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把钱还我

不一会儿,两辆黑色的迈巴赫就停在了东郊公园门口。

车一到,乔以陌也不客气,寻到了殷大海所开的车子,直接就钻了上去。

“回你们老板在市区的公寓。”

话音刚落,就见傅墨深也跟着钻了进来。

“你来做什么?”乔以陌惊诧的抬眼看着他。

小白莲不是受伤了吗?傅墨深不管她?

傅墨深抖了抖唇角,“我当然是回家!”

“我的意思是,你不管小、穆云溪了吗?”乔以陌透过车窗往外面看了看,就见穆云溪被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司机搀扶着往另外一辆车走去。

她的目光还时不时的往傅墨深这边看过来,那个楚楚可怜的模样,也算是很到位了。

原来另外一辆迈巴赫是给小白莲准备的啊……

“我给她叫了车。”傅墨深一副仁至义尽的模样,简直逗笑了乔以陌。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男主竟然不喜欢女主了?

“开车回公寓。”没等乔以陌回过神来,傅墨深已经开口说道。

“好嘞。”殷大海说着,扭头看了看车窗外仍在飘扬的灰烬,淡淡说道。

“看起来,伱们已经把那只女鬼给解决了。”

乔以陌叹了口气:“是啊,可是我这心里却闷得很。”

“你是超度人,你说,这女鬼会不会是去轮回投胎了啊。”

殷大海听着乔以陌的问题,轻笑一声,启动了车子。

“你笑什么啊?我在问你问题呢?”

乔以陌对殷大海的这个态度有些不满。

殷大海轻轻的摇了摇头,嘴里只吐出了四个字。

“魂飞魄散。”

听到这四个字的瞬间,乔以陌就怔住了。

一直到车子停在公寓门前,她都没有缓过神来。

反而是傅墨深一直默不作声的看着她,眉宇间隐隐泛起几分忧色。

“到了。”

直到殷大海出声,乔以陌才失魂落魄的下了车,她的手中一直抱着那个只装了一堆灰烬的保温杯。

傅墨深看着她有些踉跄的背影,扭头对殷大海问道:“真的没办法了吗?”

殷大海怔了怔,随即叹了口气,摇头道:“真的没办法了,傅总。”

闻言,傅墨深无奈的“嗯”了一声,也迈腿下了车,跟在乔以陌的身后走进了公寓大楼。

乔以陌就这么抱着保温杯一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保温杯找个妥帖的地方放好。

随后乔以陌就疲惫不堪的躺在了床上。

身体放松了之后,脑子就开始活泛了起来。

乔以陌闭着眼睛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突然翻身坐起,在旁边的床头柜中翻找着。

不一会儿就从柜子里翻出了一个黑色的笔记本和一支笔。

她用嘴咬开笔帽,飞快的在笔记本上写下这几天经历的一切。

写完之后,乔以陌盯着笔记本,心中泛起了几分疑虑。

把这些事情都写下之后,她才发现了很多这几天她没有发现的疑点。

从今天徐天意的表现上看,那只女鬼是被碎魂杀死的。

可是按道理来说,被碎魂杀死的人,灵魂也会被切的四分五裂,根本就不会有鬼魂的存在。

可是偏偏那个女鬼的灵魂,从碎魂的刀下留了下来。

不过……

那个女鬼的脸上身上,全部都是疤痕。

当初乔以陌看着只觉得那些伤痕可怖。

但是如今细细想来,那些伤痕倒像是那种被缝补起来的痕迹。

难不成,那个女鬼破碎的灵魂,是之后被人收集了又缝补好的?

可是要是个什么样的人才拥有这样的能力呢?

捉鬼师?

这三个字一从乔以陌的脑海中蹦出来就被否定了。

原书中设定的捉鬼师,面对鬼魂只有三种选择一一要么封印,要么超度,要么摧毁。

根本就不可能出现收集后再缝补的现象。

乔以陌有些痛苦的敲了敲额头。

她实在是想不通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

“算了,先不想这个!”

既然想不通,那就先放弃。

就像是做数学题一样。

乔以陌的笔尖轻轻的下移,在徐天意的名字上面画了个圈。

这个徐天意……身上发生的事情也蹊跷得很。

明明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类,却能驱使鬼刀碎魂,而且在被傅墨深打晕之后,还能变得那么厉害……

乔以陌想起在东郊公园看到的徐天意。

那已经完全不是人类的形态了,而是野兽。

还是那种没有任何思想,只懂得杀戮的野兽。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徐天意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乔以陌把笔记本盖在脸上,向后仰躺在床上。

她的脑子已经要被这些问题给塞满了。

问题很多,可是却一个答案都没有。

“啊一一我只是穿个书而已!怎么这么麻烦啊!”

乔以陌长叹一声。

随后又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对啊!

她这是穿书啊!

可是她这几天经历的这些事情,为什么原书里都没有写过啊?!

她读了这本小说不下十遍,很多剧情闭着眼睛都能背出来。

可是唯独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她却一点记忆都没有。

之前她还总以为是作者修文了。

但是现在看来,很有可能不是这样。

极大的可能是因为在她穿书之后做的一些决定,不仅仅是改变了女配的结局。在潜移默化中,也改变了整本书的走向。

乔以陌再次盯着笔记本,陷入了沉思……

“女鬼事件”结束之后,乔以陌是踏踏实实的过了一段混吃等死的日子。

整天窝在家里不出门,不是看电视,就是玩大哥大、看小说甚至有的时候闲下来了,还会给家里做个大扫除什么的。

这天,乔以陌正在客厅里卖力的拖着地,迎面就撞上了正准备去公司上班的傅墨深。

“脚,让一下。”

乔以陌头都不抬的说道。

可是站在她面前的那双脚却好像并没有要动的意思。

傅墨深不仅没有动,反倒还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眼光看着她。

“这么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乔以陌直起身问。

傅墨深开口道:“你这几天有点不太正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