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好人榜(下)

吃过晚饭,陈鹤就将自己锁在屋内,从床底掏出一本黄皮小册子。

封面上,有三个用毛笔书写的简体汉字,‘好人榜’。

陈鹤研朱执笔,翻开第一页。

好人榜

第一名:五爪大蜥蜴。

好人指数:十颗星。

上榜理由:知人善用,为人明察。

第二名:无德仙师。

好人指数:八颗星。

上榜理由:教导有方,德高望重。

第三名:焦小娘。

好人指数:八颗星。

上榜理由:持家有道,温婉淑良。

第四名:陈小妞。

好人指数:七颗星。

上榜理由:一身正气,可爱天真。

……

翻到第三页。

第十四名:贾正景。

好人指数:五颗星。

上榜理由:心中浩然,正直无双。

第十五名:李袁。

好人指数:四星半。

上榜理由:好色有品,足智多谋。

陈鹤用左手压住页面,右手执笔点朱,先从第十四名开始了披红。

贾正景,功德圆满,倾家荡产。

笔尖又落在第十五名上方。

李袁,厚德溢满,丟祖散财。

陈鹤再一次翻动小册页面,直到小册页面上不在出现排名和人名,而是一个个商铺的店名。

陈鹤没有再去选择逐个去披红,因为店名太多,排的也太密。

陈鹤大袖一挥,在整个页面上只批下八个大字:吉时已到,百倍偿还。

陈鹤做完披红,将小册收回墙内暗阁,顺手又从中拿出一个紫檀木盒放在桌面上。

陈鹤抽出一张白纸,这次用黑墨书写,字体笔锋浑厚,排字洋洋洒洒。

陈鹤写完,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错字后,打开木盒,取出其中一方虎印。

盖印合纸,大功告成。

做完这一切,陈鹤拔来门栓,卧床开始发呆。

……

“铛铛铛!”

“大郎,该喝药了!”

“进来吧,小娘,我在等你呢。”

房门被推开,陈鹤从床上坐起。

一个身材婀娜,眉心有一点朱砂痣的丰腴妇人,手中端着一碗药汤从门外款款而入。

“小娘,加糖了么。”

“加了加了,我知道大郎怕苦,所以每次都会比上一次多加一点糖的。”

“大郎,快喝吧,药要趁热喝,这样药效才好,大郎脑子灵光的才快。”

妇人将汤药递给陈鹤,眼神温柔似水。

“小娘,是不是我的脑子没救了,要不然,怎么喝了十几年的药,我脑子还不见一点灵光呢。”

陈鹤接过汤药,表现出如智童般的抵触作为,故意用话拖延时间。

“呵呵,大郎你可别瞎说,会好的,在多喝几次肯定会好的。”

“大郎听话啊,快喝,不然等会真的就凉了。”

“哦。”

“沽隆隆。”陈鹤闭上眼睛,一饮而尽,沾了满嘴药渍。

丰腴妇人接过汤碗,拿出绣帕帮陈鹤擦去嘴边药渍,“大郎,喝了药就早点休息吧,小娘走了啊!”

“嗯,我头晕,是该休息了。”

房门被重新关上,出了院落的妇人一脸嫌弃的将手中绣帕丟入院外的竹篓,“这小杂种,怎么还不死,恶心人的东西。”

其实陈鹤早在三年前就死了,死在了一碗碗心灵鸡汤中……

陈鹤竖耳倾听,察觉妇人已经走远,这才立马起身旁腿而坐,开始运转体内灵气,去除体内毒素。

“娇小娘,你跟你的姘头早晚都会死在我手上。”

陈鹤一想到自己老爹如今头上一片绿油油,就狠的牙痒痒。

陈鹤吐出一口浊气,又到院内井边洗了把脸,回到屋后,又开始做起了另一件大事。

陈鹤从桌子底下拖出一推今天才买来的瓶瓶罐罐,古剑戒指啥的。

一件件的挑选,将那些高仿的,做旧的假货通通扔到一边,挑出其中真正具有很长年岁的老物件,一一分类摆放在桌面上。

分类完毕,陈鹤拖来凳子正襟危坐,又从抽屉内拿出那柄已经用过无数次的匕首,开始了幸运大鉴宝。

陈鹤开始从两柄古剑入手,一柄古剑剑体锈迹斑驳,两侧剑锋皆是缺口严重。

另外一柄则是更惨,将剑身从剑鞘中拔出时,它就已经只剩下了一半。

陈鹤用匕首划破指肚,将鲜血分别滴在两柄古剑之上,同时又用一只手输出体内灵气灌入剑身。

他这是在用滴血认主和灵气唤醒,这两种法子双簧齐下,毕竟前世小说中唤醒金手指的方法,就数两种最流行,也最有效。

“碰!碰!”两柄古剑不堪摧残纷纷炸碎。

神兵利器认主计划失败。

陈鹤接着又如法炮制,对那几个陶罐陶瓶下手了,“砰砰砰!”又是三声炸裂声回荡屋内。

偶得魔罐神瓶计划再失败。

此刻陈鹤身前也就只剩下了几枚古戒和几本破书。

陈鹤将几本破旧古籍一一粗略翻过,发现都是些记载野史或是诗赋的驳杂书籍。

获得无上功法秘籍计划再再失败。

接下来就只剩下那几个,苦哈哈躺在桌面上的古戒指了,可最终的结果,同样也没有出现任何意外,老爷爷没出现,戒指倒是融化的一干二净。

偶遇老爷爷指路计划再四失败。

最终的结论是,今天又是陈鹤寻找金手指失败的一天。

陈鹤早已习以为常,所以并没有觉得多么伤感颓然。

他起身拍了拍衣裳上,因陶瓷等物炸碎后溅射留下的残渣。

正要准备离开屋子,去找阿良那小子去干大事的陈鹤,突然就看到自己这间屋子的大门,不知何时就被人从中间打开了一条缝隙。

走近一看,门缝下方正有一个肥嘟嘟的小脑袋,从屋外伸进屋内,一脸狗巴巴盯着陈鹤。

陈鹤见到这一幕,突如醍醐灌顶,五雷同时在他心间炸开,似乎一下子,他就明白了一切。

“难道……我的金手指就是它,难道我要走的是御兽路子?”

难怪,难怪我把你扔出去那么多次,你总能够一次次自己找回来,回到我的身边。

“狗兄,屋外凉快,你快进来坐。”

陈鹤一把抱起灰狗二哈,放在桌面上,“狗兄,你能说话不。”

灰狗二哈坐在桌面上,浑身颤抖坐地不安。

“狗兄别怕,如果你真的无法口吐人言,你给我试个眼色也是可以啊!”

灰狗二哈越发躁栗不安,开始低头在桌面边缘来回徘徊。

陈鹤按下性子,不再开口发问,而是利用自己的养狗多年的心得,开始了对这条狗的细致观察。

上一世他也曾养过一直泰迪犬,从小一直养到成年,后来因为那只泰迪的色品太差。

陈鹤也自认为,那只泰迪犬跟了他简直就是屈了才。

于是,他就把它送给了自己的高中同学阿宾,他觉得他俩的气质才更搭。

因为陈鹤养狗的经验还算丰富,所以经过一番观察后,他就逐渐对这条二哈幼崽彻底死了心。

直到最后,他几乎已经可以断定,眼前这个,就是一条普通的二哈幼崽。

陈鹤叹了口气,一把拎起二哈幼崽脖子上方的皮肉,冷声道: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还不说话,我就让你再飞一次。”

二哈幼崽这次,似乎真的是被陈鹤的威胁给彻底吓到了。

肥嘟嘟的小身子突然猛地一个激灵,撒了陈鹤一胸口的……甘露。

陈鹤顿时怒火中烧,一个健步如飞就来到了屋外院中,抓狗手的手臂迅速三百六十疯狂旋转。

这次,似乎他已经下定的决心。

接下来的这一扔,一定要将手中这只孽障二哈,给扔出自己脚下的这片世界。

陈鹤不知抡了多少圈手臂,似乎是觉得自己的已经蓄势到达的顶点,就听他爆喝一声,

“走你!”

二哈幼崽就被他狠狠的抛飞了出去,夜色黑暗,不知所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