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夜花的归属

  • 江湖情怨
  • 迟清让
  • 2459字
  • 2022-05-03 21:24:49

“他是谁?当此关头还敢上前。”认不出他的人心中暗自诧异。

“你怎么来了?”怀玉看着面前的段天扬,同时面上浮现出疑惑,不明白黄阶后期修为的他为何会来这里。

陈帅朗声笑道:“早就听闻段兄大名,今日相见果然是一表人才。”

张若虚面上含笑:“段兄也来了,倒是出乎意料。”

段天扬回头看了一下,说道:“找到一个好朋友,她正需此物,我不得不来一趟。”

刘海品似是感受到他的目光,紧了紧手中的冰魄寒光剑。

怀玉洒然一笑,敢情是原来如此,随后目光一转,看到他腰上的碧血丹心剑。

“你这朋友不一般呐!”怀玉伸手指着段天扬腰上的剑。

段天扬点点头,颇是意味深长地说道:“这年头交朋友不容易啊。”

张若虚听着他们两个的交谈,插嘴道:“段兄交朋友不容易,我们寻奇珍异宝也不容易。”

陈帅抱着双臂,双目如灯,讲道:“段兄想要拿到不夜花更是不容易。”

段天扬伸手摸了摸下巴,说道:“规矩在下还是懂得的。”

怀玉身形一动:“两位哥哥,在下就先行动手了。”

说完话,解下身后包裹,他把三节棒环环相扣,舞动一圈,高声喊道:“小弟先行领教段兄高招,你我往日交情归交情,规矩不可破,这回得动真格的!”

接着他把长棍一横,摆出伏魔棍法的架势。

这时围观者睁眼观瞧,都要仔细看看二人有何高招,段天扬长笑一声:“怀玉,你可要小心了。”

旦见他取下碧血丹心,连剑鞘插入沙土中,紧了紧发上束带,右手握剑柄猛然拔出,这把剑真是好,赤红色的剑身,直冒寒光的剑刃。

怀玉脚下用力,拔地而起,手中长棍搂头砸下,段天扬赶紧身形一侧,躲过这泰山压顶之势。

接着手腕一翻,宝剑如毒舌吐信,点向怀玉左手手背。

怀玉当机立断,左手后撤,右手发力,长棍上迎。

长剑与长棍相碰,发出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

段天扬真气运行左手,使出一招“鹰击长空”,怀玉但觉劲风袭来,左手呈拳用出一式“罗汉拳”。

拳掌相击,声势浩大,强烈的撞击让二人不由的身子一歪。

段天扬飞身后撤,怀玉双手柱棍。

两人屏息凝神,短暂交锋并未分出胜负。

段天扬偷眼一瞧,那二人皆是虎视眈眈,心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一人对战三人本就吃亏,看来要出绝艺了。”

怀玉一挫右腕收回长棍,接着右臂发力一送,向段天扬前胸捣去。

段天扬横剑胸前,一招“怀中抱月”,长棍捣在剑身上。

这时段天扬手中长剑一措,沿长棍划出,同时脚下滑行,怀玉不得不松开兵器,右手用出绝艺“般若掌”,拍向剑身。

段天扬不容他得手,运起真气,长剑发出一声轻鸣,斜斜刺入怀玉肩头。

一招得手,立即飞身后撤:“承让了。”

怀玉从须弥戒中取出金疮药倒在伤口上。

陈帅一看此情形,取出峨眉刺,身形晃动来到段天扬近前,拱手道:“段兄弟,技击之术实在高超,令小弟叹为观止,虽自愧不如,但时局所迫,不得不斗胆请教一二。”

段天扬点点头,暗道:“这人说话真是滴水不漏,无论输赢都把面子兜圆了。”

一旁的张若虚目光深沉,不由得苦笑道:“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陈帅掌中峨眉刺,左手一圈,右手向前一送。

段天扬身形一转,长剑舞动如风,两把峨眉刺击在剑刃上,这就是高手之间的对决,任何可怕突变的技巧都有与之相应的解决办法。

陈帅心头忽然一沉,自己苦心施展的技艺,在他随意而自然的一击中土崩瓦解,宛如冰河解冻,万物复苏。

这种感觉真让人难受,更是让人胆寒。

另一边,张若虚双目之中精光闪烁,思索如自己处于陈帅的攻击之中该怎样破解。

且不论众人如何作想,霎时间二人已交手十余招。

陈帅抽身撤出圈外,声道:“段兄,在下要出绝招了。”

声音一落,他的身形突然高高跃起,左手峨眉刺脱手而出,如同燕子般直奔段天扬。

段天扬掌中碧血丹心剑向上一挑,在清脆的响声中峨眉刺斜飞而去。

陈帅飞身而上,右手峨眉刺接上飞回来的峨眉刺。

身随趋势,峨眉刺再度飞出。

如此往复,段天扬渐渐觉察出不对劲,那飞来的峨眉刺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重。

怀玉和尚叹道:“想不到陈帅已掌握燕回式。”心中不由得为段天扬捏一把汗。

刘海品站在远处,一颗芳心七上八下,简直比自己亲身比斗还要紧张。

念及深处,从闯荡江湖以来又有几人会这样做。

再看段天扬当机立断,手中长剑一圈,使出一招“森罗万象”。快如闪电,重如千斤巨鼎的峨眉刺被带到一旁,深深扎入脚下土地。

陈帅眼见被其破招,马上收招定势,惊叹道:“未想到段兄弟,实力竟是如此强劲,佩服佩服!”

张若虚一看三人输了两人,心中震惊之余,却是也有一丝隐隐的期待。

右手握住腰间长剑,缓步来到中央,朗声道:“段兄,不愧是天山首徒,方才一番比斗,使得在下大开眼界,小弟虽是不才,也想领教一二。”

段天扬一笑:“张师弟言重了,请。“

“请。”张若虚拔出松纹古剑,“刷”剑尖斜指,两脚微分,这一招叫“仙人指路“。这一亮架式在风拂动之下衣袂飘飘,颇有几分仙人姿态。

段天扬手中剑轻轻一动,摆出铁锁横江的招式。

这二位刚要动手。

忽然有人说话:“阿弥陀佛,二位且慢动手,请听在下一言。”

说话之人正是怀玉和尚,张若虚不明所以。

怀玉快步走到场中央,低语一番,张若虚手中松纹古剑放回鞘内。

张若虚拱手道:“不夜花是段兄的了。”

怀玉究竟说了什么?使得张若虚当此关头放弃比斗。

众人一看情形也知比斗作罢。

段天扬脸带笑意,说道:“今日张师弟之举,在下铭记于心。”

张若虚心中一动,说道:“我倒要看看是哪位朋友让段兄如此在意。”

段天扬转身向着岸边招手喊道:“海品,来吧。”

刘海品提气纵身,踏波而行。

张若虚只见这女子明眸如月,脸若桃花,眉宇之间,有三分媚意,一袭绿色衣裙,更显得人如玉般光彩夺目。

怀玉和尚双掌合十,道:“师妹真有福缘,不夜花已归段兄。”

刘海品心中暗道:“早就听闻少林方正大师的徒弟怀玉,器宇轩昂,仪表堂堂,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还不谢过三位师兄成全。”段天扬用温暖的目光看着她。

刘海品微微一震,她再是不愿意,也懂得做人的基本准则,柔声说道:“小妹谢过三位师兄成全。”

乳白色的光芒骤然亮起,不夜花缓缓绽放,每一片花瓣的脉络清晰可见。

光芒如同流水般照在每个人的脸上,他们虽然意动,但都是守信之人,故此没有越轨之举。

段天扬缓步上前伸手把不夜花折下,放入宝盒内。

“给。”他把宝盒递给刘海品。

远处各门各派的人无比震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