边嘀咕着,一边调转了车头,向来时的方向开去。

不知道开了多久,乔以陌在车上摇摇晃晃的都要睡着了,车子才停下。殷大海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乔小姐,我们到了。”

乔以陌这才睁开眼睛下了车。

下车后映入她眼帘的就是一幢高档的三层别墅。

“嚯。”乔以陌不禁惊呼出声。

这个大师应该收费挺贵吧?不然能买的起这么大的别墅?

殷大海上前按响了门铃。

没一会儿,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来开门的是个相貌平平,大腹便便的大叔。

一见到殷大海,那个大叔就熟络的和他打着招呼。

“哟,大海?什么风把你给吹到我这儿来了?”

殷大海点头哈腰的笑道:“我这不是来给您介绍生意来了?”

说着,殷大海侧了侧身,把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乔以陌拉到了前面来。

大叔上下打量着乔以陌,在身上扫来扫去的目光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打量了一会儿之后,大叔突然就笑了起来。

在乔以陌的眼中,这个笑容油腻腻的还有些不怀好意。

这大叔能有真本事?

这幅油腻又恶心的样子让她都没有勇气再去看第二眼。

“小姑娘是来找人的?”

大叔一边说着一边上前要去摸乔以陌的手。

乔以陌眼疾手快,后撤一步躲开了。

“是啊,找人。”

大叔看到乔以陌的反应也不恼,还是笑眯眯的说道。

“大海应该也和你说了,我这儿的价格可不便宜。”

乔以陌点了点头:“知道,殷哥和我说了。”

“那在干活之前,我们的价格要谈好。”

乔以陌再次点头。

虽然刚才殷大海和她说,这个大叔的价格会比较贵,但是她想这再贵又能贵到哪儿去?

大叔笑眯眯的伸出一根手指:“一百万,不议价。”

“一百万?!”

乔以陌直接惊呼出声。

咋回事儿啊?

她看了看那个笑眯眯的油腻大叔,又看了看身旁笑眯眯的殷大海。

先是一千万的超度,现在找个人也要一百万。

他们是组团出来抢钱的吧?!

“不是,一百万,这也太……”

乔以陌刚开口想讲价,就被大叔的几声咳嗽打断了。

“抱歉姑娘,我们这里不讲价。”

乔以陌看着他笑眯眯的样子,咬牙切齿。

上次在灵市买法器她就花了将近四千万,本来卡里剩余的钱就不多。

现在来找个人而已,基本上全都要给这个油腻大叔了。

乔以陌悄声对殷大海道:“殷哥,还有没有别的人选,介绍一个?”

殷大海尴尬的撇撇嘴,也压低声音道:“你当我这是中介所?能有这么一个就不错了。”

一句话说的乔以陌是哑口无言。

犹豫再三后,她咬着牙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

“一百万就一百万,刷卡转账,你可以吧?!”

话说的有多霸气,实际上心就有多痛。

“可以,把卡号给我,我能转账。”

乔以陌只觉得心在滴血。

大叔收到了钱之后,心满意足的摊开手。

“媒介。”

乔以陌闻言伸手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熊布偶。

这个布偶是她刚才去宿舍收拾行李的时候,从周念慈的床上偷拿的。

大叔接过布偶,把两人请到了屋里。

他自己则不慌不忙的在客厅里点上了两根又破又旧的蜡烛,然后就抱着这小熊布偶去了旁边的房间。

“啪”门被从里面扣上了。

看得乔以陌一愣一愣的,她忍不住对殷大海问道:“你确定这个大叔他靠谱儿?”

殷大海用力的点点头,“相信我,他是最靠谱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