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突破瓶颈
  • 探案录之混沌之都
  • 一叶一秋有点萌
  • 1975字
  • 2022-05-27 10:16:31

根据现在所有的线索。可以得知的是,至少在死者死前一小时内没有任何人给她投毒。

监控里也看不到任何人想要接近她。唯一可能的就是室外投毒。杨柳儿在进入会场之前,就已经被别人通过特殊的手段进行了投毒行为。

重点是,现在毒药比较明显的地方,一个是隐形眼镜,另一个就是指甲。

欧阳凯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好几种杀人的手法。

根据欧阳凯的判断,第一种可能,死者在来之前应该跟某些人有约,而这个人在见面的情况下给她下毒。

但是前提是这个人一定是她非常信任的存在。这跟之前樱花公寓一案有异曲同工之处。这个凶手非常会抓住人性的弱点去开刀子。

第二种可能,死者在死前去做过指甲,而凶手还有可能就是为她做指甲的人。

因为在尸体被带走之前,欧阳凯很仔细的检查过每一个可疑的部分,发现了一个疑点,就是这个女人新涂的指甲油。

如果说隐形眼镜不是直接凶器。那么还有可能就是指甲油里已经被投毒了。

所以在拿出隐形眼镜的一瞬间顺理成章的将毒液带入到眼睛里面,从而毒发身亡。

这些推断虽然有理有据,可是现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没办法直接锁定嫌疑人。

再加上摄像头里面显示的从入场到死亡,完全没有人与她接触。这不可否认为破案增加了很大的难度。

这个凶手在两起案子里明目张胆的挑衅欧阳凯,而激怒他一定只是凶手计划里的一部分。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欧阳凯为此已经思考了很多天。可是这些年以来他并不觉得自己和父母对任何人有亏欠。更不用说有人要设计去害自己。

虽然在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大概的杀人手法了,可是欧阳凯心有不甘。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笼中鸟,任人宰割可又无能为力。

这些天提供给警方的只有一套完整的作案手法,可是这两起案子都找不到凶手。

虽然欧阳凯一直觉得这件事情有点诡异,他的每一步好像都被这个凶手算准了,他就像个木偶,凶手提着线把他拉进深渊。

可是,对自己的家族内部探案步骤和思路如此了如指掌的人又可能有谁呢?这个人一定是看到过家里的那本加密的笔记。

欧阳凯毛骨悚然,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不可能的猜想。凶手可能是欧阳家的人。可是就算是这样,这个人的目的只是为了与他作对吗?

欧阳凯越想越不明白。这些年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对他人对朋友,甚至是那些疯狂的探粉都是非常友好的。

特别是父亲,为人正直磊落,他所知的这二十年里,父亲在他人眼里都是备受瞩目的。怎么可能与别人结下渊源呢?

欧阳凯意识到这里面存在了太多没办法解开,也无法解释的误会。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一定是欧阳家的人。

而且他一定是一个意识性比自己还要强的侦探。虽然说欧阳世家是侦探世家,可是除了自己和父亲,唯一还有探案本领的人就是叔叔。

叔叔在家里一直都是默不作声,而且也一直听说他无儿无女。所以为了家族利益,当初将探案录的出版权让给了爸爸。

然后听说服毒自杀了。虽然这只是听说。可是明显感觉叔叔在家里的地位不太受长辈们的待见。

除了叔叔,还有一个人。欧阳凯并不想提起他,因为这对他们家族来说是一个悲伤的往事。

自从零弟弟去世后,父亲常年生活在自责的阴影里。可是不得不承认零弟弟有着超高的推理天赋。

六岁的年纪就可以帮助警方破案。虽然欧阳凯一直觉得他的天赋是遗传。意思就是他还有可能是父亲的私生子。

虽然这么多年父母感情一直很好,但是这样也太说不过去了。

况且他记得很清楚,当初零弟弟刚来到欧阳府里那副怪异的模样,和他后来刻意装出的乖巧。那个时候就觉得弟弟和父亲之间一定是有什么秘密。

可是后来发生了意外,大家谁也不敢再去提起这段往事。可是如果不是叔叔也不是零弟弟。

那欧阳凯再也想不到比这两个人更贴切的人选了。

但是欧阳凯明白,这一定不是他们干的。对,不可能是他们,他们已经死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特案组。

张衡这边有了新的进展,自案件发生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在验尸结果出来之后,张衡觉得这件事不对劲。

他意识到或许不应该从会场的监控录像去下手。在经过与上级的申请,第四小队特案组将代理名媛坠楼一案。

第一时间张衡翻看的死者的手机。手机里显示,在参加舞会的前一个小时之内,有五组重复的通话记录。

这个记录全部指向一个号码。在现在没有任何可能的情况下,这个人还有可能是案件的突破口。

发现情况的第一时间张衡联系了在酒店的欧阳凯,将电话号码一事告诉他了。

欧阳凯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嘴里自言自语:“对啊,我这个脑袋,我怎么没想到查找联系记录”见案情有了新的突破,两个人约在跃华酒楼的案发现场见面。

并且通过酒店广播,对房间的各位发出了聚集的通知。

欧阳凯的意思是想赌一赌,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凶手就在人群里面。

而另一边,张衡为了保险起见,也叫特警队将入口全面封锁,在这个凶手出来之前,大家都不可以离开会场。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此时,一个男人正手拿红酒,站在酒店的顶楼,看着现在发生的一切。

他在等,等着欧阳凯掉入这个无尽深渊。他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这不只是微笑,更像一把利刃,随时准备刺穿猎物的心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