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章

  • 江湖情怨
  • 迟清让
  • 2734字
  • 2021-11-23 23:35:53

夜色寂静,残月无光。红红的灯笼将荒草朦胧的影子拉长几分。

所以,在这样的时候,谁会来到这里呢?

只见右侧的树林里,闪出一道人影,光秃秃脑袋格外显眼,月白的僧袍上带着点点污迹。

薛景怡一愣,道:“这和尚是谁?”

陈帅道:“你不会连他都不认识吧!”

薛景怡很不以为然,道:“他很有名吗?”

此时怀玉已走到灯笼下,他抬起头用细长的眼睛打量着。

薛景怡沉思片刻,说道:“奇怪,他怎么会来这里?”

陈帅道:“毒王墓现世,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今晚必是龙争虎斗。”

薛景怡峨眉颦蹙,一脸担心的表情,道:“如果发生危险,你不会丢下我不管吧。”

陈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一本正经地说道:“傻丫头,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绝不会丢下你不管,如果这样做天打……”

薛景怡赶忙拿手捂住陈帅的嘴,怒道:“哪个要你发誓的。”

两人轻声细语的对话,一字不差地落入怀玉的耳中。

怀玉摇摇头,声道:“陈公子既然早到,何不现身一见?”

陈帅看看薛景怡,心中正不知要不要站出来。

薛景怡已缓缓站起身躯,向灯笼下的人影望去,光照之下,只见那人身姿出众,身上月白的僧袍笼上淡淡黄色光影,倒真的恍如佛陀临世,他的周身并无兵器,显然手上功夫极好。

怀玉打量了下从草丛中站起来的女子,脸上露出丝不屑的表情,心道:“看来陈家三少也不过是浪的虚名罢了。”

和尚右手腰间一抹,掌中已出现三把寒光闪闪的小刀,功贯右臂,大喝道:“着。”

三把飞刀品字形飞去,陈帅只觉得寒光罩体,忙里身子向后一滚,由于用力过猛,但听咚一声撞在树上,震得树叶唰唰直落。

再看原来藏身之处,刀身没入地里,只余红红的刀把,惹人注目。

薛景怡惊道:“出家之人,竟如此心狠手辣?”

怀玉微微一笑,道:“要是他连这个都躲不掉,那就真该死。”

薛景怡注视着满脸笑容的怀玉,愤愤道:“佛门弟子枉造杀孽,死后不怕下地狱吗?”

怀玉双手合十,依然微笑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听他这般说话,薛景怡气极反笑,道:“说来惭愧,我就不如大师佛理至深了,方才经你这么一说,顿时茅塞顿开,胜读十年书。”

怀玉说道:“姑娘谦虚了。”

她的目光移到面上,身形忽然一动,单手上撩,直向怀玉下颌上打去,动作迅疾无比。

可以怀玉的身手怎会让她打中?

只见身子向后一挺,薛景怡这一招立时走空。

这时,陈帅拔出背上单刀,冷笑一声,身形飘然而至,单刀直向怀玉头上扫过来。

怀玉见那刀有寒芒闪动,料定非是凡物,不敢使空手夺白刃的招数,而换用大力金刚指点向陈帅手腕。

陈帅大喝一声,单刀倒转刀身紧贴手臂,只听当的一声,怀玉一指点在刀上。

这少林绝技果然名不虚传,确实快准狠。

就觉得单刀传来一股巨力,腕子如针扎般刺痛。

薛景怡趁机一步踏出,手掌向怀玉肚子上打来。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怀玉一时疏于防范,再想躲闪已是来之不急,只得硬扛这一下。

当薛景怡这一招打在他身上,才明白所造成的伤害有多大。

怀玉身形纹丝不动,她只觉这一掌仿佛打在石头上,震得手臂发麻。

这小子竟还身怀金钟罩,铁布衫,十三太保横练的功夫。

薛景怡顿时一愣,手下功夫不再施展,轻轻道:“佩服,佩服。”

怀玉哈哈一笑,谦虚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随后继续道:“两位还望勿怪,小僧得知毒王墓现世,只可惜无人同行,故想一试二位身手。”

陈帅把单刀放回背后鞘内,道:“不知可入得了大师法眼。”

怀玉心知陈帅话语嘲讽,脸上却不动声色,道:“二位心心相通,宛如一人,武林之中何处去不得。”

常言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薛景怡闻言脸上笑开了花,乐道:“和尚所言几分真,几分假?”

怀玉颔首低眉,诚道:“绝无半句虚言。”

薛景怡正待再说话,传来一阴阳怪气的声音:“佛家弟子也要做起盗墓的勾当了?”

怀玉举目看去,旦见张志恒带着名女子已快到近前。

他右手一抹腰间,故技重施,三把刀破空飞向张志恒,可是刀子尚未到达的刹那间,他身后最左边的女子闪出。

只见此女单手一招,三把飞刀不偏不倚正落入她的手中。

怀玉目力惊人,瞧见她手中拿着一件黑黝黝的东西,再结合《奇物志》中的描述,已猜得八九不离十,是以高声道:“敢问姑娘手中拿的可是吸星石?”

柳馨月大惊,实在未想到软磨硬泡从师傅手中要出来的吸星石会被人认出来。

柳馨月登时失去方寸,不知该如何回答,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无助看向表哥。

张志恒道:“都说少林方正大师的大弟子怀玉见多识广,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柳馨月见气氛缓和,这时才有空看向方才一口道出吸星石的和尚。

只见那和尚天庭饱满,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方海阔口,月白色的僧袍罩在挺拔的身子上,亭亭而立恍如玉树,周遭景物黯然失色。

她不禁心中质疑道:“像他这样的人物也能看破红尘?”

怀玉惊讶地望向看着自己的女子,那女子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秀发被条紫色缎带束起,右手腕上带着玉镯子,穿一件紧身淡黄罗衫,足上穿着一双鹿皮快靴,周身紧陈利落,整个人英姿飒爽。

两道柳眉弯弯,眼睛深如潭水,隐有秋光流露,颈上的淡黄丝带飘摇飞舞,乍看之下宛如天仙下凡。

和尚就觉得佛心一动,不由念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目之所见皆是虚妄。”

柳馨月闻听此言,微微一愣,她还是头遭遇到这等情况,当时脸上表情一变,轻笑道:“你怎这么可爱。”

脚步轻移,走到怀玉近前。

但见她笑一笑道:“就凭你这定力也敢闯荡江湖?”

陈帅立刻道:“在姑娘这花容月貌前,谁还能泰然自若。”

那柳馨月玉手捂嘴,咯咯笑道:“陈公子这般说话,不怕薛姑娘吃醋。”

陈帅心道:“不好。”方才如梦初醒,向着身边的薛景怡看去,果然就见她面上如罩寒霜,不敢再出一声。

正当这关口,忽听有人喊道:“小玉子,我来也。”

就见远处一道人影飘来,话音刚落,他已到近前。

只见来人剑眉星目,猿臂蜂腰,英姿非凡,举手投足间一团正气。

再看身上穿着一天蓝色道袍,胸前画太极图案,左肋下悬一口宝剑,红木剑柄亦勾勒出太极图案,杏黄剑蕙摇摆不定。

怀玉望着他一笑:“若虚兄,别来无恙。”

张若虚哈哈一笑,还礼道:“怀玉少礼。”

怀玉心思电转,趁着这个机会,向柳馨月介绍道:“这位是清风道长的大弟子张若虚。”

柳馨月大惊道:“你就是江湖人称踏雪无痕的张若虚?”

张若虚谦虚道:“踏雪无痕不敢当,都是朋友们抬爱。”

怀玉转移话锋,避过尴尬不提的表现令柳馨月暗竖大拇指,心道:“这和尚心思灵巧,常人难比。”

张若虚道:“要想进入毒王墓寻宝,还有一人必不可少。”

薛景怡道:“你说的是谁?他能有这么大本事,非有不可。”

怀玉面现得意之色,道:“有他咱们将事半功倍。”

薛景怡鄙夷地看着和尚,说道:“你说的又不是自己,得意什么?”

张若虚道:“怀玉确实有得意的实力,因为只有他可以请得动此人。”

薛景怡道:“他是谁?这么大谱。”

张若虚道:“小寒山,冷云峰,玉面修罗段公子。”

柳馨月道:“既然只有怀玉和尚请得动他,咱们也就不必齐至小寒山,省的让人生厌。”

众人约定中秋月圆之夜,汇聚在无量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