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从没见过的死法

不仅如此,在乔以陌拿上所有的法器之后,小帅哥还亲自把她送到了门口。

“小姐姐,用好下次再来哦!”

“啧啧啧。”从树屋里走出来,殷大海咂了咂嘴。

“果然长得漂亮还是有优势啊,我来这家买符咒的时候,这个小坏蛋不知道坑了我多少钱!真羡慕你哦,乔小姐。”

乔以陌抱着满满一包法器,嘿嘿傻笑。

满载而归的她根本就没有在意,在她离开之后,从店里走出了两个人。

一个就是刚刚热情满满的小帅哥,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

“奶奶,东西都给她了。”小帅哥回眸,看着身旁的老奶奶。

老奶奶默默的伸手摸了摸小帅哥的头,她并没有说话,而是紧紧的盯着乔以陌离去的背影。

而刚才还热情好客的小帅哥,此时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诡谲的笑容。

从灵市出来之后,乔以陌看着怀中那些金光闪闪的法器,心里美滋滋的。

“有了这些,我再也不怕撞鬼了。”

一直到上了车,她的脸上还一直挂着笑容。

殷大海转过头:“乔小姐,接下来还有什么地方要去吗?”

买了这么多好东西,当然是要先回家放起来了。

所以乔以陌想都没想就答道:“没有没有,直接回家。”

殷大海闻言点了点头,直接启动了车子。

没过多久,车子就停下了。

“乔小姐,到了。”

乔以陌闻言下了车,站在公寓门口和殷大海挥手道别。

回到家里,乔以陌哼着歌把那些买来的法器在房间里面放好,随后走进了厨房。今天买到了又便宜品质又好的法器,她打算做点好吃的犒劳一下自己。

可是等她进了厨房之后才发现。

这个厨房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

冷冰冰的灶台上面可怜巴巴的放着一口锅。

乔以陌把厨房所有的柜子翻了个遍,别说菜了,就连米都没有。

“奇了怪了,这两个人平时在家都不做饭的吗?”

乔以陌蹲在原地嘟囔着。

说罢她回想了一下原书中的情节。

好像确实没有过在家里做饭的情境。

乔以陌不禁心中啧啧:果然还是有钱人,一日三餐都在外面吃。

可是她不能三餐都在外面解决啊!

经济条件不允许。

乔以陌叹了口气,从厨房走回房间,默默的把刚换下来的衣服又套了回去。

既然家里没有食材,那她就只能出去买了。

出门之前,乔以陌的余光瞄到了那只没退成的被丟在沙发上的G家的包包。

站在门口犹豫再三,她还是拿走了那只包包。

不能用来换钱,那就用来省钱吧。

毕竟超市的塑料袋都要两毛钱一个,能省一笔是一笔。

傅墨深家的小区旁边就有一家大型超市。

乔以陌进了超市之后,就直奔特价区。

她基本上是把超市里所有打折降价的东西都给丟进了购物车里。

等到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挑选完了,推着购物车结账的时候,收银员看着她塞得满满当当的购物车,笑着问道。

“请问您需要送货服务吗?八十块就可以送货上门的。”

一听到要收费,乔以陌瞬间就兴致缺缺:“那不用了。”

收银员被拒之后,脸上的笑容微微凝固了,但是还是很有礼貌的再次问道:“那您需要购物袋吗?”

“不需要。”乔以陌边说,边把已经扫完码的东西往包包里塞。

这下收银员是彻底没了好脸色,声音也冷了下来:“一共四百块,谢谢惠顾。”不过乔以陌完全不在意这些。

她把包包塞满之后就背在了肩上,随后左手一桶油,右手一袋米。

雄赳赳气昂昂的就回了家。

回到家的乔以陌直接带着一堆食材进了厨房。

外面的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厨房里的香味也越来越浓烈。

最后一道蒸鱼摆上桌子,乔以陌搓了搓手,在餐桌边坐下。

“我真是个平平无奇做饭小天才。”

夸奖完自己,她刚拿起筷子准备开饭,就听到门锁咔哒的一声一一傅墨深回来了。

乔以陌端着饭碗,和站在门口的傅墨深大眼瞪小眼。

“你怎么回来了?”

看着清早脸上惊异的表情,乔以陌的心中比他更惊讶。

她还以为傅墨深会和小白莲一起吃过晚饭才回来呢。

“这是我家,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傅墨深面色阴沉的坐在乔以陌对面。

“反倒是你,吃完饭不等我?”

乔以陌从傅墨深的语气中听出了浓浓的不快。

她讪笑了两声:“我这不是还没吃呢嘛,菜也是刚做好的,现在一起吃也不晚。”

傅墨深略有些嫌弃的瞟了眼桌子上的菜。

蒸鱼、西红柿炒蛋、鸡翅……

“没有我想吃的。”

乔以陌瞬间会意:“这还不好办嘛,我给伱做就是了。”

说完转身回到了厨房。

按照原书中的描写,傅墨深喜欢吃清淡的蔬菜。

乔以陌就从剩下的食材中挑了些,给他做了一道西湖小炒。

“好啦,傅大总裁,现在我们可以吃晚饭了嘛?”

乔以陌笑眯眯的把菜端上餐桌。

但是心中早就开始骂骂咧咧了。

要不是因为傅墨深是男主,日后还要靠着主角光环保命,她才不会这么殷勤呢!

饭吃了一半,或许是傅墨深的心情变好了,他放下筷子对乔以陌说道。

“过几天我有点事情,可能会不在家。”

有事情?

乔以陌心中一动,但是表面还是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去做什么?”

傅墨深也毫不遮掩:“去通灵大会。”

书中的剧情现在已经在默默的推动着。

按照原书描写,通灵大会之后,傅墨深和穆云溪的感情大增,之后两人几乎都是形影不离。

乔以陌吃着饭撇了撇嘴,她是肯定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的。

否则要是一旦傅墨深对穆云溪情根深种,非要逼着她离婚咋办?

她还要命呢!

“和穆云溪一起去?”乔以陌试探的问道。

“嗯。”傅墨深应了一声。

乔以陌呵呵一笑,“要不,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