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紧张有趣的双人游

穆云溪支着下巴,看着秦途慢慢远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随后她转向傅墨深,施施然道。

“傅墨深哥哥,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参加那个‘通灵大会’啊?”

傅墨深此时正默默的看着秦途的背影,听到穆云溪的提议后,他黑眸微沉了片刻,方才点头道:“好。”

离开了那家粵菜馆,乔以陌急匆匆的回到了停车场。

殷大海都已经在车里等的要睡着了。

“殷哥,我回来了。”

乔以陌气喘吁吁的坐进车里。

殷大海从驾驶位上坐起来。

“乔小姐怎么去了这么久?去做什么了?”

乔以陌的眼中闪着精光:“搞钱。”

“搞钱……?”殷大海有些没太听懂乔以陌的意思。

“走了走了殷哥!快带我去灵市!”

殷大海这才明白,她是去搞去灵市花的钱了。

看着乔以陌这么坚定,殷大海叹了口气,启动了车子。

“行吧,带你去灵市。”

车子缓缓的上路,不知道开了多久。

乔以陌坐在后座上都有些昏昏欲睡了,才感觉到车子停了下来。

“唔……我们到了吗?”乔以陌问道。

“到了。”

乔以陌迷迷糊糊的从车上下来,面前荒凉的景象瞬间让她清醒了过来。她指着前面那个看起来已经荒废许久的游乐场问道。

“这,这就是灵市?”

殷大海笑了几声:“当然不是,灵市还要再往前面走。”

说着,殷大海就已经走出去了一段距离。

“乔小姐,跟上,小心一点不要迷路。”

乔以陌也来不及多想,小跑着跟上了殷大海的脚步。

走到游乐场外的售票处,那里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了。

殷大海倚靠在脏乱的窗口,敲了敲玻璃。

里面倏然出现一个枯痩的老头。

把乔以陌吓了一跳。

不过殷大海倒是见怪不怪的。

“干什么?”老头问道,声音沙哑干涩。

“买货。”

殷大海从怀里掏出几张符咒顺着售票窗口塞了进去:“给您老烧水喝。”

老头接过符咒,脸上露出一个干瘪的笑容,随后挥了挥手。

“进去吧。”

乔以陌看的新奇,这个过程可是原书里都没有写过的。

她几步跟上殷大海:“殷哥,你刚才是在干嘛呢?”

殷大海淡淡道:“干嘛?买票啊。”

“买票?逛灵市还要买票?用符咒买?”

殷大海边走边解释。

“那个老头,是地府派来的守门人,千年一换,派来的都是些恶徒,来这里工作洗刷冤孽的,但是这种鬼魂在人间是待不久的,需要符咒来续着。”

“通向灵市的门只有这守门人能开,所以给守门人符咒,算是这灵市不成文的规矩。”

乔以陌正听的津津有味,却突然感觉后脊一凉,好像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一般。

“我靠!怎么了?!”乔以陌一个激灵。

随后她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刚才还灿白的天空瞬间变为了黑夜。

荒败的游乐场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暄闹的市场。

整个灵市的摊位高低错乱,中间还有河流隔断。

有几个摊位里还闪着幽幽的光。

紫色的、金色的,时不时的还有火焰在摊位上的帐篷中燃起。

市场的中心是一棵泛着莹莹绿光的参天大树,整个市场的光线来源都是那棵大树。

时不时的,远处还传来阵阵野兽的低吼。

乔以陌回头,她的身后本应该是游乐场的大门,现在也变成了一片瀑布。

这景象倒是和原书中的描写分毫不差。

一个戴着斗笠穿着蓑衣的人撑着船向她们的方向靠近。

“去哪儿?”

懒洋洋的声音从斗笠底下传来。

乔以陌回过神,她知道这是灵市的摆渡人。

她指着最远处的那棵大树:“我要去那边。”

摆渡人站起身:“上来吧。”

等到乔以陌摇摇晃晃的上了船,摆渡人手中的竹竿一撑,小船就飞快的驶离了岸边。

不得不说,这个船是真的很快。

须臾之间,小船就停在了那棵参天大树下。

乔以陌道过谢之后下了船,径直就走进了大树底下的一个书屋。

殷大海跟在她身后笑道:“小丫头片子还挺识货。”

她现在去的那家,正是整个灵市中卖的法器符咒最厉害的铺子。

乔以陌在前面听到了,轻哼一声。

她当然识货。

毕竟这些在原书中可是写的清清楚楚。

一进到树屋里面,乔以陌就看到一个十四五岁,长相清秀的小帅哥正在打游戏。“快快快!轮到我了,放这里,这个L形放这里!”

“我靠!伱是猪啊?放这里可以全消”

“刚好一个全消,你瞎啊,丢一个方块”

虽然乔以陌心中有些不愿承认。

但是这个话痨暴躁,玩俄罗斯方块的小帅哥,的确就是书中最强的铸灵师。

乔以陌轻轻的咳了咳,小帅哥闻声抬起头。

“不跟你们抢游戏机了!来生意了。”

说罢他把数位游戏机一丟,从柜台后面走到了乔以陌面前。

“这位小姐姐,买点什么?”

乔以陌笑道:“我想买点法器,不知道小哥有什么建议没有?”

说着,乔以陌就从包里掏出了一个最新式的掌中游戏机递了过去。

这可是她刚才在商场里花了大价钱买的。

小帅哥看到游戏眼睛都亮了。

他一把夺过游戏机,小心妥当的放在柜台后面。

随后又从货架上拿了十几件金光闪闪的法器,还抓了一大把符咒,十分殷勤。“这些漂亮的法器,最配漂亮的小姐姐了。”

乔以陌摸着那些法器,心中啧啧称叹。

判断一个法器的好坏,就要看它周身散发的光泽。

光泽黯淡,说明法器下乘,但是光泽明亮通透,这可就是一等一的好法器了。

“就这些,多少钱。”

乔以陌也爽快,直接就让小帅哥把这些法器装了起来。“小帅哥嘿嘿一笑:“八千万,但是看在小姐姐人这么好的份上,给你打个一一三折!”

殷大海听到之后眼睛都直了。

这家店可是出了名的绝不议价,竟然会为了乔以陌打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