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感慨万千

  • 速侠
  • 上帝的玩笑
  • 4160字
  • 2022-05-08 23:39:00

快递员们不知道发生了事情。只看到维布伦将手里刀扔了出去,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那把刀竟然又飞了回来,还斩断了他自己的手臂,众人都以为是他自己往回收刀的时候失误了。

正在错愕之际,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撞击地面的声音。维布伦的操作吓得大家脖子有些僵硬,这个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回过头,只看到那个叫朱余一的少年半蹲在地上。

朱余一起身站在快递员中间,在众人地注视下,一步一步走到了门口,平静地看着维布伦:“给你个机会,滚!”

“你一个新来还不去送你的快递?这里没你的事。”权兵看着这个年轻人,语气有些着急,这个时候激怒这个改造人干什么?

尽管这个维布伦自己砍断了自己的左臂,可他那条机械右臂还在,这个时候激怒他明显是一个愚蠢的行为。权兵对这个朱余一第一印象不太好,但是毕竟刚才救了自己一命,而且说到底也是自己的同事,在外人面前团结还是要的。

维布伦咬牙强忍着断臂之痛,看着眼前的少年,眼中充满惊骇,转瞬又狂笑了起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子,你难道以为你赢的了我?”

看了看地上的断臂朱余一笑了:“我以为你只是手断了,原来你脑子也坏了。”

听到新来这句话,快递员们吓得嘴都合不上了。

这小子以为自己是谁?没看到刚才这个改造男一刀劈开了配送车吗?还敢说对方脑子坏了,看起来你更像脑子坏了。

本来维布伦的手臂断了估计是要走了,现在这样挑衅人家,对方要是大开杀戒可怎么办?

大家只觉得舌头僵硬地说不出话来,阳光好像也没那么强烈了,浑身不听使唤地发抖,不知道接下来会变成什么局面。

“哈哈哈哈!”维布伦站直了身子狂笑着,毫无不在意自己的断臂,晃动了几下自己的机械手臂:“一只手对付你就够了。”

“别,你还是用两只手。”朱余一满脸的真诚,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立刻换上一脸的歉意:“对不起,我忘了,你只有一只手了。”

“要不是怕给警目院的那帮蠢货留下证据,你们这帮废物在我刚来的时候就死完了。”他机械手一张,插在地上的刀一阵晃动,‘嗖’一声回到了他的手里。

“不过,现在那个唯一监控没了,这下我再也没有什么顾及了。”

维布伦的机械手臂发出一阵金属啮合的响动,手腕处弹出一个接口,他的无名指往后一拨刀的护手,‘喀哒’一声,刀和手臂成为了一体。

“你喜欢行侠仗义?”维布伦冷冷看着朱余一,头上青筋凸起。

他的手臂往下一挥,只听‘嗡’一声,那把刀上面的纹路变成了红色,片刻间整个刀身就变的通红,散出阵阵热浪。

“够了!都住手!”

就在维布伦重新摆好架势准备动手的时候,身后传来白桃的声音:“我手里的摄像头是联网的,再不走就把你拍下来,给警事编目院当证据。”

她全身都在哆嗦,极力控制着自己,才让说话不至于颤抖。

白桃双手握着一个摄像头对着维布伦,闪光灯发着刺眼的光芒。

这个摄像头是登记新员工信息用的,本来是要给朱余一登记身份的,结果不知道哪里出来一个维布伦。

摄像头其实没有和警目院联网,只是内部联网,不过用来唬人是足够了。

“怎么,还想要来场直播当网红吗?”朱余一看着维布伦,并没有放松警惕。

维布伦用左上臂挡住闪光灯的光芒,回头看了看朱余一,又看了看自己的断臂,笑了起来。

‘嗡’一声,那把被加热的全体通红的刀恢复了正常,一阵金属响动,‘喀哒’一声,刀和手臂分了开来。

随手将刀别在了腰里,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断臂,大摇大摆地往外走了出去。

外面的快递员看着他出来,没人敢拦着。

走到自己的车旁边,维布伦回头看着屋子里的朱余一:“小子,我还会回来的。”

说完狂笑着上车开走了。

直到汽车消失不见大家这才回过神来。

“手都断了还这么嚣张。”

“跟个神经病一样,一直笑什么呢?”

“就是,刀也不等凉了就放裤裆里了,烫死你。”

维布伦刚一走,大家终于不在那么压抑,聊了起来。

“都给我闭嘴!”权兵看着这帮关键时候靠不上的兄弟,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又无可奈何。

因为他们都是普通人,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他们并没有错。

而且今天,本来准备要和自己的罢工抗议的,没有在关键时刻反水帮维布伦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看到维布伦的那把刀瞬间加热到通红的时候朱余一就明白了,那把刀材料肯定不一般,最后又能瞬间降温,这样的材料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

更让人惊奇的是,那把刀居然可以召回,不过这些他都无从得知了。

他来到白桃身边,看到她的手因为紧张而用力到发白。

“你还好吧?”朱余一将她手里的摄像头接了过来。

“我...我没事。”要强的白桃强装着镇定:“谢谢。”

“我......”朱余一很想安慰她,但是找不到合适的语言。

白桃看了看他,整理了一下自己,没在说什么,走到了门口。外面的快递员看她出来,都安静了下来。

“刚才发生的事情,还是由我来报警,大家就别往外传了。”她这话看起来是对快递员们说的,其实是对权兵说的。她知道,自己的威望还不够。

权兵明白她的意思,报警的话警事编目院的人来会调查的,搞不好整个快递站都要被封掉,还有就是这个叫朱余一的年轻人,肯定也会被调查的。

维布伦不可能被白桃一个摄像头吓走,肯定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做了什么,难道刚才是他斩断了维布伦的手臂?那真要是这样的话就是朱余一救了所有人,加上前面救自己的那次,就是救了自己两次。

权兵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这个年轻人,他看了一下自己平日的兄弟们。他们看朱余一的眼神也不一样了,明显变得友善起来。

他心中苦笑了一下,干活的人,都不会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尤其是这样的救命之恩,那咱们就来日方长吧。

想到这里,权兵看着自己的兄弟们,清了清嗓子:“小桃说得对,都先别报警了,也别发什么视频,省的到时候被调查,大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是,刚才那人走的时候说还会回来的。”

“那人要再回来我们可怎么办?”

“为了这么个工作再把小命丢了,划不来。”

大家还是心有余悸,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听到兄弟们光想自己,权兵有些生气:“你们怎么光想自己?难道就不想想快递站?这是鹿庄市最后一个有快递员的站,要是这里再没了,你们干什么去?”

“干什么不行?”

“一个送快递的工作而已,我们什么不能干?”

“就是。你是看上人家白桃了,才这么拼命的,我们可没有。”

“亮睿,你说什么?”听到别人说出自己的心事,权兵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被叫做亮睿的快递员,挺了挺胸:“本来就是,还说什么要带我们罢工保住工作,我看你是想保住自己上门女婿的工作吧。”

权兵三十二岁还是单身,说他不喜欢白桃那是假的,这个时候被人说出来,更是让他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反正下午等白富江买回配送机器人我们就要被辞退,还不如现在自己辞职,大家说对不对?”亮睿这个时候毫不留情面,甚至还鼓动大家辞职。

“你...”权兵被他呛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亮睿看着身旁的快递员,希望得到大家的认可,没想到回应他的却是沉默。

朱余一也看出来了,这个叫亮睿的一直挑事,早起就是他‘夸’自己长得帅。

不过其他快递员也那么容易上当,快递的工作虽说不能挣大钱,但是胜在自在,而且大家都工作了这么多年了,或多或少都对快递站有感情,对自己的工作有感情,前面要说不干只是单纯的在抬杠,真要是不干,大家明显是不舍的。

“我...我...”这个时候白桃只觉得一口气要上不来,朱余一赶紧过去将她扶住。

白桃感激地看了他一眼,随即眼泪开始在眼睛里打转,对外面的快递员略带哭腔地说:“我今天是第一天自己看站,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没有想过要让大家离开。”

“对不起,对不起......”

看到白桃哽咽的话也说不出来,权兵冲着亮睿大吼:“你不干就滚。”

“凭什么?我还等着给我结工资呢!”亮睿满脸的不在乎。

看着他俩争吵,白桃全身瘫软在了朱余一身上,泪眼婆娑,再也说不出话来。

一个小女生,替自己的父亲看站,突发这么大的变故,确实难为她了。

看着怀里的白桃,朱余一有些同情她。

“停!”他突然大喊了一嗓子。

权兵和亮睿被这突然的一嗓子给喊懵了,不由得停止了争吵。

朱余一将白桃扶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坐好后,走到门外,看着大家:“今天大家要是能完成自己的派单,我保证大家不会丢掉自己的工作,而且我还能让大家赚大钱。”

“就你?”亮睿笑了起来,其他快递员也跟着笑了起来。

“要赚大钱谁来送快递啊。”

“送快递都能赚大钱了,哪儿还有机器人什么事。”

“年轻人说话不过脑子,想什么说什么。”

一个新来的,甚至还没有办入职手续的新手说要保住大家的工作,还说要让大家赚大钱,没人相信。

快递站原始的投递工作主要靠人工,而现如今人工越来越贵,这也是智能机械能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

所以配送机器人才会在不成熟,甚至是经常出故障的情况下快速代替了原有的人工。

新型的智能配送站需要的是专业性人才,也就是能够维修机器人的。这需要过硬的专业知识,而且现在各大公司都有森严的专利壁垒,都有自己的程序规则,一般人就是想修都修不了。

所以当朱余一说出让大家工作赚大钱的时候,都笑了。

权兵也没想到这新来的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肯定是看到小桃哭才于心不忍,说了大话。

“老弟,别冲动,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他想把话给圆回来,免得到时候下不了台。

“呵呵,既然你们不信,到时候看别人赚钱可别眼红。”朱余一看着别人笑,自己也笑了。

“你们去干别的不也是个打工吗?”他接着说道:“反正有这么个机会,万一成了呢?到时候你们可都是富翁了。”

“行,那你说说怎么让兄弟们赚大钱。”亮睿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少年,有些捉摸不透。

朱余一瞪了他一眼:“赚大钱的事情怎么能随便告诉别人?”

尽管亮睿的表现也算是人之常情,但他还是有些生气,这货变脸也太快了。

转身看了白桃一眼,确认她缓了过来,冲她仰了仰头示意:“桃子,你给大家按区域派件,我先去把李琳的件送了。”

“今天能准时完成工作的,就是兄弟,我就带他一起发财。”朱余一边往外走边说着:“要是还有继续闹的,到时候别怪赚钱没你的份。”

说完,在外面的车堆里找到自己的二手电动车,骑着走了。

“兵哥,你说这小子是在胡说吧?”亮睿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半信半疑。

“那你别干。”权兵不再理他,走到屋里吆喝着大家:“兄弟们来吧,这买卖横竖不吃亏。大不了不干了,万一要是成功了呢?人生能有几次机会?”

确实,自己本身就是送快递的,这么多年了,大家早已经习惯了这份工作,要是突然换工作,一切都从头再来,又有多少人愿意?

正如兵哥说的,大不了不干,也没什么损失。

想到这里,大家纷纷走到屋子里的货架前,开始找自己区域的货物,准备开始新的一天。

身边快递员们忙碌的身影,让坐在那里的白桃感慨万千,望着朱余一远去的身影,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