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别刀的男子
  • 速侠
  • 上帝的玩笑
  • 4601字
  • 2022-05-07 05:19:39

“敢用机器人,我们就不干了!”

屋外突然传来快递员们吵杂要罢工的声音,让朱余一有点懵圈,这是他打工的第一天。

屋子里只有快递站站长的女儿白桃和他,白桃正在给他扫描登记信息。

扫描信息的摄像头补光灯不时闪烁着刺眼的光芒,这让朱余一想眨眼来缓解一下痛苦,为了不用重新扫描一次,他只有使劲瞪着眼睛。

正当扫描要成功的时候,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声,白桃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向外面走去。

朱余一长出了口气,赶紧眨了几下眼睛,转身看向外面。

白桃和他年龄相仿,十七八岁的样子。头上扎着青春靓丽的马尾,薄唇大眼,鼻梁高挺。身上穿着牛仔裤和白色T恤,身材苗条匀称。

“兵哥,怎么了?”白桃站在门口,向站在众人前面的一名身形敦实的快递员询问。

被叫做兵哥的快递员看到白桃,显得略微有些局促,神态也有些扭捏,抬手示意大家安静。

看得出来,兵哥在这群快递员中颇有声望,大家看到他的抬手示意,逐渐停止了吵闹。

兵哥面带得意,点了点头,清了一下嗓子:“小桃,这事你管不了,让你爸出来说话。”

虽然是早晨,但毕竟是夏天,阳光有些刺眼,白桃抬起白净细嫩的胳膊挡住光线,用清脆的声音说道:“兵哥,我爸有事出去了,下午才能回来,你让大家伙先把上午的件送了吧。”

“上午送件,中午等你爸买回来机器人开除我们?”兵哥站在原地没有动的意思。

“就是,上午干活下午就让人给开除了,咱们谁也不干。”

“不是机器人能干吗?让机器人送去啊?”

“不给个说法,我们谁也不干了!”

“真当我们贱啊?”

他身后的十几个快递小哥纷纷跟着附和。

听到身后的兄弟们挺自己,兵哥更是得意,看着白桃身后的朱余一:“兄弟,过来,咱们是一拨的。”

“这个......”朱余一楞在了原地,犹豫了起来。

他只是一名高三的毕业生,想趁上大学之前打个临时工,因为别的工作都不要临时工,他才来的这里。

不管是白桃还是兵哥,他都不是很熟,这上班的第一天就让他选边站,他有些难受。

兵哥显然是看到他犹豫,拧着眉头说道:“怎么兄弟?还不愿意过来?等着下午被开除呢?”

‘你谁啊?跟你不熟啊大哥!凭什么过去?’被强行选边,朱余一心里更是难受。

凭感觉,他觉得兵哥说的可能是真的。

现在全球开始普及智能机器人,已经替代了很多传统的岗位,物流快递这一块是重灾区。

尽管智能机器人故障率有些高,但是各行业的老板迫不及待地推广了起来,以此来显示自己紧跟时代潮流,主要是能解决人工成本的问题。

这个快递站是为数不多的没有机器人的站点之一,但是不代表这里以后不会引进机器人,因为这是趋势。听外面快递小哥的意思,站长已经去买机器人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朱余一考虑的,他之所以犹豫是因为自己只是一个临时工,万一罢工要是一直僵持下去,他耗不起。

现在的问题是他要是不和快递员站一边得罪了他们,将来的工作怎么办?可要是放弃了白桃,那就是得罪了快递站,万一要是克扣薪水,甚至是快递站要杀一儆百,真要是这样的话,自己一个新来的无疑是最佳人选。

再说真要是选边站他更倾向站白桃这边,外面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女生也真是不害臊。

“人家这是看不上咱们,不愿意过来!”正当朱余一迟疑的时候,兵哥发话了。

其他快递小哥纷纷跟着帮腔。

“人家是大学生,是来体验生活了。”

“就是,怪不得看不上咱们。”

“行,那就让大学生自己体验吧,让他好好体验一把!”

听着这些阴阳怪气的话朱余一有些上头,心里暗骂:和你们站一边,你们给开工资吗?我这虎头虎脑的,你们真当我好欺负?

张嘴就要怼外面的快递员几句,白桃这时接过了话:“兵哥,你难为一个新来的有意思吗?”

“小桃,别看人家长得帅就替他说话,等他体验完生活就甩了你。”

这个时候,人群里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

这分明是故意挑事的。朱余一四下环顾,想找到是谁这么会‘夸’人。

听到这话的兵哥,脸色骤然沉了下去:“小桃,你看上这个小白脸了?”

“权兵,你说什么呢?我看上谁管你什么事?”权兵的话让白桃有些生气。

“小子,你给我出来!”权兵没有理她,反倒是难为起了朱余一。

权兵个子没有朱余一高,但是确壮的多。而且自己身后有这么多兄弟,真要是动起手来肯定不会吃亏,想到这里,他就气势更足了。

“站在一个小女生后面,这大学生也不知道个害臊。”

“就是,要不怎么说这世道变了呢?”

没准儿人家就是来当小白脸的,万一动手刮花了脸,那不是亏大了?”

“呵呵,那兵哥就别打脸,做人留一线嘛!”

他身后的快递小哥显然也看得出来,知道自己的兵哥更厉害一些,加上他们在社会上工作已久,所以说话有些随意,纷纷跟着起哄。

他们本来就是要罢工发难的,现在老板不在,就只好拿一个新来的出气,成心让朱余一难堪。

刚才朱余一就有些上头,要不是白桃接过了话,说不定刚才就爆发了,现在对方这么多人又挑衅自己,不由得怒从心头起。

尽管自己只有一个人,但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怎么会在乎这个。

正要抬腿出去,白桃伸手拽住了他,对他使了个眼色。

看着眼前这素雅秀气的脸,北原心中的怒火一下子消退了不少,稍微冷静了一些。想到自己只是临时工,犯不上和这么多人闹意气,心里默默地问候了对方几遍,止住了脚步。

俩人在屋里肢体接触的动作让外面的权兵恨的牙根痒,大叫了起来:“大白天干什么呢?要不兵哥我给你俩去开个房?”

听到这话,朱余一再也压不住自己的怒火:“我可去你.....”

他后面话还没有说完,快递站的电话响了。

这电话仿佛有什么魔力一般,让在场的人安静了下来。

白桃跟随父亲在快递站这么多年,早已习惯了快递员的荤话,但是权兵像今天这样,趁父亲不在突然发难,还是让她很生气。

她看了看停下来的两个人,确认两人不会动手,狠狠地瞪了权兵一眼,这才快走几步拿起了电话。

“你好,华裕快递站。”“您叫丹琳是吧?”“您别急。”“行,我立马安排给您送。”“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不知道对方说什么,不过听白桃的话对方应该是叫丹琳,她的件还很急。不管对方是谁,冷静下来的朱余一都很感谢这个电话。

没有这个电话的话,刚才肯定会因为冲动而冲出去,自己一个外地人,还是一个学生,有什么后果,恐怕不是自己能承担得起的。

白桃挂了电话,走到屋外,环顾了外面快递员一遍,说道:“我爸确实是去买配送机器人了。”

听到这话,快递小哥脸上立刻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一个个都摘了头盔,蹲在了地上,没人说话。

自己的工作要丢了,换谁都高兴不起来。

“大家知道,我们鹿庄市早就开始推广智能机械了,不单单我们市是这样,十六大区甚至是岸尘星全球都在推广。”

“机器人不是我家做的,机器人是第四大区制造的。”

“不仅是智能机械,还有各种机械改造人,甚至听说基因都能改变了。”

“这些东西不是我们普通人能控制的了的。”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这个世界一直在变化,我们普通人只能跟上世界的变化。”

“我能做的就是和我父亲说,让他尽量推迟使用机器人。”

“还有就是我会帮助大家找新的工作,这就是我能做的。”

虽然这几句话说的极为诚恳,但是明显没什么用,有的快递小哥狠狠地将头盔摔在了地上。

白桃轻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刚才我接了客户一个电话,是一个急活。”

“谁要去送的话,客户表示,单独给小费两百快。”

“另外快递站再给一百,只这一单就能拿到三百块的的奖励。”

白桃看了外面的快递员一圈,目光中透露着期盼,只要有人能站出来,在多给钱都行,不然在这么僵持下去,她就控制不住局面了。

一单三百块,换平时肯定都愿意去,可现在大家都知道下午就要被辞退,所以都没什么兴趣,毕竟三百块只能解决得了一时,而解决不了一世。

“我去!”看外面没人动,朱余一喊了一句。他知道这个时候谁去谁就是得罪人,他还是说要去。

其实他也不想得罪人,只是对方对自己一再挑衅,加上自己只是一个临工,开学就不干了,所以无所谓得罪不得罪的。

当然,刚才白桃为自己解围,他也想借此来感谢一下。

“就凭你?你认识路吗?”权兵听到他要去,有些急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没导航啊你?”朱余一懒得理他。

“行,小子,我看你怎么去。”权兵回头看着自己的兄弟们:“兄弟们,都别借给他配送车。”

朱余一心里暗自觉得有些好笑,他还以为对方会怎么着了,搞了半天是不借给自己配送车。

配送车是快递员的标配,四四方方的,能放下很多快件,而且车顶配有无人机,十五公斤以下的货物不用上楼就能送达。

朱余一因为是临时工没有配送车,不过他来之前买了一辆二手电动车,他只想送上午,下午做一些自己的事情。

其实他不知道,快递员的薪水和送的快件的多少是挂钩的,每趟拉的快件越少你就要不断的重新回到快递站来拿件,这就意味着需要消耗更多的电量,而他的那辆二手电动车根本跑不了几趟就没电了。

白桃显然是知道的,但是客户催的急,她又不敢得罪客户。她们这个小站本来就因为订单减少,生意下滑,她父亲才不得已贷款去购买智能机器人的。

“行,那你先去跑完这趟,等你回来我给你想办法找辆配送车。”她现在为了维护客户,顾不上许多了,在货架上找到名叫丹琳客户的快件递给了朱余一:“地址是心源小区。”

快件大小和手掌差不多,白桃刚要递给朱余一,一根玻璃管从盒子底部滑了出来,这盒子竟是漏的!

这一下谁都没有想到,白桃根本反应不过来,惊恐的表情瞬间布满了那张秀气的脸庞。

慌乱中胡乱伸手去抓,可哪里抓得住?

眼看玻璃管就要掉在地上摔碎,朱余一一探身,抓住了它。

“吓死我了!”看到东西没摔碎,开心起来的白桃忍不住夸赞:“你反应速度还挺快。”

刚才看到那玻璃管快要掉到地上的时候,白桃差点就哭了,没想到眼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反应竟是如此迅捷。

东西破损是大忌,关键还是在客户打完电话,急着要的情况下,恐怕就不是损失客户那么简单了,她们的快递站已经不能再被投诉了。

玻璃管嵌在一个亮银色的支架里,里有一段蓝色光晕,那光晕一闪一闪有规律地游动着,朱余一将东西递给了白桃。

东西刚到白桃手里,那蓝色的光晕仿佛受到刺激一般,来回的游动突然变得激烈了起来,吓了她一跳,赶紧又将玻璃管交还给了朱余一。

一到朱余一手里,那光晕立马平静了下来,又回复了有规律的游动。

“这是什么?”朱余一拿着手里的玻璃管有些不知所措。

“不知道,客户的东西和我们没有关系。”白桃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看了看盒子的底部果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一个洞。

看完将快件盒子递给了朱余一:“我就不粘盒子了,免得客户以为是我们弄破的。你把东西装你身上,拿着盒子告诉客户,估计是运送的时候挤破了,客户要退货的话你就拿回来。”

“知道了。”尽管有些好奇,但是正如白桃说的,客户的东西和自己没关系,朱余一将玻璃管装到了自己T恤胸兜里。

顺手接过快件盒子的时候,朱余一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和自己的胸口碰撞,心脏陡然跳动的十分有力,好想要蹦出来一样。

“哎!人还不如机器。”

“又要重新找工作了。”

朱余一瞬间耳通神明,浑身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子劲,外面几个快递员小声嘀咕他都能听得真真切切。

“趁扫描相机还没有关,我赶紧给你录入信息,然后你就赶紧去。”白桃说着话突然发现朱余一愣在了原地:“发什么楞呢?赶紧过来呀!”

“我...我先去看看我电动车还有多少电。”身体突然的变化让朱余一有些躁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狂奔一场。

他将快递盒子放到了桌子上,一步跨到了屋外。

这个时候虽说是早晨,但是盛夏的光线早已热力十足,外面的快递员都躲在阴凉里。

权兵恼怒的目光和其他快递员不屑的表情一下子被抛到了脑后,他只想让身体尽情地沐浴阳光。

这时突然急刹车的声音响起,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快递站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腰里别着刀的男子。

“喂!”男子看着众人咧嘴笑着:“你们这群废物,谁能把丹琳的快递给我找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