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给我滚回家去

“怎么回事?说一下情况?”

“是他先打我的。”

“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你不惹他,他会打你吗?”

当时,余亮站在班主任刘作田的办公室里。余亮是一名高三学生,刘作田也是高三才接手这个班的,眼前这个学生余亮成绩一般,倒还挺喜欢惹事的,这不,又跟班上的体育生杨孝刚发生冲突了。他对眼前的余亮也是烦死了。

对于这种学生,刘作田一向也有他的办法,就是直接把他给赶回家。

这些年来,刘作田也是优秀班主任,每年代的班级考绩都是相当不错的,这也是有原因的。你必须得先把这些差生给赶回家去。那么,剩下的也全是成绩好的,这样一来,考绩自然会不错的。

眼前的余亮在班上七十名学生中间,也是占六十五名,这基本上是倒数五名的存在。这样的学生,如果你老实听话,或者家里有所表示,刘老师当然不会赶他回家的,但是这小子家长也没有任何表示,所以,他对眼前的余亮也有些看不起了。

看着眼前的班主任,余亮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人家是老师,手里握有生杀大权,余亮当然不敢跟他犟什么了。

“这样吧,你回去叫家长,如果家长没过来,你也不必来了。”刘作田说。

“老师,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以后一定不打架了。”

余亮也只能这样求老师,因为高一的时候叫过一次家长,高二的时候又叫过一次家长。这一次他实在不想再叫家长了。余亮也清楚,他的老爸也是一个要面子的人,上一次已经跟他说过了,再一再二不再三。

“如果有第一次再叫家长的话,你就不要再读了。”

爸爸的话音犹在耳,余亮也不敢去想像,再去叫家长会是什么情况啊。

“不行,你如果不叫家长,你也不必来了。”

刘老师也根本不给余亮任何还价的余地。然后,他挥了挥手,一付厌恶的表情,让余亮离开。

犹豫再三,余亮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回到家里,当他回到家时,父亲正在田里犁田。一边还有母亲在帮忙,见到儿子回来,母亲还有些高兴,问他吃饭了没有,她马上就回去给他做好吃的。

“妈不用了,我有事跟你们说。”余亮说。

“怎么啦?”一看到儿子这样一付表情,父母也是脸色一沉。他们以前也被叫过家长的,儿子成绩不行,性格也很刚强,怕是又在学校里惹了麻烦哦。

应该来说,老余的猜测还是十分准确的,尽管余亮吞吞吐吐,但他还是说了。

一听到又是叫家长去,老余有些生气。要知道,老余是个要面子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学校里去,他实在受不了。而且,每年寒暑假儿子拿回来的成绩单也是实在太差了。排名班上倒数五名以内。老余说:

“我看你还是不要读了,简直是浪费钱,我也不会再去了,丢死人了。“

“爸,我错了,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给你机会?我没有给过你机会吗?”

高一的时候也被叫过一次家长,高二又叫一次家长,这高三才刚刚开学一个月的时候,又被叫家长了。反正老余觉得面子上挺挂不住的。这个儿子余亮也太不争气了。

当然,儿子以前读初中时成绩还是不错的,也是班上前几名,镇上的中学也只有十个人考上县城一中,而余亮能考上,证明成绩还是不差的。可是眼下到了高中,成绩就一落千丈了,现在好了,居然混成倒数五名。

余亮没有说话,他看着眼前的父母,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样吧,你把铺盖卷背回来,跟我一起种地吧。”老余说。

说完,老余也不管不顾,继续去犁田。母亲张丽本来想给儿子做个饭,让他吃了饭再走,但是老余又叫住了她,不让她去。余亮这时也落泪了。

他也不得不离开。余亮也清楚,父亲的性格是什么样的,在这个家里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他也只得哭着离开,只是一想到就这么辍学了,从此要回家种地,或者像村里其他年轻人一样出去打工,他还真有些不甘心呢。

余亮走后,母亲张丽也看着儿子这样离去,心里有些不落忍。她刚要离开时,老余叫住了她:

“不要去。”

“可是就这样不让儿子读书了吗?”

“你也知道,儿子的命是什么样的,张天师早就说过了,他根本不可能考上大学,而且,命中注定也会在18岁生日那一天……”老余也说不出话来了。

母亲张丽听到老余的话,心中也是一震。是啊,儿子的命早就被附近龙虎山的张天师给算定了。事情要从十年前说起,当时才仅仅八岁的余亮跟同村的小伙伴在堰塘里游泳,别人家的孩子没事,他却溺水了。

身体已经硬了,母亲张丽哭得死去活来,老余也悲痛得不行。恰好张天师从这里经过,说他可以救儿子一命,当天夜里,余亮的父母抬着儿子向附近的山里,一夜时间走了二十里山路,边走边叫余亮的名字。终于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把余亮给叫回来了。

“你的儿子命中有此劫,现在我逆天改命,除非你们让他跟我上龙虎山修道,否则,你儿子在十八岁还将经历大劫,失去生命民。”张天师说。

当年的老余根本不信张天师这一套,再说了,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他又怎么舍得让余亮去跟张天师修道。而且,张天师的意思是,要在山上修道十年,十年不许下山。

“封建迷信,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老余说。

但是现在随着时间越来越临近,老余也越来越相信张天师说过的话。当年张天师让老余不要随便外出打工,放弃外面的一切生意,否则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老余后来的生意失败,打工也弄伤了腿,让他不得不信张天师的话来。最后只好返回家乡,不离开城里,至少从来不离开韩集镇,他甚至很少去县城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