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好人榜(中)

贾正景虽然忍得也很难受,可他的城府终究要强过,李袁这个只会在女子肚皮上逞凶的十足纨绔。

看到李袁可能马上就会暴走,贾正景连忙一把夺过对方手中的长剑。

又用另一只压住李袁的一侧肩头,掌心狠狠用力,他希望能用疼痛换回李袁的一点理智。

果然,李袁肩头吃痛后,扭曲的脸庞一下子就恢复了正常,眼中的厉色也淡去了一些。

“世子殿下,你拔出此剑再看看,既然是李兄家的传家宝,肯定不会那般不堪的。”

贾正景将长剑递给陈鹤,从始到终都是一脸的和气。

“哦,好的,那我再看看。”

陈鹤接过长剑,“呲溜”一声,拔剑出鞘。

陈鹤举剑超过头顶,阳光照射下,长剑寒光逸逸,剑体通透且薄如蝉翼。

“李弟,好剑啊!”

陈鹤声音之大,忍得街道上的行人纷纷侧目。

李袁差点就一个没忍住,吐出一口老血。

他是傻子,他是傻子,而我不是傻子,我不能和他计较。

李袁再心中默念,以此为自己洗脑。

陈鹤剑长剑放到眼前端详,嘴中连连趁好。

“李弟,袁弟,好剑,确实好剑啊!”

“李弟,你开个价,本世子买了。”

季袁和贾正景终于听到了自己想听的话,差点就要激动哭出来了。

太难了。

“李兄,快报价啊,还愣着干嘛。”

似乎是幸福来的太突然,李袁都有些懵了。

李袁眼中的凶厉已经全部褪去,又露出一副我们还是好兄弟的温煦表情。

“三百两黄金。”

“好,成交!”

陈鹤没有任何犹豫,从怀里掏出个两袋子,“额,这里有二十锭金元宝,也就是二百两黄金,好像还差一百两啊。”

陈鹤将两个钱袋子故意在双手间颠来颠去,忍得身前两人一阵眼热。

两百将黄金啊,他们要是有了这笔钱,他们中只要任何一个,都能够睡镇北城第一花魁最少十次了,两人分摊,那也能一人睡五次不是。

“这剑你们先拿着,我们要公平交易,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李弟,贾弟,你们等等啊,我那护从手里应该还有一些金子,我去去就回。”

“世子殿下,你去你去,我们不急的啊。”

嘴上说着不急,其实心里十分猴急。

还是傻子的钱好骗啊,都不带还价的。

见三百两黄金马上就能要手,李袁与贾正景二人将之前所受的憋屈,完全都抛出了脑外。

此刻陈鹤在他们眼中哪里还有可恨,有的只有可爱,傻的可爱。

陈鹤好言相劝,苦口婆心好一阵子,少年阿良才不情不愿的从自己怀里掏出一个钱袋子,然后就彻底背对向陈鹤,生起了闷气。

陈鹤一手拎着三个钱袋子,一路屁颠屁颠的朝着这边返回。

而在李袁与贾正景眼里,像他们跑来的哪里是什么傻子世子啊。

简直就是一个闪着万丈霞光的送财童子啊。

陈鹤重新将三个钱袋子塞入怀里,从袖子上撤下一块布帛。

咬破手指,当着二人的面就开始在布帛上写起来。

李袁与贾正景二人早已对陈鹤的这一番操作见怪不怪了。

“今日我镇北王世子陈鹤花三百两黄金,收得户部尚书嫡长子李袁祖传太阿剑一把,特此立据。”

“呵呵,李弟,老规矩啊。”

陈鹤将布帛递给李袁,李袁对陈鹤这套傻讲究早已熟稔。

接过布帛,咬破手指,就在布帛上留下自己的大名‘李袁’二字。

李袁将布帛又按照老套路的递给一旁的贾正景。

贾正景也同样没说什么二话,也是个狠人,咬破手指,直接在布帛上写上六个字:见证人,贾正景。

李袁此人心思细腻,一开始时他肯定还是会疑神疑鬼,怀疑镇北王府有人要给他和李袁二人下套子。

可经过一两次的开头试探,发现镇北王府对这傻子世子所做出一切的傻事,都是抱着听之任之的态度后。

他这才彻底放下心,也彻底放飞了自我。

正所谓夜路走多了,也就不怕撞鬼了。

骗九次是骗,骗十次也是骗。

久而久之,熟能生巧,也就多多益善了。

反正每次都是李袁这个二货当出头鸟,就算以后镇北王府借此事向他们两家发难。

那也是李袁他爹这个正三品户部尚书李大人先顶着,之后才能挨到他那个四品礼部侍郎的爹。

而且自己只是个见证人而已,又不是行骗人。

就算是事后东窗事发,镇北王府要秋后算账,最坏的结局,最多最多也就是让自己老爹出面,给眼前这个傻子世子赔个礼道个歉的事而已。

一个赔礼道歉就能换来,实打实几千两的真金子,我爹知道后,恐怕也会夸奖他贾正景持家有道吧。

可能他爹到时候还会觉得,自个脸上有光。

毕竟满朝文武,有哪一个做出过这番一脸值千金的壮举来。

陈鹤将签有二人姓名的布帛收好后,接过太阿剑,他同时也递出手中三袋金锭,莫名其妙的就傻乐呵道:

“李弟,贾弟,你们真是好人。”

“呵呵,哪里哪里,世子殿下才是这世上最好的人!”

李袁竖起大拇指,陪着笑道。

撒财傻子可不是这天底下最好的人么。

回家的路上,陈鹤走在前面,少女余香跟在后面,而作为要时时刻刻护卫自家主子安全的侍从阿良,倒是落在最后面。

闷闷不言,埋头走路。

陈鹤突然停住脚步,回头呼喊,“阿良!”

少年阿良双耳不闻,更本不想搭理陈鹤。

“阿良!”

“阿良!”

“……”

陈鹤似是做出了,你不答应我就要喊到你答应狠心,孜孜不倦,乐死不疲的一句句喊着少年的名字。

少年阿良很是苦恼,实在是被自家世子烦的不行,最终只能不情不愿的回了两字。

“干啥?”

陈鹤听到少年回应,连忙就是喜出望外,连忙借坡上驴的折返向少年身侧,伸出右手一把搂过阿良的后背双肩。

“阿良,我听说,你一直想要找一柄能称合自己心意的飞剑?”

阿良本就是沉默寡言的性子,听到陈鹤这明知故问的询问,少年阿良懒得作声。

“阿良,你看我手中这柄太阿剑如何啊,合不合你心意?”

陈鹤抽出太阿剑,来回在阿良面前摆弄显摆,模样很是欠揍。

阿良一看到此剑,就心中怒气升腾,没好气道:“一柄垃圾,我阿良才不要。”

“嗯!你说的对,这柄剑确实垃圾。”陈鹤收剑入鞘,将其连同剑鞘一并插入少年背后布囊,附和道。

“世子殿下,你也看出这柄剑是个假货?”

“我当然知道这只是一柄普通的剑,不过不是什么假剑,剑哪里有什么真假,剑只能分品质有好有坏而已。”

听到这番话,少年猛然抬头,死死看着眼前的自家世子,这种暗含学问深意的话,是自己主子能说出口的?

不过自家世子眼眸内依旧是充满傻里傻气,还自告坦诚的憨憨傻笑道:“我听我爹说的。”

果然如此,少年眼中的希冀神辉渐渐淡去,反而转瞬充满了愤怒和侮辱,他大声质问道。

“既然世子殿下早都知道,这只是一柄普通的剑,为何还要选择被他们去骗,我们拦都拦不住。

甚至为了它,世子殿下还扬言要杀我全家。”

少女余香听到这次情况不对,立马跑了过来,一把将此刻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阿良拖到自己身后,怯生生的开口道:

“世子殿下,阿良就是一个榆木脑袋,说话向来没有分寸,所以……”

“所以什么?所以求我不要杀阿良全家?

哈哈哈,这小子从小就是个孤儿,哪有什么全家给我杀啊。”

“两个傻瓜!”

陈鹤哈哈傻笑,拂袖而去,留下少年少女呆愣当场面面相觑。

“额,对哦,我都被气忘了自己原来还是个孤儿事了。”

回过神来的少年阿良,对着少女露出一个含带歉意得尴尬笑容。

“呆瓜!”

“啪叽!”

少女气呼呼在少年胸口锤了一拳,她没有习武,力道自然不大。

接着就是,头也不回的朝着自家世子远去的方向,追赶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