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樱花公寓案

  • 探案录之混沌之都
  • 一叶一秋有点萌
  • 3156字
  • 2022-06-10 20:08:04

K城一时间炸开了锅,新闻上一直在报道樱花小区的自杀案。毕竟,这是这些年以来,第一次有案子出现。

这是一个地方不大的小屋子,全屋采用的是木地板的设计,死者的位置是位于距离大门一米处,上吊在屋子中央。

屋子里也是出了奇的空旷。只有一具尸体在屋子中央摇摇晃晃的。这个场景看起来十分的瘆人。

现场已经被封锁起来了,张衡穿好了防护工具,轻手轻脚地进入现场,生怕破坏了重要的信息。

死者脖子上有明显勒痕,而且以现在的尸斑颜色,死者应该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一个小警员跑了进来:“张队长,外面有人想进来,好像是叫什么欧阳,说是侦探”

张衡若有所思,毕竟十年前欧阳锋的实力可是历历在目的,如果有欧阳锋的帮忙,或许这个案子会有进展。

可是,现场怎么看都是自杀,根本就没有破案的必要吧。但是以防自己有遗漏,张衡还是觉得接见这位神探。

欧阳凯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他不紧不慢的走进来,看着眼前的一幕,想也不用想,这不是自杀,而是伪造的他杀现场。

“你说这是他杀?这不可能,脖子上勒痕明显是上吊所致的,而且眼球突出,舌头外吊。杀人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呢?还有你是谁,你不是欧阳锋”张衡对面前这位陌生的侦探有一些质疑。

欧阳凯叹了口气,原本是想过会活在老爷子的光环之下,可是没想到怎么快就显现出来了:“你好,我叫欧阳凯,欧阳锋是我的父亲,他年事已高,所以现在由我代替他完成工作”。

张衡见这人并非是来捣乱的,内心涌出一股歉意,作为警察,居然连一点判断能力也没有,实在是白干那么多年了。

欧阳凯并没有理会他的失礼,而是自顾自的走到了尸体旁边,除了脖子有明显的淤色勒痕之外,应该也有别的地方有明星勒痕。

他向工作人员要了一副手套,在确保没有失误的情况下,小心翼翼掀开死者的衣领。

透过缝隙可以看见,死者锁骨位置也有明显勒痕。这与他所想的几乎达到了一致。

张衡靠近问到:“情况怎么样?是他杀吗?”。

“先带去尸检吧。以现在的情况看,与我所猜想的结果应该差不多,这起案件并非自杀。不过应该是窒息死亡没有错。他的手指尖和和嘴唇都有明显淤紫色”。

他掏出一张白色小卡片:“这是我的明信片,上面是联系方式。结果出来了联系我,我先回去了,还有要事处理”撇下一句话,欧阳凯先行离开了现场。

回到事务所已经是中午了,他肚子有一些俄,跟他的父亲不一样,他并没有非常沉迷于探案,对于他来说,吃饭比天大,饿着也不能探案的。更不要说查明什么真相了。

随手点了一份外卖,便打开电视想看看今天案件的报道。果不其然,他的出现引起了网友们的猜疑。

可是这又有什么好猜疑的呢?子承父业不是天经地义的吗?甚至还有人说,他是故意打着他父亲的名号在外面逞能。欧阳凯那是气不打一处来,可是没办法,父亲的光环实在是太耀眼。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只能有实力去打破这种猜疑了。他捏了捏眉头,索性关掉了电视和网上的评论。

半晚时分,张衡接到了法医凌玥昔的电话,死者名叫陈大铭,年纪为79岁,是一个空守的老人。

他有两个儿子,可是好像出来没有来看过他,根据调查,附近的人都说,他的儿子们不要他也是理所当然的。

陈大铭年轻的时候家暴,而且嗜酒成瘾,常年带着一身酒气回家,对老婆孩子拳打脚踢。

可以说是可恶至极的一个人,他的老婆为了养大两个孩子,常年在外打工,后来因为意外身亡了。

而他的两个儿子,好像已经注销掉了所以有关于陈大铭的联系方式和相关手续,改名换姓。现在好像已经去国外了。

根据尸斑情况,在被发现的时候,这个死者已经死了有八个小时之久,意思就是,死亡时间大概是昨天夜里凌晨的12点到1点之间。

按照玥昔的意思,这起案子有一个很大的疑点。除了脖子上明显勒痕之外,脖子锁骨处有有一条压迫性的痕迹。

而且最奇怪的是,死者体内检测出了大量的安眠药。可是据判断,这些量却又不足以致死。

按照法医的意思,这个案子还有可能是人为作案。而且最诡异的是,这具尸体的喉咙处,居然卡着一张褶皱了的明信片。

上面写着一些意思奇怪的文字。加上除了脖子和锁骨两处痕迹,死者身上没有别的针扎痕迹和淤青了。

还有一个地方很奇怪,死者的腰部被刀子一样的利器刻了一个血淋淋的“19”,这样就百分百确认是他杀了。

这跟今天那位侦探的猜想几乎达到了一致。有人下药致死者昏迷,然后又用上吊的方法让其看起来像自杀?可是,那家伙究竟是怎么做到一眼就看出来是自杀的。真是个神奇的家伙。

接到消息后,欧阳凯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本来想喝杯咖啡解解压,可是看来已经没有时间了。

为了加快时间,他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出门前他曾接到张衡的电话。

死者喉咙处有一张不明的明信片,好像是故意留在哪里的,大概在扁桃体处。而且体内有大量的安眠药。

这样就说得通的,但是还有一些事情他必须去现场查明真相。不然不能直接下定论。

现场。

“你来了。一切跟你猜想的一样,的确是他杀,可是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张衡见在屋外的欧阳凯,赶忙将他拉进来,并且发出了当时的疑问。

“这个现场出了奇的空旷,你注意到了吗?自杀,连一把椅子都没有,怎么自杀?”他自顾自走到了死者当时被发现的位置,看了一眼有些发潮的地板。

这个案子还是有点难度。因为第一时间警方就对周围进行了调查,整个樱花公寓居然只有这一个人入住。

等于说这人连邻居都没有。从这几天掉到的摄像头录像,只有一辆送外卖的车子,樱花公寓附近没有多的摄像头,所以午饭判断这车子有没有经过那边。

欧阳凯用手帕蹭了一下地板,有黑色的痕迹,应该是地板发潮了:“你们能不能帮个忙,把这个地板掀开看一下。发潮严重应该是某个延迟装置所致的。具体什么原因,我还得再想想”。

张衡立刻调动了施工对的人马来这边协助破案。地板拆迁还需要一些时间,欧阳凯让张衡将死者喉咙处找出的纸条内容,发到他的邮箱里。而他独自来到屋外想看看纸条上究竟是什么内容。

屋外的空气很好,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将图片放大之后,却把他吓到了,字条上面是黑体打印的字体,写着“你们父子会为此付出代价。”的字样。

这一下把欧阳凯吓得毛骨悚然,很明显这些字体指向的就是他们父子俩。可是,这些年他们忙于破案,根本没有闲工夫与他人产生矛盾,究竟是谁对他们这么大仇恨?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不可能,他开始有些心慌。这个人已经死了。不可能是他。可是,难道一切与他想的一样吗?十年前的无头尸是一个替死鬼?

他不敢再继续往下想,而是将纸条内容做了加密,他想自己侦破这个案子,也不想惊扰自己的父亲。再想想死者腰部的数字19,这很有可能是连环案子的开端。

可是,究竟是谁对他们两个抱有那么大的恨意。到底是谁呢?欧阳凯始终想不明白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渊源。

房间内。

拆迁工作已经告一段落,跟欧阳凯判断的一样,木地板下面大量渗水,很明显应该是之前有人往这块地板上撒了大量的水才导致的。

张衡觉得奇怪,这些水有可能是屋子内部潮湿所致的,怎么跟案子有关系呢?

“屋子墙纸没有起皮,而且也没有发黄,这个屋子前后通风,应该不可能出现潮湿的情况,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只有一个地方有大量渗水,我想,这是一个延迟的方式”欧阳凯不紧不慢的说道。

他让张衡去调查那天在摄像头中出现的,唯一一个可能是证人的人,没错,就是那个快递员。

可是距快递员描述,那天他送快递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半左右,而且并没有经过樱花公寓,而是讲快递送到了汽车维修厂的门口。

听快递员说,这个维修厂已经荒废很久了,所以那天他去送快递的时候心里还毛毛的。至于送的货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标注上写的是生日惊喜,但是他可以断定应该是冷藏食品之类的,因为是用一个很大的泡沫箱装着的。而且买家说了,东西放下就立刻走,所以他也没有多做停留。

欧阳凯思考了一会:“冷藏……我知道了,延迟工具是冰块。这样地板的潮湿和锁骨处明显的勒痕,还有死者胃里的安眠药就全部都说的通了”。

欧阳凯似乎明白了,这起案子就是故意设计的如此简单,所以目的根本不是杀人,而是为了引出父子俩想让他们重出江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