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好人榜(上)

“嘿,世子殿下,今日总算让李兄给偶遇上你了。”

就在陈鹤考虑晚上是吃狗肉火锅,还是吃狗肉夹馍时。

他的前方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爽朗大笑。

陈鹤闻声,迅速掩去眼中凶性,转回头,眼色呆板。

“李弟!”

陈鹤的神色有呆转喜,如他乡遇故知。

陈鹤一步踏出,将少年少女挡在身后。

“额……”

来人正是户部尚书之子李袁和礼部侍郎之子贾正景。

还有他们四名护从四使,分别是李袁的青龙使和白虎使,和贾正景的持剑使和握刀使。

李袁听到陈鹤张口就是一个李弟,心中就是一阵窝火,这不明显着占自己便宜么。

可一想到对方是个傻子,李袁就瞬间没了再要和对方计较的心思。

贾正景看到乐呵呵的陈鹤后,心里也极为乐呵,人傻钱还多,简直就是遇陈鹤如遇财神爷啊。

“世子殿下,你快过来,李兄有好东西给你看。”

贾正景对着陈鹤招了招,心里已做好随时捡钱的准备。

“世子殿下,不可,他们……”

护从阿良和婢女余香在看到自家的世子殿下,在听到对面二人的招呼后,毫不犹豫的挪动脚步时,他们连忙开口想要阻止。

李袁和贾正景是什么样的人,整个镇北城谁人不知,跋扈嚣张,欺男霸女,什么坏事他们没做过。

“没事,他们都是好人,是我的好兄弟,你们就留在这,我去他们看看有什么好东西。”

陈鹤回头,对二人展露出一个很欠揍的傻笑,然后加快脚步速度,选择独自一人向着一行六人走去。

好人?他们若是好人,那天底下哪里还有什么坏人。

少年与少女在心中同时绝望的想到。

少年阿良在陈鹤走出三四步后,也踏出了脚步,保持与陈鹤同样的速度,心中决绝,一言不发。

少女余香则是选择留在了原地,毕竟她不会武功,去了也帮不上忙,有可能还会关键时刻成为阿良的累赘。

少女眉眼低敛,手袖掩口泫然欲泣,她这是在为侍从阿良感到担忧,更是为自家世子殿下感到委屈,

自家世子明明那么好,可为什么所有人都想要欺负他。

李袁看着跟随陈鹤身后的阿良,眼神阴翳,对着身边的两位分别从使了个眼色。

两位护从得到自家主子示意,心领神会,二人纷纷伸手,将手搭在腰间长剑的剑柄之上。

然后二人大步流星,与迎面走开的陈鹤擦肩而过。

陈鹤眼色一冽,右手无意间摸过青龙使得腰间。

街头人影窜动,陈鹤这么个小动作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小子,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你最好规矩点,不然这次你就不再是,被打断一条手臂或是一条腿那么简单了。”

被李袁赐为青龙使得中年人舔了舔嘴唇,眼神玩味,对着少年阿良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阿良不为所动,执意拔出背后一柄长剑,剑尖向前,他早已做好要与对方玉石俱焚的准备。

陈鹤前进的脚步突然一停,扭头看向后方,大声呵斥道:

“阿良,回去!”

阿良闻斥,握剑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心中憋屈,愤懑,不甘,五味杂陈。

“世子殿下……”少年阿良双眼模糊,悲愤高呼。

“回去,不然我杀你全家。”

这一次开口,陈鹤显得更加绝情绝义。

“啧啧啧,好一对忠仆愚主啊,小子,我真替你感到不值。

不如你来我们尚书府,以你小子的才能和忠心,我相信我家少爷肯定很愿意收下你的,说不定你就是下一个第五使呢,怎样?这不比你跟在一个傻子后面强的多。”

白虎使要比青龙使圆滑一些,他更喜欢动脑子,所以李袁对他的器重,要远高于其他三使。

他开口循循善诱,如果能将这少年挖到自家少爷这边,不仅能为自家少爷招揽到一位忠心爱将,同时也能狠狠的打那傻子世子一耳光。

若是这阿良真能被自己诏安,到时候,那他在自家公子那里,能得到的奖励肯定不会少。

“阿良,听世子殿下的话,他们最多也就是骗点钱,这里是镇北城,世子殿下不会有事的。”

少女余香见自己世子发怒,她真怕一主一仆,一个真傻一个真倔。

他与阿良一起照顾陈鹤多年,她早已将阿良当做自己半个亲人,他可不想阿良的倔脾气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她鼓起勇气,快步上前,在阿良耳边开始劝解。

“我知道世子殿下不会有事,可我就是心里不甘。

凭啥就只有他们欺负我们世子殿下的份。

我就是想要让他们知道,我家世子殿下好欺负,可他的护从阿良不好欺负。

谁要是想欺负我家世子殿下,就先要问过我阿良。”

少年发自肺腑,绝非故作阳奉阴违。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阿良对我们世子殿下最忠心了。

我也知道你阿良不怕死,可你想死也要死得其所不是,你要是现在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世子殿下的怒火中,那叫怎么一回事啊。”

“我知道世子殿下其实很喜欢你的,自然也包括我。

如果现在你真要是死在世子殿下的一句口谕之下,那世子殿下事后回想,肯定会很伤心的。”

少女余香缓缓握住阿良握剑的右手,缓缓按下。

阿良这次也没有在继续坚持自己的脚步向前,也自然也没有收剑回鞘,而是就那么持剑朝下站在原地,默默看着前方勾肩搭背的三人。

“李弟,贾弟,你们到底有什么好宝贝要给我看啊。”

李袁:“……”

贾正景:“……”

贾正景看着嘴角微抽的李袁,他连忙给对方使了个眼色,“李兄,要稳住。”

李袁会意,微微点头,示意让他放心。

“世子殿下,不知你可听说过我家有一柄古剑。”

听到李袁发问,陈鹤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

“你没听说过?就是那柄名为太阿的古剑啊。”

陈鹤依旧摇头。

MD你丫的不仅傻,还TM见识短。

太阿剑啊,那是我李家的荣光啊,你既然告诉我,你没听说过?

李袁搭在陈鹤肩膀上的手掌狠狠握起,不过很快就被另一只手给握住,“李兄,稳住!”

“李兄你就不要再对我们世子殿下卖关子了,赶快把太阿古剑拿出来让世子殿看一看啊,我相信世子殿下会是个识货的人,只要能见到那柄古剑,世子殿下肯定一眼就能看出它的不凡。”

其实贾正景这番话还有另一层意思。

李袁你得瑟自家家宝贝也不挑个正常人,挑这傻缺得瑟,到底是你傻还是他傻啊。

“嗯,还是贾兄说的对,是我李袁糊涂了。”

说完,李袁就将腰间一根被黑布条包裹的长条物抽出。

褪去黑布条,呈现在三人眼前的,是一柄看上去就及为古朴的三尺长剑。

“世子殿下,怎么样,是不是很喜欢。”李袁将长剑横放手心,对着陈鹤挑眉道。

陈鹤三次摇头:“我看不咋样,不喜欢。”

什么?不喜欢?你个傻缺,你知道我为了骗你点钱,为了仿制这柄太阿剑我花了都大的苦心么。

我不仅要冒着被我父亲打死可能,从族祠偷偷取出那柄真的太阿古剑。

我还用鲁铁匠全家性命做为要挟,让他连夜为我仿制出这柄一比一,足可堪称以假乱真的长剑。

你知道那一夜我有多怕么,你知道我在听到狗叫后,尿湿了多少次裤子么。

你现在既然跟我说不咋地,还不喜欢。

“不行,我忍不了了,我现在就要弄死你个傻缺!”

李袁神情开始变得有些扭曲狰狞,他忍不住了,他想杀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