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术业有专攻

就看到那只女鬼银发飘散,眸中泣血,周身散发着阵阵的热浪。

对着徐天意消失的方向发出怒吼。

尖锐的吼叫声震得乔以陌的耳膜一阵阵的发疼。

眼看着女鬼逐渐变得暴躁,乔以陌的大脑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

她记得原书中有过设定,所有鬼的软肋都是它的尸骸。

一旦尸骸被毁,这只鬼不但不能轮回转世,甚至还要受魂飞魄散之苦。

想到这,乔以陌忙不迭的跑到墙角的那堆尸骸旁。

她一把抓起地上散落的尸骸。

女鬼猛然回头。

因为愤怒的侵蚀,女鬼本就扭曲的面容此时愈发的狰狞可怖。

乔以陌手中抓着女鬼的尸骸,有些忐忑的和她对峙。

“你,你老实一点,不然……不然我就把你的尸骨烧掉!”

这招威胁好像还挺有用,女鬼周身的热浪果真收敛了不少。

“如果伱乖乖的,我保证帮你抓到徐天意,但是如果你不乖,到时候不仅抓不到徐天意,搞不好你自己还要魂飞魄散。”

“你自己掂量一下。”

说罢,乔以陌轻轻踢了踢脚边的那个保温杯。

“你要是想清楚了,就自觉一点。”

只见那女鬼踌躇片刻,就化作一缕黑烟钻进了保温杯。

乔以陌见状,忙丟下手中的白骨,捡起保温杯,紧紧的拧上了盖子。

一切都做完后,乔以陌看着傅墨深问道。

“你说这个徐天意,能跑到哪里去呢?”

傅墨深把手指在西裤上擦了擦,淡淡道:“站在这里想没有用,不如去找人帮忙。”

“找人?找谁……”

乔以陌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

纵观整本书,有寻人定位这个能力的,除了那个小白莲穆云溪,还能有谁?

想着想着,乔以陌就撇了撇嘴。

呵,男人。

兜兜转转了一圈,结果还不是要去找小白莲?不过心中的不满归不满,乔以陌也知道这时候他们能求助的人,也只有小白莲穆云溪了。

乔以陌抱着保温杯,跟着傅墨深向院门走去。

两人刚踏出院门,乔以陌就瞟到旁边的阴影处闪过一个人影。

乔以陌眯着眼睛,感觉这个人影有些眼熟,但是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她刚想向那边走几步,就听到傅墨深在不远处叫她。

“看什么呢,上车。”

再一回头,那个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乔以陌只好又折返了回去。

“哦,来了。”

从郊外开到市区穆家的别墅,用了将近二十分钟。

车子刚一停到穆家门口,乔以陌就看到了站在别墅前翘首企盼的小白莲。呦呵,看起来这两人是早就联系过了。

“傅墨深哥哥!”

傅墨深一下车,穆云溪就向着他扑了过来。

相比穆云溪的热情,傅墨深的回应已经不是敷衍能解释的,完全就是冷漠以对。

只听他没有半句废话,直接说出了刚刚经历的情况:最后问道:“你可以找到他吗?”

穆云溪忽闪着大眼睛,点了点头:“好,我试试。”

随后她盘腿坐下,双目紧闭,口中还念念有词。

乔以陌知道,她这是在用她独门的术法天赋在定位徐天意的位置。

“东郊公园!”

片刻后,穆云溪睁开了双眼,眼底泛起微微的红色。

知道了徐天意的位置,三人直接驱车赶往。

等到了东郊公园,三人刚一下车,就看到了如野兽般趴在假山上的徐天意。

穆云溪见状,直接从怀中掏出三张符咒,注入法力向徐天意丟去。

符咒一碰到徐天意,就幻化成金色的锁链,将他牢牢的压在了假山之上。

但是徐天意却好似并不畏惧。

只见他的身上笼罩的黑雾愈来愈浓,猛地一用力。

倏然间,压制着他的锁链就被悉数震碎。

随后徐天意就猛地向着穆云溪扑了过去。

穆云溪吓得后退了几步。

乔以陌见状轻哼一声。

小白莲的那些三脚猫功夫,骗骗外行人还行,等到真的面对猛鬼的时候就怂了。

眼看穆云溪就要被扑倒,乔以陌眼疾手快,按照书中的记载飞速结印,并将手中的符咒向着徐天意的脑门狠狠的扔了过去!

哪想到徐天意其实是声东击西。

在傅墨深离开乔以陌挡在穆云溪面前的瞬间就调转了方向。

直奔乔以陌袭去。

“以陌,快躲开!”傅墨深叫到。

眼看着徐天意尖利的爪子就要刺中乔以陌的胸膛。

乔以陌眼角的余光看到傅墨深正划拨了手掌冲着她飞扑而来,心中微微一暖……可她,好像是来不及躲开徐天意的攻击了!

就在此时,乔以陌手中的保温杯突然迸出红光,随即爆裂开来。

女鬼从保温杯中挣脱,直直的飞向了徐天意。

就在被女鬼抱住的瞬间,徐天意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

随后红光化作了火焰,大片大片黑色的灰烬从天上飘落。

但是已经不见了女鬼和徐天意的身影。

乔以陌低头,看着保温杯中曾经困着女鬼的千纸鹤也在火焰中慢慢的化成了一堆灰烟。

她伸出手,接住了一片飘扬的灰烬。

灰烬掉落在她的手中,又慢慢的消散不见。

此时的乔以陌再想起女鬼,脑海中已没有了那浄狞可怖的面孔。

只有女孩生前甜蜜的笑颜。

“或许这对她来说,也算是个好的结局吧……”

乔以陌喃喃道。

“哎哟。”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娇呼,打断了乔以陌的思绪。

她回过头,正看到穆云溪一脸痛苦的倒在地上:“傅墨深哥哥,我的脚好像扭到了,好痛。”

看着穆云溪矫揉造作的表情,乔以陌一脸的黑线。

大姐,您表演也需要尊重一下事实好吗?

这一没打你二没推你的,你扭哪门子的脚?

傅墨深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穆云溪,没有任何动作。

“喂。”乔以陌远远的喊了一声傅墨深。

傅墨深闻言抬头。

“给我叫辆车。”乔以陌仰头说道。

劫后余生,她可不想要在这儿看小白莲对着傅墨深演戏,怪没趣儿的。

傅墨深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意外的顺从的打了个电话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