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来自陈鹤的秋后算账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一只传信鹰隼振翅而飞……

“雷叔,你去帮我盯着那个老匹夫,只要他一出关,就立即传音给我,记住,你们不用出手……”

黑夜内,一道黑影一闪而逝。

院落内,陈鹤负手而立仰头望天,眼眸深邃意气风发。

今夜,我要震惊整个大夏王朝。

陈鹤拉开别院大门,怀中抱剑的护从,少年阿良正依靠在门边守夜打盹。

“阿良!”

听到自家主子呼唤,本就半睡半醒的阿良,瞬间惊醒,用手拍了拍脸颊。

“嗯?世子殿下是你要拉屎么,走吧,我陪你去。”

陈鹤拍了拍阿良的肩膀,柔声道。“今晚不拉屎,我们去取剑。”

阿良翻了个白眼,瓮声瓮气道:“世子殿下,都怎么晚了,还瞎折腾啥呀,取啥剑啊,明天天亮了再去取呗。”

“不行,我的太阿剑丢了,今晚不取回来,我睡不着啊!”

“刚刚有人进院偷走了我的太阿剑。

你看这块玉牌,就是从那小偷身上掉落下的。”

说完陈鹤就将一块,表面雕刻有龙纹的碧绿玉牌递给了阿良,并开口问道,“阿良,你能认识这块玉牌么?”

阿良狐疑,今夜进小偷了?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不会是世子殿下你又在逗我玩吧。

这么晚玩捉迷藏可不好。

不过当他接过陈鹤手中递过来的玉牌后,脸色瞬间大变。

连忙俯首,跪倒在地,“请世子殿下责罚,是奴才阿良马虎大意,才让青龙使那贼子潜入别院,盗走了世子殿下的太阿剑。”

“奴才阿良罪该万死,还请世子殿下治罪。”

阿良匍匐在地,心中愧疚难当,如果这次不是青龙使为了偷取太阿剑,而是来杀陈鹤的。

那种后果,阿良想都不敢想。

“阿良,你快起来,治你什么罪啊,东西丢了,拿回来就是了。”陈鹤俯身就要将跪倒在地的阿良搀扶起来。

可,阿良的犟脾气又上来了。

陈鹤现在可没那心情去惯着他,脾气犟不能惯,越惯越起劲。

陈鹤直接一个飞踢,就将阿良踹倒在地,然后还没等阿良做出任何反正,他又是数个连环踢踢出。

脚力之大,超乎阿良的想象,疼了他心中直叫余香。

“阿良,你爽了没,没爽的话我再送你几脚。”

“世子……”

砰砰砰……又是几脚。

“你只需说爽与不爽。”

这下阿良没敢再多说一个字,“爽!”

陈鹤露出傻笑,“你爽了就好,爽了就去帮我去请帮手去。”

“你现在去城内刘将军府邸找刘叔,就说我被人欺负了,让他在一刻钟内召集城内所有守城铁骑三千,帮我去找回场子。”

说完,陈鹤掏出一块独属于他的身份令牌,递给了阿良。

“这是我爹给我的世子令牌,他见了自会知道怎么做。”

“三千铁骑?世子,你这次玩的是不是有点大?”

“大个屁,难道本世子就只配玩十人以下的小游戏么?”

“十人?那也挺多了……”

“滚……”

一刻钟后,整的镇北城内铁蹄震震,三千铁骑皆是手持长枪,铁甲铮铮。

铁骑浩浩荡荡,陈鹤与阿良共骑一匹战马。

阿良是不是回头张望,头皮发麻。

而陈鹤可就没有阿良那般心思了,他死死抱紧阿良的腰,闭上眼睛,及其僵硬的坐在马背之上,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坠落下马。

“将军,这次我们这世子殿下,又要让我们陪他玩哪出啊。”

守城将军刘贸身侧,一名心腹年轻将领小声嘀咕道。

“我听世子的侍从阿良说,我们的世子殿下之前用三百两黄金,在李尚书的公子李袁那买了一柄太阿剑。

就在刚刚,太阿剑又被李袁的身边侍从的给偷了回去,我们的世子殿下觉得对方不讲道理,出尔反尔,心里有气,所以叫我们去给他讨回一个公道。”

刘贸是跟随镇北王征战沙场的第一批老将之一。

因为久战杀敌,身上早已留下不可根治的伤疾,所以如今才会被镇北王陈霸枭劝退了战场,成为如今镇北城的一名守城将军。

“太阿剑?就是那柄由大夏第一任先皇亲手送给李家的那柄传世古剑?”

“难道是李尚书的公子疯了不成,那柄太阿剑可是十大传世古剑之一啊,怎么三百两就给卖了?难道他就不怕李尚书知道后,打断他的三条腿么。”

刘贸的这名心腹听完刘贸的讲述,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可是太阿剑啊,先不说此剑本身的珍惜程度。

就单说它所存在意义象征,那就价值连城不可估量啊。

当年先皇送给李家太阿剑,就如同如今圣上颁发给重功之臣的丹书铁券,可免一死。

所以,不要说三百两黄金了,如果是他王莽,三百万两黄金也不会买啊。

“呵,李尚书的公子当然不会疯,就算他真的疯了,你认为李尚书会跟着他一起疯?”

“没有人会疯,只有我们的世子殿下太……唉,枉我们大将军铮铮铁骨,枭雄一世啊,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好’儿子啊。”

老将刘贸不知不觉痛心疾首,视线很快模糊,那一道伟岸的挺拔身姿,似乎就在的他眼前,“大将军!”

“三百两黄金……可买多少甲胄,可买多少粮草,可让我们边外战场上,少死多少袍泽,少死多少少年郎啊!”

听到身边自己长官的痛心低喃,年纪尚青的王莽紧紧握住手中长枪,眼神死死的盯着那个白衣世子的背影。

“如果你不是一个傻子,大将军恐怕早已自己称帝,我们镇北军四十万将士又何必腹背树敌,进退两难……”

前方陈鹤,似乎是突然感受到了什么,后知后觉,只见他突然回头对着王莽咧开一个充满傻气的微笑。

王莽先是心中一惊,后又狠狠的回瞪了一个白眼,“傻缺!”

“王莽,不得无理!”身侧老将刘贸自然看到了自己手下的这个小动作,连忙开口低声呵斥。

“是,将军,属下知错了。”

“其实啊,这一切也不能全怪我们世子殿下,人啊,总是喜欢将恶意强压在弱者身上,却总是不去探索事情发生的究其根本。”

“当年我其实也和你们一样,认为世子殿下如果能像大将军那样雄才大略,我们这些镇守边关的将士处境,是不是就不会像如今这般糟糕艰难了。”

“是不是,大将军早就反上称帝了,我们这些老将是不是也终于可以苦尽甘来,封王拜相了,就算最终死后还能让后辈子孙享受自己生前福泽。”

“其实啊,我们都错了,大错特错了。”

“如果世子不是……愚笨之人,当朝天子恐怕早就坐不住了,侧卧之榻,岂能容他人酣睡,一个手握四十万铁骑的异姓王,就已让当今天子寝食难安,如果在加上一个潜力无限的世子殿下,那后果会怎样,不堪设想。”

“仙人一怒,伏尸百万啊。

我们大夏王朝的底蕴,可不单单只是百万雄狮啊。”

“将军,你意思是说我们大夏王朝背后有仙人坐镇?”

“当然啦,没有仙人坐镇的王朝怎么能做到千年而不倒。”

“那将军你见过仙人么?”

“当然!”

王莽眼中立刻绽放出崇拜的神采,“真的?”

“当然……是假的……哈哈哈!”

“靠!”王莽翻了个白眼。

老将军刘贸收起笑容,又恢复了不苟言笑老将之风。

“世子殿下,也多亏了你是个傻子,要不然,大将军恐怕早就要受那白发人送黑发人之苦了。”

“我镇北四十万铁骑又能剩下多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