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牧羊人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2234字
  • 2022-05-08 00:10:55

两人回到车上,高晨昊看着资料,“今天的收获不多啊,没问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一定要调查出黄天成说的老地方在哪。”郑嘉树认真的说。高晨昊点点头,问道,“可是他那天拿了钱说要去老地方,却死在了高速路旁的树林里?”

郑嘉树想了片刻,沉声道,“可能他还没来得及去,就被杀了,他被发现的时候,是在树林的树上挂着,树林可能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他也许是被杀了运过来的,车在案发现场嘛?”

高晨昊摇头,“车被发现时在他家门口,而且运过来这个想法,我们也查到了证据,黄天成车的后备箱里发现了血迹,是他自己的。”高晨昊拿出当时的记录。

郑嘉树认真查看,“这说明是凶手开着他的车把他运过来的,车上没有提取到什么有用的证据嘛?”

高晨昊摇摇头,“车是几天后才发现的,凶手并没有留下什么皮肤组织还有指纹,但是有人提供了线索。”

“什么线索?”

“黄天成的车在他遇害的第二天,被汽车回收公司开走了,公司拿出合同,说是几天前黄天成就打算把这个车卖了,那天刚好是收车的日子,而且工作人员回收车的时候,在驾驶座闻到了一阵香味。”高晨昊把当时的证据都讲了出来。

“香味?”郑嘉树眉头紧锁,“难道是被迷晕了?”

“这个倒不是,黄天成的致命伤是被击中脑干,当场毙命,尸检报告显示体内并没有吸入任何药物。”高晨昊越想越觉得复杂。

郑嘉树只觉得头疼,“只能一个线索一个线索的查了,不过凶手处理人渣的方式很奇怪,三年间死了三个人,可是还有一些被新闻报道的罪人出狱了,但他们什么事都没有,凶手没有杀了他们,这是为什么?”

不说想不到,一说高晨昊也瞬间想到这一点,“对啊,这是为什么?”

郑嘉树眼神里闪烁着坚定,“这说明,凶手杀人是有标准的,不然他也不会等到两年后才杀了姜德章,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在等姜德章出狱,古建国跟黄天成也一样,凶手一直在等待他们。”

高晨昊觉得脑细胞不够用了,“可这是为什么?”

繁华的都市里藏满了罪恶,披着羊皮的恶魔,游走在路上,他看到了羊圈里肥美的小羊,越过栅栏吃掉了羊,愤怒的牧羊人发现了,开枪打死了他,把狼皮剥下来挂在了羊圈里高高示众。

郑嘉树看向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流,“因为受害者之间一定有某种关联是我们还没有找到的。”

陈妍童拿着那些补品来到了顾晟的工作室,“小姐,没有预约不能进的。”

陈妍童不顾阻拦在画室里找到了顾晟,她把补品扔在地上,“你送这些东西恶心谁呢。”

“对不起老板,我拦不住她。”前台小姐低下头。

“你先出去吧。”顾晟开口。

他看着陈妍童,艰难的开口,“我送这些东西是希望姐姐能快点好起来。”

“那是我的姐姐!跟你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会变成这样嘛!你现在来假好心有什么用!”陈妍童完全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每次看到顾晟无辜难受的模样,她都觉得好假,好恶心。

顾晟看着陈妍童眼里强烈的恨意,他无话可说,的确,都怪他,如果不是他,就不会害陈汐苧变成那样,就不会害陈妍童在痛苦中度过了那么久。

“对不起。”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苍白无力的道歉。

陈妍童眼角滑落了一滴眼泪,恶狠狠的抓着他的衣领,“顾晟,我说过从那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你而造成的伤害,我会让你十倍百倍的偿还,你现在做再多,都是无用功,我姐姐还喜欢你不代表我也一样。”

顾晟低着头,听着陈妍童一字一句的审判,这些字,比直接杀了他还让人难受,陈妍童用力的踢了一脚地上的补品,转身离去,看着地上破烂的营养品,就如同顾晟被一脚踢开一样,心口早就破烂不堪,支离破碎。

郑嘉树回到家后,看向陈妍童的小院子,房间里没有灯光,“难道,还没回家吗?”

陈妍童下了出租车,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到了家门口,想找钥匙却找不到,好不容易翻到了,却掉在了地上,“唉烦死了。”

“你怎么那么晚回家?”陈妍童刚捡起钥匙就听到了郑嘉树的声音,“我……快毕业了,在学校忙点事。”

郑嘉树看陈妍童脸色不是很好,关切的问,“你吃饭了吗我做了很多好吃的,你要不要一起来?”

陈妍童有些惊讶,“你还会做饭嘛?”

郑嘉树笑了笑,“这么简单的事情,当然会了,不然以后都不好找女朋友。”

陈妍童被他的话逗笑了,“原来郑巡警也有找女朋友的烦恼啊,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先尝尝,看看你有没有天赋吧。”

“好,想尝多少尝多少。”郑嘉树的语气带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宠溺。

院子里的桌子上,摆满家常菜,色香味俱全,陈妍童咽了咽口水,洗过手后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块牛肉,“嗯!好好吃啊!”

陈妍童有被惊艳到,看着郑嘉树认真的说,“郑巡警,你以后失业了可以开个餐厅,去做厨师,肯定会火的!”

郑嘉树被陈妍童的话可爱到了,“那我先谢谢你那么高的评价了,或许我以后我真的会考虑做一个厨子呢。”

陈妍童立马举手,“那我肯定支持你,如果你做厨师,我天天去吃,一天都不落下!”

“好,一言为定。”郑嘉树突然觉得这样的相处好舒服,看着陈妍童塞的满嘴都是,跟个小仓鼠一样,拿出纸巾轻轻的帮她擦拭嘴角,“你吃饭还真的有点野蛮啊小姐。”

陈妍童被他突如其来的温柔搞得呆住了,抬头看着郑嘉树,清澈的眸子把郑嘉树拉了回来,立马收回了手,尴尬的不知所措,“那个,那个我看你吃的到处都是,帮你擦擦。”

陈妍童更是脸色通红,胡乱的点头一顿狂吃,只要我继续吃,尴尬的就不是我。

吃过饭后,郑嘉树端出来两杯清茶,院子里陈妍童靠在竹藤椅上,看着夜空中的星光点点,嘴角上扬,“这种时刻好轻松啊,真希望时间可以静止在这一刻。”

郑嘉树坐在旁边,看着她舒服的闭着眼,嘴角一直挂着温柔的笑意,自己的也忍不住笑了,“是啊,真希望开心的时刻可以停留。”

陈妍童歪头看了他一眼,“郑巡警,你是不是很着急结婚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