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

“咳咳!”

乔以陌在一阵尖叫声中醒来,几声咳呛后,窒息感渐渐褪去,眼前景象变得清晰。

她半个身子委顿在地,身下摇摇晃晃,车厢中混乱的人群抱头跑过,有几个甚至直接踩到她身上。

撑着栏杆起身,对上座椅旁边的西洋镜,乔以陌倒吸一口冷气,半晌都没从惊诧中缓过神来。

镜子里的人实在丑得难以入目。

赤红的伤疤还未愈合,皮肉翻滚着,从额角一直蔓延到下颌,衬上原本黑黄的面皮,丑上加丑。

这姑娘的容貌显然是被人故意毁了,难为她顶着这张脸还敢出门。

目光下移,微张的粗布褂子领口漏出一段纤细脖颈,上面赫然是两道黑紫的指痕。

乔以陌拍拍胸口,强自镇定,好在她接手了这副身子,以后她俩二为一体,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她堂堂玄门大佬,活了几百年了,可不是吃素的!

“她怎么又活了!”

一道粗嘎嗓音打断她的思绪,几个手持匕首的大汉将她团团围住。

“这小娘们倒是命大,眼瞅着咽气,转眼又活了。”

乔以陌冷眼看着他们,心中明了,是他们掐死这原主,她才得以魂穿过来,逃脱渡劫失败,身死魂消的命运。

“既然占了你的身子,自当为你报仇。”

为首的大汉狞笑着扑过来,就像之前一样,试图一只手掐死乔以陌。

不料他竟扑了个空,甚至都没看清乔以陌到底是怎么躲开的。

大汉恼羞成怒,拔出袖口的匕首,猛地刺去。

乔以陌微微挑眉,迎面攥住大汉刺过来的匕首,指节微动。

咯噔一声,杀猪似的痛呼声随之响起。

那大汉半跪在地上,疼得满头大汗,攥着骨折的手腕不可置信地望着乔以陌。

这小娘们怎么突然变得这厉害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上!”

话音落,几个大汉同时攻向乔以陌。

乔以陌嘲讽一笑,凭你们这群凡人也敢跟我斗法。

她不慌不忙,不待人看清动作,几个大汉便都仰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乔以陌正要逼问是谁让他们来的,车厢里莫名又多了一群手上带刀的人正挨个抓人查看。

她心中略微估量,到底是谁下这么大的手笔来杀她。

来人太多,她跟这具身体还未完全融合好,得速战速决才行。

她拾起地上匕首,再抬眼便见几人围住一个穿着长衫的白面书生。

冲着她来便是,何必为难旁人。

乔以陌身形鬼魅,几息间便解决了围住书生的精壮男子,刚要松口气,便又有人围攻上来,她想再战,手臂突然传来一阵酸软,身形滞涩。

乔以陌暗暗叫苦,这具凡人身躯实在孱弱,经不住她这么折腾。

晃神的功夫,雪亮的刀锋逼近,那书生突然发力,扑过来,护着乔以陌躲过利刃。

奈何躲了一次躲不过第二次,眼瞅着两人就要被刺了,火车停靠,外头传来滴滴的警哨声。

精壮男子眼中隐有不甘,但还是跳下车窗跑走。

地上委顿的大汉见状也要跑,乔以陌快步上前,一脚踩在他骨折的手腕上,捻动。

“说,你们是谁派来的?”

大汉痛的龇牙咧嘴,却还是不老实,想趁乔以陌不注意抽出裤脚里的匕首刺向她。

乔以陌一把将匕首夺过,刀锋紧紧贴在大汉脸上,缓缓滑动。

“你要是不说,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冰凉的刀刃搁在脸上,大汉身子瘫软,一张口把什么都倒出来。

“是乔夫人,她怕你回去抢了乔小姐和傅家的联姻,让我们在路上把你解决!”

闻言,白面书生意味深长地瞧了乔以陌一眼,眼色晦暗不明。

这便是乔家养在乡下,跟傅家长孙有婚约的姑娘。

得到想要的答案,乔以陌抬起脚,冲着地上几人呵斥。

“滚!我不想再看见你们!”

几个人连滚带爬离开。

乔以陌走到白面书生跟前:“你没事吧,抱歉将你牵扯进来。”

白面书生未置可否,倒是他的小厮一脸劫后余生,一直道谢。

“多谢姑娘救了我家少爷。”

话音落,警察同乘务员赶过来。

“傅少爷,您没事儿吧。”

傅墨深摇头,缓声开口。

“我没事,去看看其他人吧。”

警察散去,乘务员目光鄙夷地看着站在傅墨深身侧的乔以陌。

“这位小姐,我怎么不记得在车厢中见到过你,请出示车票。”

乔以陌愣住,她刚穿到这副身体里,只知道现在是八零年代,哪里知道有没有买什么车票。

乘务员了然,刻薄道:“瞧你这穷酸样也不像有的,快下去,还等人请吗!”

乔以陌无奈,正要抬脚离开,便被傅墨深叫住。

“车票我替这位小姐买了。”

小厮机灵地递上银元,换了一张头等车厢的票。

乘务员不情不愿地离开,临走前还不忘用余光剜了乔以陌一眼。

一个丑八怪,竟能让傅家长孙傅大少爷青眼,也不知是使了什么下作手段。

“谢谢你替我买票,钱我会还你的。”

乔以陌接过傅墨深递来的车票,脚下一软,栽倒在人家身上。与此同时,一阵轰鸣自腹中传来。

饶是活了几百年的玄门大佬也经不住如此尴尬的场景,脸色微红。

“小姐不必道谢,该我谢你替我解围。”

傅墨深坐回座位,示意乔以陌坐在对面,抬手唤乘务员过来上餐。

“作为答谢,我请小姐吃饭可好。”

乔以陌不好意思地点头答应,这具身体没有辟谷,也不知饿了几天,现在眼前一阵阵发黑。

要是再不吃饭,她兴许是魂穿后被饿死的玄门第一人。

热饭热菜摆了一桌几,乔以陌食指大动,心满意足地放下碗筷,刚好对上傅墨深探究的目光。

对上那双鹰隼般漆黑的墨色眸子,乔以陌暗暗心惊。

此人身上紫气环绕,她竟看不出他的命格。

略微思忖,乔以陌扯下一张餐巾纸,以茶水为笔,一同乱画之后递给傅墨深。

“你请我吃饭,我送你符纸,能保你平安。”

话音落,车子停靠到站,乔以陌不由分说地将符纸塞进傅墨深手中,头也不回地下车。

小厮瞧着远去的背影,啧啧:“这姑娘不光长得丑,还是个神棍骗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