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另一个世界

但是她转念一想,现在可不是生气的时候,还是正事重要。

她勉强的压下心中的火气,开始在这个破旧的院子里面乱逛起来。

这个院子就是标准的郊区农房的小院子,一个主屋,一个在外面的厕所,一个前院和一个后院。

前院里面乱七八糟的堆了一堆杂物。

乔以陌简单的翻找了一下,什么线索都没有。

她拍了拍身上的土,又向后院走去。

刚踏进后院的院门,乔以陌就被口袋里传来的灼烧感烫的一个激灵。

“嘶……”

她急忙把之前装在口袋里的装着女鬼的保温杯丟了出来。

保温杯掉在地上,剧烈的摇晃着,还时不时从符咒的缝隙中透出红光。

“这……”

难不成是这个后院有蹊跷?

可是乔以陌看着眼前这比前院还要大上几倍的后院,有些犯愁。

这么大一片地方,她要找到什么时候啊?

更何况她连要找什么都不知道。

盯着脚下滚来滚去的保温杯,乔以陌突然计上心头。

她把身子蹲下,随手捡了一根树枝,敲了敲保温杯。

“那个……里面的鬼听着,我和你商量个事情。”

乔以陌组织了一下语言:“先和你说好啊,我是要帮你的,等一会儿我把伱从里面放出来,你呢,有什么需求就告诉我。”

“但是有一点啊,有话好好说,不许动手!”

说着乔以陌又敲了敲保温杯:“你要是同意呢,就先让这个杯子不要动了。”不知是巧合,还是里面的女鬼真的同意了乔以陌的办法。

刚才还摇晃剧烈的保温杯,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乔以陌还有些惊讶,她试探着把保温杯拿在手里,开始一层层的揭着外面的符边揭边念叨:“你一会儿说话算话啊,要是骗我可是下辈子不能投胎的……”最后一张符咒揭下,乔以陌把保温杯的盖子拧开放在地上,然后飞速后退。

一股黑色的浓烟缓缓从保温杯中升起,逐渐凝聚成一个人形。

女鬼猩红的双目紧盯着乔以陌。

乔以陌咽了咽口水:“你……你要说话算话啊!”

女鬼喉咙中发出“咯咯”的声响,随后飘到了后院的一处墙角不动了。

乔以陌长出了一口气,这女鬼还算是讲信用。

她从前院摸来一把铁锹,小心翼翼的站在女鬼身旁开始卖力的挖着。

挖着挖着,突然传来一声闷响。

好像是挖到了什么硬物。

乔以陌忙丟下手中的铁锹,用手扒开。

一个花白的,圆溜溜的东西就这么出现在她面前。

她费力的拽出来一看,吓得她直接把那东西从手中丟了出去一一那是一颗人的头骨。

乔以陌定了定心神,继续向下挖。

腿骨、脊骨、肩胛骨、盆骨……

越向下挖,挖出来的骨头越多,有的完整,有的破碎。

很快就在乔以陌身旁堆成了一小堆。

女鬼飘到那堆尸骨旁,所有的骨头都开始冒起莹莹的绿光。

“咯咯……咯咯咯……”女鬼喉咙中不住的发出这种怪声,好像是想对乔以陌说些什么。

乔以陌壮着胆子凑到女鬼前面:“你说什么?”

可是女鬼还是只能发出“咯咯”声。

这可就奇怪了。

乔以陌心想。

难不成,这女鬼是个哑巴?

还不等乔以陌想出个所以然,肩膀上突然搭上来一只手。乔以陌还以为是傅墨深回来了。

她边回头边不耐烦道:“你还知道回……”

谁知道,她一回头,看到的是徐天意的脸。

乔以陌被眼前猛然出现的人脸吓得大惊失色。

“这位小姐,你在这里做什么?”

徐天意面无表情,旁边白骨闪烁着的幽幽绿光,让他整个人看起来诡异至极。“没……没什么……”

乔以陌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

徐天意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让她的后背泛起阵阵寒凉。

“我就是,路过,顺便……进来欣赏一下你家的装修。”

乔以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尝试分散徐天意的注意力。

随后她找准时机,“蹭”的一下就从徐天意的身侧蹿了出去。

但是还没等她窜出去多远,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就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腕。

她一个没站稳,直接就被身后的徐天意放倒了。

乔以陌这下直接不管不顾的尖叫了起来。

尖叫的同时还不忘手脚并用做最后的挣扎。

但是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挣扎失败了。

开玩笑,昔日大佬她现在就是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会打得过一个二十刚出头的青年男人啊!

徐天意拖着乔以陌进了小平房,顺手拿出一根手腕粗的绳子就把她捆成了粽子。乔以陌抬头一看。

呦呵。

这屋子里面的东西还真齐全。

各种各样的麻绳和道具,一应俱全。

徐天意搬了一把椅子,坐到乔以陌身边。

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此时的徐天意脸上早就没有了在料理店中的羞怯和腼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丝阴鹜和狠厉。

“果真是你。”

半晌之后,徐天意冷冷开口。

“你什……什么意思?”

身上的绳子捆的太紧,乔以陌现在连说话都有些费劲了。

徐天意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伸手丟了一个东西到她的脸边。“这个,是你的吧。”

乔以陌费力的扭过头,怔住了。

这地上躺着的,不就是她的墨镜吗?

什么时候到了徐天意的手里?

或许是看出了她眼中的疑惑,徐天意淡淡开口。

“今天早上上班的时候在路上捡到的。”

“昨天在店里见你戴过。”

该死的!

乔以陌心中暗暗骂道。

肯定是昨天晚上在路上摔倒的那一下!

徐天意说着,俯身凑近了乔以陌。

“当时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后来我干脆就请了假,又折了回来。“还不等我进门呢,我就听到了院内挖土的声音。”

“从地里发现白骨的感觉……应该不算太妙吧……”

说到一半,徐天意突然笑了起来。

越笑越大声,在乔以陌听来,甚至都有些癫狂了。

突然,笑声戛然而止,一道寒光晃到了她的眼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