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你谁啊

  • 速侠
  • 上帝的玩笑
  • 2274字
  • 2022-05-15 16:56:41

体内的能量顺着他的脉络一点点集中到了心脏的位置,然后消失不见了,仿佛那里是一个黑洞一样,吸收着一切能量。

运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满脸的不敢相信。

他对自己刚才那一脚游记绝对自信,谁知道速侠不知道把什么东西扔在了地上,紧接着电光一样的东西就把自己弹飞了出去,而且速侠最后好像还把那些电光给吸收到了体内。

“你到底是谁?”运哥大声地问道,声音中充满着恨意。

“我就是速侠。”朱余一淡淡地回应着,“带上你那俩同伴离开这里,不要再来了。”

说完人影消失在了楼道中。

“谢谢你,速侠。”曾曦坐在地上,双眼逐渐模糊了起来。

朱余一回到了自己的屋内,尝试着活动了几下受伤的部位,发现已经回复正常了。

在把能量球里的能量吸收到体内后,他就觉得身体好像瞬间就恢复正常了,这一切都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仿生机器人飞特的充电指示凉着,屋子里的其它东西让朱余一觉得熟悉又陌生。

这里毕竟是租的房子,他突然好想家。

慢慢地坐在了床上,拿出手机,给母亲拨通了电话。

“小鱼,怎么才打来电话?”电话里传来母亲关切的声音。

熟悉的声音让他觉得很温暖,“我刚忙完。”

“什么?”母亲的声音有些着急,“干活干到这个时候?”

“不是,我就上午送了快递,下午出去逛了逛,刚才是刚把屋子收拾了一下。”

他这话不算骗人,上午他确实送了快递,尽管只有一件。下午他去了二手市场,那也可以说是逛了逛。

“第一天上班,别累着了,多注意休息。”

“嗯。您自己一个人也要多注意休息。”

“晚上吃的什么饭?”

……

和母亲聊了一会后,他那陌生的感觉好了不少。本来想问问关于父亲当年失踪的细节的,但是他没有问出口。

或许是觉得没到时候,或许是不想让母亲担心。

就这样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朱余一被闹铃吵醒了,迷迷糊糊地起床洗漱。

整理了一下东西,想了一下还是把昨晚制作的能量球和能量胶囊带上了。因为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碰到袁辛。

毕竟拿了人家那么多钱,尽管这些钱对于对方来说不值一提,可是对于自己那可是巨款。

早晨的微风清爽舒适,给路上的人带来了一个好心情。

朱余一心情也不错,这份不错的心情刚到快递站门口就戛然而止了。快递站门口停着一台黑色轿车,里面传出了一阵争吵声。

“昨天那新来的叫朱余一的小子,吹了半天牛,结果呢?”亮睿的声音不小,“昨天下午根本就没回站里。”

“我问过小桃,说是下午没事就回家了。人家本来就是只送上午。”权兵的的声音低了不少,毕竟昨天是他劝大家开工的。

“只送上午?上午那小子就送了一单,怎么?去月球上送了?上午送完不知道回来?”亮睿昨天就想发难,可是还摸不清楚新来的底细,现在知道那小子肯定是吹完了牛不敢回来了,而且以前权兵一直压他一头,现在正好借势让自己在众人面前树点威信。

这是门口的快递员一阵骚动,“那新来的来了。”

看着堵在门口的人群,朱余一没说什么,默默地走到了人群前面。看到快递站办公室门口站立着两台白色的机器人。

“哎呦,这是带我们发财的贵人来了。”看到他,亮睿依然嚣张,“新来的,和大家说说你的发财计划吧!”

朱余一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他,走到了权兵面前:“兵哥,怎么了这是?”

“哎,老弟,你今天不该来的。”权兵看了办公室一眼,叹了一口气。

办公司的门关着,里面有几个人影,看不清楚是谁。

简单问了几句,朱余一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门口这两台机器人是站长白富江买回来的,但是却不会操作。本来快递员们就怕因为机器人影响自己的工作,现在看机器人不会动,打心里高兴,都想看白富江笑话。

可是没想到总部派了一个叫旦飞的来查看快递站的情况,其实就是看机器人的情况,限定今天必须用机器人送件,不然别说快递员,甚至是整个华裕快递站都要被撤销。

真要是这样的话,所有人的工作,包括白富江恐怕都要被辞退,所以大家才会吵起来。

“旦飞?”朱余一不可能认识的,毕竟刚来。他想起来门口的那辆轿车,估计就是那个旦飞的。

“总部的。”权兵摇了摇头,一脸地无可奈何:“我们这个华裕快递站是因为站长和公司老总年轻的时候是朋友,所以才特别给了资格,不然早撤销了。”

他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听我总部的朋友说,我们这个站肯定是要撤销的,只是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罢了。”

朱余一点了点头,心里明白了。现在人工已经被淘汰的差不多了,所以这样人工快递站肯定是要被撤销的。

“那站长呢?”他看了看办公室关着的门,问道。

“哎!和旦飞还有白桃在屋里呢。”说这话的时候,权兵脸上带着怒色,但是却无可奈何的样子。

“要我说人家小桃这事做得对。”亮睿一脸坏笑,“这毕竟是她们家的快递站。这也算是牺牲她一个,幸福千万家嘛!”

说完回头冲后面的快递员仰头示意,想得到大家的认可。可是得到的却是无声的回应。

朱余一回身看了一圈,又看了看权兵,不再说什么,抬腿就要进屋。

“算了兄弟。”权兵拉住了他,“那个旦飞带着机器人保镖来的。”

朱余一冲他笑了笑,“我先去把我昨天的跑腿费要回来。”

说完拉开了办公室的门。

将近六十岁的站长白富江在门口站着,听到开门声,不耐烦的说道:“不是说不让你们进来啊。”

回头一看却是不认识的人,眉头皱了皱:“你是谁啊?”

屋子里白桃在那里站着,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裙子很短,将光滑的长腿露了出来,双手局促地拉着裙摆,好像生怕走光。

听到声音,她回头看到了朱余一,“你…”她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

本来就好看的她,现在把马尾散开了,披肩的长发让她散发着一点微微成熟的感觉。

仿佛一朵刚刚开放的花朵,让人忍不住要去采摘下来。

在他旁边坐着一名精瘦的中年人,带着墨镜,他身旁矗立着一台黑色机器人,威猛霸气,让人不敢靠近。

看来,这就是旦飞了,朱余一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

“你谁啊?”旦飞瞪着他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