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有你受的

  • 速侠
  • 上帝的玩笑
  • 2401字
  • 2022-05-12 15:31:50

“为什么?”朱余一不明白老太太为什么这样说。

“刚才那人是野人团的,他们可不好惹。”一说起野人团,老太太就有些害怕。

“没事,您慢慢说。”朱余一安抚着。

通过聊天得知,老太太名叫张海荣,在源海服装公司上班。她的儿子毕小全因为不好好上学,在健身房招惹了野人团,被打伤。包里的钱就是给儿子付医药费的,没想到野人团恶人先告状,反来索要赔偿。张海荣自然不给,眼看儿子的医药费要被抢去,被朱余一正好撞见。

尽管很感谢眼前的年轻人,但是张海荣还是后怕,万一野人团还来怎么办?

朱余一看出了老人的担忧,说道:“您是我长辈,我就叫您张姨了。我给您留我个电话,他们再来您给我打电话。或者,您直接用速侠的名号吓唬他们。”

一想到自己刚才起的速侠称号,他就很开心,从今以后,就可以和那样大侠一样行侠仗义了。

“好孩子,你可要小心点,听说那野人团的头给自己装了一个什么机械装置,现在没人敢惹他了。”

“行,我知道了。”听到机械装置,朱余一明白这是改造过得。

由于张姨急着去医院,所以简单说了几句,两人就告别了。

朱余一慢慢地向小区里走去,他要去推自己的二手电动车,刚才来的时候电已经是不多了,不知道还能骑多远。

边走边想到可惜自己对改造人了解不多,刚才听说那个维布伦改造了右臂和胸部,改造体完成度好像4.98%。看来这改造体的战斗力是按完成度计算的,那完成度到100%以后呢?会出来比改造体更厉害的状态吗?

刚才要是问问袁辛就好了,不过人家那样的大老板恐怕没时间和自己闲聊,这些事情还是等回家后去网上找找看吧。

他身体的变化看来也要慢慢的观察了。

不敢再像刚才那样狂奔,因为一是怕吓到别人,还有就是速度太快造成了惯性太大,停不下来。

尽管基因让他得到速度的同时也得到了自愈的能力,但是他不想无缘无故受伤。

找到自己电动车,打开钥匙看了一下还有40的电量。心里默默估算了一下,要是先回快递站再去二手市场,那恐怕最后要把车推回家了。

不如直接去二手市场,回快递站也没什么事情了。

打定主意,当下骑车慢慢悠悠的往二手市场去了。

公路两边的槐树已经长了数十年,枝叶十分茂盛,像一把把巨大的遮阳伞,为来往的行人车辆遮挡着盛夏的酷暑。

阳光从层层密密的叶子中透下点点光斑,打在朱余一身上,让他十分受用。

不过他现在只想着去二手市场买东西的事情,这些变化他没怎么在意。

他希望能买一台机器人,哪怕是小型的试验机都行。

他写了很多仿生机器人程序,比如平衡,认路,识物,感知等等,可是这些需要有原型机才能验证他的程序,不然那些代码只是镜花水月,空中楼阁。而且这也是他的入学考试项目。

虽说他考上了这里的东业科技大学,可是入学是有测验的,就是展示自己在科技方面的才能,如若不能通过测试,则有可能被调剂专业,更惨的就是学籍退回,来年重考。他当然是不想换专业的,重考就更难以接受了,所以这个试验机对他很重要。

还有答应给袁辛治病,也需要一些东西。

想着想着就来到了诚正二手市场。

市场门口停着一辆大型货车,一名光头肚圆的中年男子在指挥卸车,在他身边一名穿着灰色粗麻西装,带着眼镜的老人在和他激烈地说着什么,不过那中年男子理都没理这老人。

货车堵着门口,朱余一进不去,只好把电动车放在了大门口,停好车来到了那俩人身边。顺着往车上的货物一看,他心里暗喜,今天来着了。

车上全是各种各样的实验机器,其中还有一台半米高的微型仿生机器人,那是第四大区的财雄大丰公司的产品。

“都手脚麻利点,这破活就不是人干的。谁愿意大热天去搬这对破铜烂铁。”中年男人掀起背心擦了擦自己脑门上的汗,不时用一张破纸板给自己扇着风。

“这里面没有破铜烂铁,全是科学设备。”戴眼镜的老人一脸认真地对他说道。

“行,行,行。”中年男人一脸的不耐烦,“我说老高,我不是针对你,只要到我这里来的东西全是破烂。”

“马远!”老高提高了嗓门,“再说一次,这是科学设备。”

“行,这堆设备给你500块,够意思吧。”马远一脸不在乎地看着眼前的老人。

听到500块朱余一心里一惊,这卖废铁都不止这点钱,这老板明显是想坑人。

“什么?”

果然,听到价格的老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些设备当初买的时候至少上亿,你现在说500?”

“那是你买的时候,现在这对破烂到我手里我只能拆了卖铜线了,话说你这里面估计也没多少铜吧?”

不等老高说话,马远接着说道:“这大热天我这边去了五个人,算算这人工费多少?还有你这堆破烂,放我库房要占多少地方?最后我还要雇人拆这堆破烂,这人工又是钱,这来回的车费我都懒得跟你算。”

“你懂什么!你最少要给我两千万。”老高知道和眼前的人说不通,只好把低价报了出来。

“两千万?你给我?”马远瞪着眼珠子用夸张的语气喊了起来,招呼着卸货的工人:“兄弟们,快停下!人家这可是价值几百亿的设备,碰坏了咱们可赔不起。”

刚才老高明明说的是上亿,现在他却说几百亿,分明是故意胡扯,朱余一笑呵呵地站在旁边,反正他也没事干了,不如看会戏。

那帮卸货的工人也给马远帮腔。

“还几百亿,这白给都没人要。”

“就是,这大热天正好歇会。”

马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就请高教授把这堆科学设备搬回去吧,我这里实在是买不起啊!”

“你…”老高被气的直哆嗦,但是却毫无办法。

这堆设备哪怕是身强力壮的人搬都费劲,他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更是别想搬动,这明显是故意难为他的。

“我什么?”看着眼前的老人说不出来话,马远得意了起来:“这要换别人我光给你把东西搬出来就要和收费,这还不是看在我大哥是你给介绍的工作,这才倒贴钱给你跑一趟嘛,你还有意见?”

“还有,你不在学校好好教学,跑出来给别人干私活,这是干不下去了吧?这我要是给你告到学校,有你受的。”

马远长的肚圆腰粗,说起话来确实丝毫不让,一连串的话竟然让老人低下了头。

老高低着头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哎!算了。”

说完转头就要走,尽然连那500都不要了。

马远却是不屑地哼了一声。

“等一下!”这时,朱余一再也看不下去,喊了一嗓子。

这一嗓子声音虽说大,但是让在场的人都楞了。

这小子谁啊?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