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感觉回来了

  • 速侠
  • 上帝的玩笑
  • 2521字
  • 2022-05-09 23:58:00

心源小区位于十六大区鹿庄市的东南位置,是岸尘星为数不多的没有经过改造的老小区之一。

此时正值夏季,槐树枝繁叶茂,绿叶成荫,为盛夏大街上出行的人带来了凉爽惬意。

“31号楼,3单元602。”北原看了看手里的快递盒子,长出了一口气,第一单就要爬到顶楼。

想到这跟玻璃管要交给客户了,他竟然有些不舍。

算了,不管是什么都和自己没有关系,至于维布伦就交给警事编目院来处理吧。

尽管被调查可能会有些麻烦,但他只是一个打临工的学生,一切还是以学业为重。为了这么个东西还要闹出人命,太不值得了。

在小区里转了两圈,又问了一位好心的阿姨后,朱余一终于找到了31号楼。

楼下停着一辆紫色车身,黄色腰线的机车。宽大的车轮十分引人注目,车身上的线条动感十足,细看车体是由碳纤维打造。三个椭圆形车头灯呈倒三角形排列,整车仿佛一只振翅的蜻蜓。

“好帅啊这车。”朱余一围着这车看了一圈,点了点头:“嗯,比我稍逊几分。”

听到到自己这么‘无耻’的话,他赶紧进了单元门。

快速地上到了6楼,他过去按下了602室的门铃。

轻柔舒耳的门铃响了几声,又过了一会,门开了。

一名身穿深灰色西装的老者站在门口,一脸威严。

“现在送一单快递都这么慢吗?”老者带着一丝傲慢,眼前的快递员仿佛是空气一样。

老者的傲慢让朱余一有些不爽,不过毕竟自己是一名快递员,所以没说什么。

“这里是丹琳家吗?”他随口问了一句。

“我是谁不是你该问的。”老者有些不悦:“把丹琳的快递给我。”

朱余一把手中的快递盒子往旁边一晃,躲过了老者伸过来的手,往老者身后看了一眼说道:“这是丹琳的快递,能麻烦请她出来吗?”

“小子,你不知道我是谁?”老者不敢相信眼前的快递员居然拒绝自己。

“只要不是丹琳,你是谁和我没关系。”朱余一的话不卑不亢。

“好,好,好!”老者不怒反笑:“看来我要让白富江亲自来告诉你我是谁了。”

这时屋内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名女生俏生生的声音传了出来:“不亏是大途物流的总经理秋成济,自己的名字还要让下属告诉别人,好大的架子。”

女生的声音很好听,听起来岁数不大。她的话表面上是在夸眼前的老者,可谁都听得出来话语中的讥讽。

老者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压着自己的怒火:“一个小姑娘,没人教过你对长辈要有礼貌吗?”

“我对长辈的礼貌程度取决于长辈对我的爱戴程度。”女生丝毫不给老者面子。

老者正要发怒,屋子里传来一名男子浑浊的声音:“丹琳毕竟不是我们十六大区的,我们这边她了解的还是不多。秋老让快递员进来吧。”

男子说话缓慢无力,但是一句话却给两个人都留好了台阶,让双方都无话可说。

门口的老者秋成济用鼻子哼了一声,转身向屋内走去。

“快递小哥,我是丹琳。”那女生的声音又从屋内传了出来:“麻烦你把我的快递送进来吧,我现在不方便出去。”

秋成济的傲慢让朱余一心里有些膈应,但是客户毕竟要求给送进去了,而且说什么不方便?他不好再说什么,跟着进了屋内。

房子门口玄关是一面墙壁,看不到屋内的情况。朱余一绕过了墙壁才看到屋内的情况。

屋子是通厅,十分敞亮,客厅里的光线经过数次反射,依然十分明亮。

沙发上坐着一名中年男子,脸色苍白,身前茶几上放着呼吸机,男子不时把呼吸面罩放在脸上呼吸。

男子对过一名女生坐在一把高登上,中分短发,两眼天真无邪,嘴微微张着,齿如齐贝,短裙下的两条腿悠闲地晃着,这肯定就是丹琳了。

秋成济站在了男子身后,看着朱余一:“现在的快递员真是越来越懒了,真不知道白富江在搞什么鬼!哪像我当年。怪不得会被机器人代替了。”

“秋老是老当益壮,您这股精神是需要我们年轻人学习的。”中年男子微笑着回应了一句,接着看着朱余一说道:“快递站还有这么年轻的快递员吗?我以为现在年轻人不会在做这行了。”

“我也是今天第一天上班。”朱余一对这么病殃殃的中年人有些好感,所以礼貌的回了一句。

年男人虽然病怏怏的,但是气质不俗。身上的黑色修身西装造型简约优雅,虽然朱余一看不出什么材料,但是感觉不一般,上面装饰着的斜纹提花图案,仿佛在诠释一种现代美。

“你们内部的事情等以后再说吧。”丹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先把我们的事情解决了。”

“哼!你最好别玩什么花样。”秋成济冷冷地说了一句。

“要是让我去开门,或许已经完事了。”丹琳说道:“谁让你秋总生性多疑,不让我去开门?”

不等秋成济生气,笑盈盈地伸出了手:“快递小哥,把我的东西给我吧。”

丹琳看起来比他要小几岁。上身穿着白色衬衫,打着棕黑白三色菱形格子领带,一条银链上带着一个弯月一样的装饰物斜挎在腰上,下身是一条棕色膝上百褶裙,腿上黑色过膝袜搭配着脚上的黑色皮鞋,显得娇小可爱。

朱余一不明白三个人的关系,但是这不管他的事,他只想赶紧把东西给客户。

想到这里,把手里的快递盒子递了过去:“这个盒子漏了。”

“什么?”丹琳和秋成济同时喊了一句。

坐在沙发上的中年人将呼吸面罩扣在脸上,大口呼吸着里面的氧气。

“你要耍什么花样?”秋成济怒气冲冲地看着丹琳,仿佛一只盯着猎物的猎犬,只等一个命令变直接扑上去。

“我想要来一个向前翻腾四周半屈体。”丹琳没好气地说了一句,随手翻转着盒子,看到了那个洞口。

“你……”秋成济被她这一句呛的气结说不出话来。

“小哥你给我送了一个空盒子?”丹琳晃了晃手里的盒子,脸上虽然还是再笑,但明显多了一丝慌乱。

“盒子是空的,但是东西没丢。”两人的紧张让朱余一更是紧张赶紧拿出了兜里的玻璃管。

看到东西,丹琳的表情缓和了下来,伸手接过来玻璃管。

“快递盒子到快递站的时候就已经破了……”

“里面的原始基因呢?”不等朱余一解释,丹琳大叫了起来。

她手里玻璃管里面已然是空的了,里面的蓝色光晕连一丝都没有了。

这一声极其高昂,朱余一只觉得心跳再次加速,早上在快递站刚拿到玻璃管的感觉又回来了,而且比那个时候更强烈。

掀起自己上衣,只见那团蓝色光晕不知道什么已经逃出了玻璃管,此刻正在他的胸口盘旋。

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想用手将那光晕抓住,可任凭他如何拉扯,那蓝光始终不肯脱离他的身体,反而一点一点地钻进他的体内。

那光晕仿佛和朱余一身体粘连在一起一样,随着他手的动作,被不断地拉长。

在众人的注视下,那团光晕突然一下子钻进了他的体内消失不见了。

在屋子里肆意反射的阳光,如同光柱一般照在了他的身上,灿烂夺目。

光线照到了朱余一身上,让他舒爽无比,熟悉的感觉回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