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镇北虎符在此,请众将士起身竖枪

“青龙使似乎是被一击震碎丹田而亡,死亡时间大概不超过半个时辰。”

白虎使当众掀开了青龙使的上身衣物,露出鼓胀乌黑的小腹。

“屋内可有打斗痕迹。”李纯德皱起眉头再一次询问道。

“没有。”白虎使摇了摇头,“我进入屋内,青龙使就如睡觉般躺在床上,原先我还以为他睡的很死,没想到等我掀开被褥,发现他是真的死了。”

“虽然我们李府内的守卫大部分都在这里,可受到家主的吩咐,还是有一部分护从在府内交叉巡逻的,我刚刚已经问过那些巡逻的守卫,他们在巡逻期间并未发现府内有什么异样。”

白虎使不敢有任何隐瞒,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知道的和调查得来的全部说出。

此时,刘贸也蹲下了身姿,在查看着青龙使的死因。

刘贸站起身,对着陈鹤小声道,“世子殿下,这青龙使的死因确实如那护从所说的差不多。

现在青龙使已经死了,事态陷入了死无对证的僵局,世子殿下,你觉得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刘贸看着地上青龙使的尸体,他也感觉到了这件事情,可能并没有如之前李纯德推断的那般简单了。

陈鹤将用手指扣了扣鼻尖,呵呵傻笑道:“刘叔,既然现在人已经死了,那不就只能用一个最简单的办法了么。”

“什么办法?”

“你带着三千铁骑,进入李家搜查一番不就好了,如果能在李府内找到那柄我丢失的祖传太阿剑,不就说明那潜入我家偷取太阿剑的人,就是李家人么。

如果找不到,不就真是另有其人。

有如此简单的方法,刘叔为何不用呢?”

听道陈鹤的所谓简单妙计,刘贸额头冷汗直冒,带兵私自搜查一名三品大臣的府邸,这TM还想活么。

这种胆大的妙计,应该确实只有陈鹤这种天才才能想出来。

“世子殿下,这个方法虽然简单,可行不通啊。

根据我们大夏王朝的律法,除非是我们手持天子手书圣旨,不然在没有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是不得私闯朝廷重臣府邸的,也就更不用说我们要硬闯李府进行彻底搜查了。”

“刘叔,天子手书的圣旨我们虽然没有,可我如今有比天子手书圣旨更牛的东西啊。”

“啥!”刘贸不假思索,随口问道。

“我的祖传太阿剑啊,我可是听闻了,当年先帝赐给李家先族太阿剑时,他可就亲口说过,拥有太阿剑者,可以行使先斩后奏权力。”

“如今李袁将祖传太阿剑卖给了我,那就说明那柄祖传太阿剑,就是我陈鹤的了。

虽然我现在没有太阿剑在手,可我有交易字据在手啊。

如此说来,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行使先斩后奏的皇权了。”

“刘叔,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刘贸:“……”

刘贸可能真是老了,既然一下子没能捋通陈鹤所说话中的逻辑关系。

“刘叔,刘叔,你想的咋样了。”

刘贸:“世子殿下,你推断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

什么叫有一点道理,简直就是无懈可击的逻辑关系啊,我刘贸怎么突然就感得自己的脑子,还不如一个傻子了呢。

买别人的剑杀别人,世子殿下,你真TM个天才。

可我刘贸不能就这么对你明说,因为我怕你会乱来。

“刘叔,你既然都觉的有道理,那就行。”

刘贸:“……”

行?刘贸看着一脸笑容的陈鹤,感到对方的笑容咋就那么贼呢。

陈鹤一步向前,一手伸出指向脸色极为难道的李纯德,一脸嚣张道。

“如今青龙使已被你们李家灭口,足可证明你们李家是做贼心虚,本世子如今只给你们李府两条路走。”

“一,主动交出祖传太阿剑,并赔偿本世子三千两黄金的精神损失费,此时就此作罢。”

“二,如果你们李家选择继续负隅顽抗,那就由我身后三千铁骑亲自出马,踏平你们李家尚书府,先拿回祖传太阿剑,再自取三万两黄金做为我三千铁骑的出手费。

李老王八,本世子现在只给你十息时间考虑,十息过后,你若是还没能做出选择,本世子就当你选择了第二条路。”

李纯德看向一脸嚣张的陈鹤,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

“无知蠢货,你倒是数啊,李某人今日就站在这,我看谁敢越我身后半步。”

跳梁小丑,愚不可及,陈霸枭你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

没等陈鹤开始报数,老将刘贸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恳请陈鹤不要肆意妄为,以免连累了大将军和四十万边军士卒。

“世子,不可啊,李纯德手中毕竟掌握着我们边境铁骑的军用粮草运筹大权,若是今日我们彻底得罪了李纯德,日后受苦的可还是我们镇北边境那四十万袍泽啊。”

“老将刘贸在这恳请世子殿下,就此收手,为边军四十万士卒留一条活路!”

陈鹤神情平淡,一切都在他的意见之中,“刘叔,如果我陈鹤今日要执意踏平李家府邸呢?”

“如果世子真要执意如此,那老将刘贸愿舍去这条老命,今日就算跪死在这,也要阻拦世子殿下的脚步。”

陈鹤点了点头,回过头,看向身后三千铁骑大声道:“那你们呢。”

闻言,三千铁骑齐齐跪下。

“我等三千铁骑恳请世子殿下,就此收手,为我等四十万边关袍泽留一条活路。”

李纯德见此一幕,神情中的嘲讽之意更盛。

陈鹤转过脑袋,看了一眼鼻孔朝天,一副有恃无恐的李纯德李大人一眼。

原本木讷呆滞的表情,逐渐化为冰冷。

在心中默念,你李纯德是一个好人,我陈鹤更要做个好人。

陈鹤没有在看伏地不起的刘贸,他并不是怪他,更不会怪他。

对于一个在边境为国杀敌,守国门近三十年的老将,陈鹤对他只有敬重。

“刘叔,如果今日不是我陈鹤在这,而我爹镇北王站在你面前,面对同样的问题,你又如何选择。”

刘贸没有任何犹豫,干脆了答道:“不会有选择。”

“好!”

“刘叔,如果我说,其实此事是我父亲在背后授意,你又会如何选择。”

闻言,刘贸突然浑身一颤,一双老眼挣如铜铃,瞬间充满血丝,言语颤抖道:“老将刘贸同样不会做出选择。”

“好!”陈鹤又是一个好字出口。

随即一块镇北虎符被他高高举起,高声道:

“镇北虎符在此,请众将士起身竖枪,对敌!”

周围先是一片寂静,随后就是一道哭腔率先在陈鹤身前响起,“老将刘贸,在此领命!”

随即,三千铁骑纷纷起身,竖起手中长枪,“我等三千守城铁骑,得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