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袁辛

  • 速侠
  • 上帝的玩笑
  • 2196字
  • 2022-05-10 15:07:09

窗外蝉鸣此起彼伏,仿佛在为新的生命礼赞。

房间内的朱余一心跳不断加速,心脏处好像是被打开的阀门,热流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

身体仿佛有什么吸引力一般,光线源源不断地吸附在他身上不肯散去,周身如同一只发光的灯泡。

身体的经络不断有蓝光经过,蓝光顺着毛孔泄露出一点,但只是片刻,蓝光和周身的阳光便混合到一起,又重新钻入到了他的体内。

蓝白光晕不断交替着,朱余一脸上浮现出欢愉的表情。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继续享受着让人愉悦的快感。

“我这就算是交货了。”丹琳看着朱余一的变化,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突然说道。

说话的时候,伸手去拿茶几上的银行卡,眼看就要拿到手,却被一只手给抓住。

“你这就叫交货?”秋成济冷冷地看着她,手上却是又加大了力道:“你这100亿未免赚的也太简单了。”

“简单?”丹琳使劲想挣脱,没想到抓他的手力道非同小可,她竟然无法挣脱。

她停止了挣扎,笑了起来:“你知道我为了给你们把这原始基因带回来废了多大力气吗?”

“刚才那蓝色光晕就是六年前突然出现在岸尘星的什么基因?”坐在沙发上的中年人突然问道。

“绝对是!不然第四大区为什么会派维布伦来追杀我?”丹琳语气真诚,不像在撒谎。

‘六年前?’朱余一心里咯噔一下,六年前正是他父亲失踪的时间。

可是这些难道和他父亲有关?或者说这只是巧合?

父亲有关的消息突然出现,让他顾不上维布伦了。

这时只听一阵铁链抖动的声音,丹琳腰里的银链抖的笔直,如一条长枪朝秋成济扎了过去。

这一下谁都没有想到,秋成济只能撒手往旁边闪开。

铁链缓缓地收了回去,丹琳活动了几下被抓的手,满脸的厌恶:“我只说给你们带来原始基因,可没说怎么一定要装在玻璃管内。”

“刚才你们也看到,原始基因已经被这个快递员吸收了,现在他就是原始基因。”

说完将桌上的银行卡拿到了手里晃了晃:“这100亿是我应得的。”

愤怒充满了秋成济的脸,伸手在怀里掏出了一把黑漆漆的手枪,对准了丹琳。

“秋老!”中年人的脸色更加苍白,呼吸更加沉重。

“大袁总,那基因是假的。”秋成济盯着丹琳,没有放松,继续说道:“原始基因无法被任何拥有生命体特征的生命吸收,可是你看那送快递的小子,分明什么事情都没有。这一定是丹琳设下的圈套。”

“秋老,你先把枪放下!”大袁总起身想要制止,可却是力不从心。

“还不听你老板的话,赶紧把枪放下?”丹琳带着一丝戏谑的表情看着眼前的老者。

“和长辈说话注意你的态度!”秋成济怒吼着扣下了扳机。

只听一声枪响,接着丹琳一声闷哼,她捂着自己的左肩靠在了墙根。

“长辈?”丹琳忍者疼痛笑了起来:“我现在恨不得立刻让你死!”

“找死!”秋成济大吼着,在愤怒之中对着眼前的少女又是一枪。

已经受伤的丹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嘴角扬起一抹异样的微笑,捂着伤口的手也放了下去,将腰间的月亮挂饰攥在手里,喃喃自语着:“对不起了哥哥,终究是没有帮到你!”

说完闭上了眼睛。

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到,整个人飞了出去。

在空中睁开了眼睛,看到给自己送快递的小哥。

腰间的银链哗啦做响,丹琳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再次扬起,那异样的笑容再次绽放。

眼看就要从窗户飞出楼外,将手里的银月扔了出去,‘嘭’一声,银月瞬间变大坠到了地上,拉住了即将飞出去的她。

此时朱余一身上光芒已经被他吸收殆尽,只剩下眼中偶尔有蓝色光芒的流动,瞬间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秋成济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在少年身后则是墙壁上的弹孔。

中年人一下瘫坐在了沙发上,重新拿起了呼吸器,大口呼吸着氧气,只是整个人的状态似乎更不好了。

“不可能,这个距离怎么会有人能躲得了子弹?”秋成济看了看少年,又看了看手中的手枪。

突然抬手对着少年连续开枪。

朱余一身形稍微一晃,躲开了所有的射击。

他同样不敢相信这一切。

身子突然往下一沉,朝秋成济弹射了过去。

秋成济毫无反应,被朱余一直接撞飞,整个人和墙壁重重地撞在了一起。

“你交货了,可以走了。”大袁总看着眼前的少年,脸色郑重地对丹琳说道。

丹琳拖着受伤的身体,慢慢地站了起来,将银行卡装好,手里抓着银链用力一挥。

银链带着那变大的银月装饰物飞了起来,银月将窗户砸了开来,边往回收银链,边对朱余一笑着:“下次救人别这么直接撞过来,差点没人你给撞死!”

说完从窗户跳了出去,没一会只听一声发动机的轰鸣,那辆紫色的犹如蜻蜓一样的摩托车开走了。

“大袁总,为什么让丹琳那个小偷走了?”秋成济居然没事,起身拍了拍灰,虽然是在和中年人说话,但是却在恨恨地看着眼前这个送快递的。

“都说原始基因无法和生命体融合,现在看来还是实验做得少啊!”大袁总看着眼前的快递员,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原始基因?”朱余一终于知道了那蓝光是什么,可他现在更想知道的是六年前的事情,他想知道是不是和他父亲的失踪有关。

“你知道我是谁吗?”中年人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刚次的数次激动仿佛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

一个像他这样随手就能拿出100亿的人为什么还会被病痛缠绕?难道他买这原始基因就是用来治病的?可是听他们的刚才的话,这基因分明无法融合,那买这基因还有什么用?

一瞬间,一堆问题出现在了朱余一的脑子里,尽管他很想问问六年前的事情,可是直接那样提问,好像太不礼貌了。

“我不知道。”他摇了摇头:“我听刚才那老人称呼您大袁总?”

“秋老的脾气还是一如当年火爆。”中年人的手一直在颤抖,这个时候手里的呼吸面罩似乎已经拿不住了。

“我就是袁氏集团总裁,袁辛。”

说完这话,中年人再也坚持不住,昏倒在了沙发上,手里的呼吸面罩也掉在了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