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四人行必有炮灰

乔以陌看着资料上的合照,徐天意身旁的,是个笑的甜蜜的女孩。

后面的资料里面清楚的写着,这个女孩是徐天意的青梅竹马。

两个人从小一起在孤儿院里长大,关系一直都很好,在徐天意出国之前,两人确定了情侣关系。

随后女孩就跟着徐天意一起去了日本进修。

资料翻到了后面,乔以陌有些疑惑。

她开口问道:“这后面写说女孩和徐天意一起回了国,之后就没人再见过她了,有没有可能是去做了家庭主妇不怎么出门啊?”

傅墨深睨了她一眼,眼神满是嫌弃。

“把资料看完再说话。”

乔以陌对着傅墨深呲了呲牙,但是还是继续看了下去。

“……唯一一次公开记录就是回国的机票?”

乔以陌把后面的资料内容念了出来。

傅墨深点了点头:“如果像你说的那样,做了全职主妇,至少会有消费记录和出行记录。”

“可是关于这个女孩的,没有,全都没有。”

傅墨深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乔以陌又联想到今晚跟着徐天意见到的那个小院子。

那冰冷阴森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女主人在打理的样子。

“难不成……”

乔以陌看向手中的保温杯。

“里面的这只女鬼就是徐天意的那个青梅竹马?”

傅墨深没有承认,但是也没有否认。

乔以陌垂眸思忖。

怪不得这只女鬼总是跟在这个徐天意的身边。

原来是因为前缘未尽啊!

那这一切就好办了。

乔以陌起身:“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什么怎么办。”

“消泄这个女鬼的怨气啊!”

说着乔以陌又要带着傅墨深一起出小区。

但是傅墨深这次没有被动的被她拖着走。

而是反手就把乔以陌禁锢在怀里。

“话不要总是说一半,说清楚了我再决定要不要跟你走。”

“啧!”乔以陌用力的拍打着傅墨深的胳膊:“我说,你放开我!”

乔以陌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但她还是别开眸子强装镇定道:“我是这么想的啊。”

“这只女鬼呢,就是徐天意的青梅竹马,之前殷大海说她有怨气,有执念,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她和徐天意的情缘未尽呢?”

听了乔以陌的话,傅墨深突然轻笑出声。

“伱笑什么?”

“笑你心思有些单纯。”

“我心思单纯,我……”

乔以陌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随后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还有,还有一种可能……”

一想到这种可能,乔以陌觉得后脊阵阵的向上窜着凉气。

“……徐天意,就是杀死这只女鬼的凶手。”

傅墨深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话一出口,就让乔以陌觉得不寒而栗。

她想起早上徐天意脸上腼腆的笑容,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她刚才提出的那个可能。

“有些人,有些事情,不能光看表面。”傅墨深开口道。

“不能光看表面,但是也不能恶意揣测。”乔以陌抬头,直视傅墨深的眼睛,说道。

傅墨深丝毫不避讳与她对视,反而挑起唇角。

这眼神,好像有哪里不对?

乔以陌勉强按捺住狂跳的心脏,继续说道:“与其在这里猜来猜去,不如直接去一探究竟。”

“去哪?”傅墨深问道。

乔以陌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你不会以为我今天一整天什么都没做吧?”

“当然是去徐天意的家中好好查一查!”

第二天,乔以陌早早的就起来了。

等她走出房间的时候,傅墨深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外面打电话。

“……对,大概几点上班?哦,他的手艺不错,有个应酬想预约他服务。”

“好,我知道了。”

乔以陌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这么早,你在给谁打电话?”

傅墨深又说了几句挂断了电话之后,才给她答案。

“料理店的老板娘。”

老板娘?

乔以陌对这个人好像还有点印象。

就是那个看起来和徐天意很亲昵的那个人。

“给她打电话做什么?”

乔以陌还有些没睡醒,大脑显然没有开机。

傅墨深叹了口气,语气中是浓浓的无奈。

“问清楚徐天意什么时候上班,并且预约他作为专职厨师。”

见乔以陌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傅墨深顿了顿接着说:“不然你一去到他家里,发现他人在家,你不觉得很尴尬吗。”

“哦哦,是哦。”乔以陌尴尬的笑了笑。

傅大总裁优点之一,腹黑心机深啊。

傅墨深向她投去一个有些嫌弃的眼神,把她的衣服丟了过去。

“徐天意八点钟就上班了,现在换上衣服走吧。”

乔以陌撇了撇嘴,但是还是麻利的换好了衣服,拿上装着女鬼的那个保温杯跟着傅墨深出了门。

根据她昨晚的记忆,两人驱车很快就到了那个小院子外。

“喏,就是这里了。”

说着二人下了车,就在乔以陌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身后响起一阵急促的大哥大铃声。

她回过头,看到傅墨深从口袋里掏出了通信录。

“什么事?”

乔以陌瞥见了傅墨深拿出来的通讯录上“穆云溪”三个字,心中顿时升起几分不好的预感。

突然,客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这电话来得也太是时候了吧?

果然,傅墨深挂断来到电话之后,对乔以陌说道:“我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和我一起去。”

一起去?鬼才和你一起去!她对小白莲的事情可没什么兴趣!

于是,乔以陌没好气的说了两个字:“不去!”

既然那么在乎那个小白莲,干脆以后就和她黏在一起算了。

做个连体人,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乔以陌在心中忿忿想道。

随后她也不管站在外面的傅墨深,直接转身推门就进了徐天意的院子。

原本乔以陌只是赌气,哪想到她已经进了院子有一会儿了,还是不见傅墨深跟进来。

她从院门探出头一看,外面哪还有傅墨深的身影了。

连人带车一起不见了。

乔以陌气得直咬牙:“好你个傅墨深,走就走吧,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