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午夜惊魂

  • 江湖情怨
  • 迟清让
  • 2033字
  • 2022-02-23 16:00:53

夜已深,忽忽的冷风吹打着窗户,摇曳竹影映上纱窗,刘海品呆坐在椅子上,桌旁凉透的茶水如她此刻的心情无法用言语形容。

一阵奇异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那并不是人类发出的,也不是动物或是其它物体发出的。

这声音宛如恶魔,来自九幽。

刘海品大惊失色,喝道:“谁在外面?”

话未说完,她身形一纵,推门飞出。

旦见一个黑色的身影已掠过围墙,扑进后花园。

刘海品心中疑念顿生,如此深夜谁在窗外装神弄鬼,她决意查个水落石出。

她走过拱桥,来到月洞门前,然后一步迈入。

这里和外面简直是两个世界,荒寂的庭院,满地枯枝败叶,寒风阵阵吹动裙摆,不知名的昆虫时不时发出几声鸣叫。

走廊下的纸灯笼因为时间太长,咻地掉落地上,忽然的动静骇得刘海品张目望去,发现是纸灯笼才知道是虚惊一场。

不由得暗骂自己紧张过度。

这时,谁在肩膀上轻轻拍了下。

她慢慢转头看去,大叫一声:“我的妈呀!”

惨白的面孔上,没有五官,平平整整,宽大的黑袍罩在身上,仿若地府的幽灵。

不过比起他的脸让人胆寒的是那双白骨森森的手,更让人恐怖的是这双手就搭在刘海品的肩上。

刘海品已被骇得面色发白,双腿僵硬,不能移动分毫。

“你,你,你……”她的牙齿在打颤。

眼见无面怪物的头慢慢凑近,只觉下体一片湿热,竟是尿了裤子。

羞臊加恐惧,哎呀一声,整个人瘫软倒地,背过气去。

无面怪物哈哈一笑,发出人类的声音道:“这种胆量也敢来此地探险。”

他把帽子从头上取下,双手在脸上轻轻一揉,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已被拿下。

只见这年轻人,剑眉星目,五官端正,眉宇之间带着一丝玩世不恭。

他蹲下身子把刘海品抱起来,运气跃上廊顶,然后再是一跳消失在夜色之中。

刘海品在昏迷中苏醒过来,她打眼看着房间。

这并不是屋子,确切的说是山洞,但并不暗有微光从洞顶照下。

在这陌生的地方,刘海品心里已打定主意怎么样应付接下的情况,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会进来一个与自己认识的人,虽然只有一面之缘。

“是你?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你救了我吗?”她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不错是我把你带到这里的。”他回答道。

刘海品听了他的话后,默然不语。

段天扬沉吟片刻,徐徐道:“你叫什么名字?”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不会给人带来一种发问的感觉。

刘海品只好动了动嘴唇,说道:“我叫刘海品,是万花谷的弟子。”

段天扬点点头,似是很满意他对自己的回答,从怀中拿出枚天蓝色的丹药,顿时一股清香冲进她的鼻孔。

“这是补气丹?”刘海品哑然失声。

段天扬微微一笑,把丹药递她的嘴边。

刘海品张嘴把丹药轻轻含入口中,然后吞下去,默默运转内力化解。

她对于在堡内遇到无面鬼之事,仍是心有余悸。

刘海品道:“我有心问你堡中之事,但又恐你耻笑。”

段天扬道:“你是说那个无面鬼吧,那并不是真的,是人假扮的。”

刘海品绝对不会想到,无面鬼就是由眼前的人假扮的。

听完这句话,她的脸色不由得一共,把头转向墙的那面。

段天扬道:“女孩子突然见到那样的情形,一时吓坏是可以理解的。”

刘海品叹息一声:“哎……我早该想到的,朗朗乾坤,煌煌人间,又怎会有鬼物呢。”

段天扬眼中闪过一丝忌惮的光芒,冷冷的说道:“其实人更可怕。”

刘海品听到这句话,立刻转过头看着他,一双明亮的眼睛细细打量着,半晌才说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你说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段天扬看着她,反问道。

“这……”刘海品不知该如何回答。

“对于朋友我是好人,对于敌人我是坏人。”段天扬叹了口气。

“那……我是你的敌人还是朋友?”刘海品鼓足勇气问道。

看着刘海品此刻的模样,他高深莫测的一笑,说道:“你觉得呢?”

“既然你救了我,就说明咱们已经是朋友了。”刘海品思索片刻。

“哈哈,你也可以这么认为的。”段天扬并不否认她的观点。

“你可以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刘海品道。

段天扬压低声音,说道:“这里就是你最想去的地方。”

刘海品惊呼一声,说道:“你说这里是毒王墓?那城堡是什么?”

段天扬接口道:“那城堡只不过外围,这里才是核心地。”

刘海品轻轻道:“你怎么知道的如此详细,大家都是第一次来。”

听刘海品说完,段天扬耸了耸肩,无奈地说道:“这就是多读书的好处。”

“他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对毒王墓知道的一清二楚。”刘海品自然是不信他说的鬼话。

她心中这么想,嘴上却说道:“嗯,听段公子一席话,小女子受益匪浅。”

段天扬听她这样说,对这女子大生好感,心中冒出另一个念头来。

段天扬整了整衣服,柔声细语说道:“刘姑娘休息地怎么样了?”

“服用过补气丹之后好多了。”刘海品面露古怪,不明白他的态度怎么如此转变。

“那就好,既然如此我就带你去见几个人。”段天扬说道。

他为什么改变主意,为什么推翻之前的决定,这谁也不知道,谁也不会明白。

刘海品站起身来,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说道:“你的意思是这里还有其他人?”

段天扬说道:“这里面的事不是一两个人就闹得明白的。”

“奥。”现在刘海品才明白自己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

刘海品是第一次探寻前人墓穴,所以考虑问题并不全面。

每个人都有这样或是那样的缺点和不足之处,这时初入江湖的她就像是没有雕琢过的玉一样,只有在不断地磨砺与锻炼中,才更加完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