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小草坝镇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2905字
  • 2022-05-07 20:46:01

两人先来到了两年前死亡的古建国家里,出了那件事后,他的家人一直被外人看不起,家里只有一个老母亲了,妻子也跑了,“奶奶,问你几个问题,您儿子死的时候您记不记得有什么线索?”高晨昊问。

老人家想了想,苍老的声音响起,“我记得那天他说他要出去跟朋友喝酒,然后一直没回来过,直到第二天有警察来找我,说我儿子死了。”

郑嘉树一直在旁边做记录,“请问那个朋友是谁您还记得吗?”

老人家想了一下,“好像是他修理工厂的朋友,叫什么奇,他出狱以后就找到一个工作。”

郑嘉树做好记录,眼神突然看到桌子上的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上写着“红心孤儿院”

照片里是古建国跟孤儿院小朋友在大门口的合影,“这张照片是?”

老人家接过这张照片,仔细看了看,随后悲痛的讲到,“这畜生,他之前在这个小镇待过,叫做小草坝,在孤儿院做过义工,可没想到他是盯上了那里的小朋友!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东西。”

老人家情绪很激动,两人停止了询问,高晨昊叹了口气,“看来找不到什么有效线索。”看郑嘉树眉头紧锁,一言不发的样子,他又说,“当年我们盘问过他那个朋友,叫做陈田奇,不过他现在在牢里。”

这句话引起了郑嘉树的注意,“在牢里?他犯了什么罪?”

“杀人保存尸体,当时我们接到了很多失踪案的电话,都是高中女学生,后来找到陈田奇的时候,在他家地下室里,发现了四名失踪女孩的尸体,被泡在福尔马林里,其中一个女孩正被他抱在怀里,两人全身赤裸,他在跟尸体说话,后来入狱检查发现,他是恋尸癖患者,也是有心理疾病。”

郑嘉树有些震撼,“怪不得变态能跟变态做朋友。”

“谁说不是呢。”高晨昊也觉得那群人简直太变态了。

郑嘉树问,“他还有多久出狱?”

高晨昊打开资料查了一下,“还有一个月,他被判了十年。”

郑嘉树眉头紧锁,“一个月……”有什么想法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可郑嘉树却抓不住。

“去下一家吧。”

郑嘉树走后,陈妍童没有选择继续睡回笼觉,而是收拾好穿好衣服准备出门,一出门就碰到了张奶奶。

“张奶奶好。”陈妍童甜甜的打招呼。

张奶奶看到陈妍童,立马过来亲昵的拉着手说,“小童,张奶奶说的没错吧,嘉树是不是有担当的好男人,女朋友被骚扰,直接就上去了,是不是?”

陈妍童听到这样的言论,有些不知所措,这片区的老人特别喜欢撮合她跟郑嘉树,不知道从哪里看出他们有夫妻相了,“奶奶啊,感情的事呢,我现在考虑还太早了,所以您跟那群大妈们就别开我们的玩笑了。”

“啧,这话我可不爱听了,你今年过了生日就不22了,能领证了都。”张奶奶佯装生气,陈妍童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突然想到郑嘉树,他是不是也被这样围攻过,心里突然有了那么一点小想法,“奶奶啊,其实这种事女孩子脸皮薄,您应该多去跟郑巡警说说,这种事一定要男生主动是不是?”

郑嘉树,可不要怪我哦~陈妍童内心OS。

张奶奶一听,好像还挺有道理,立马就有了干劲,“这话有道理,小童你等着哈,奶奶我一定天天跟郑巡警说你的好话,让他主动点追求你。”

陈妍童乖巧点头,这正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嘿嘿!

摆脱了张奶奶,陈妍童打车来到了郊区的一家疗养院,进了门,很熟练的去到了一间病房,病房里一个女孩坐在轮椅上,她神情有些呆滞,那一片死水的眼神里没有光,嘴里一直喊着,“沁苧,沁苧。”

陈妍童不敢上前,只能捂着嘴流泪,这是她的姐姐陈汐苧,她的曾经,陈沁苧,那个装满了黑暗过去的名字。

医生过来了,“她的情况好些了吗?”陈妍童问。

“好多了,不过还是神志不清。”

陈妍童点点头,视线突然看到注意到桌子上的补品,“这些是不是他送来的?”

护士有些尴尬,陈妍童交代过不允许顾晟来看陈汐苧,可是奈何他天天来,护士没办法,只能收下他送来的东西,“是顾先生送来的,但是他没有见到陈小姐,我只是把补品拿进来了。”

陈妍童看着这些补品,仿佛看到了顾晟惺惺作态的样子,她拿起补品就走了出去,“照顾好她,还有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来过。”

护士赶紧点头。

郑嘉树跟高晨昊来到了黄天成的家,黄天成的妻子跟儿子还住在这,看到警察来,更是态度恶劣,“我什么都不知道,都过了那么多年,能不能放过我们娘俩!”

女人泼了一盆水,洒了两人一身,郑嘉树看着女人说,“阿姨,我知道你不想回忆那些过去,但是你应该知道最近的连环杀人犯吧,我们需要找到凶手,需要您的配合。”

女人啐了一口,“黄天成那个人渣,死了活该,那个人杀得好,还找什么真凶,怎么不让人渣去死,为什么还把他们释放。”

女人把门死死的关住,两个人对视一眼很无奈,“所有人都希望那些人渣该死,可是心理测试却想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高晨昊感慨。

郑嘉树叹了一口气,他必须找到凶手,尽管他在所有人眼里是救世主,是除暴安良的好人,可是法律不会放过他。

两人找女人无果,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还在学校的黄天成的儿子身上。

“小朋友,叔叔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两人把黄潇带到了肯德基,点了一个小孩子喜欢的儿童套餐。

黄潇安静的吃着,郑嘉树跟高晨昊就这么看着他,等他愿意开口。

吃到一半,小黄潇忍不住抽泣起来,“你怎么了小朋友?”郑嘉树连忙来到小黄潇身边。

“哥哥,我的爸爸是坏人,小朋友们都欺负我,不愿意跟我玩,说我是杀人犯的孩子,哥哥我该怎么办?”小黄潇哭泣的声音让两人忍不住心疼,孩子有什么错呢?大人犯下的错,为什么要让小孩子背负那么多呢。

“黄潇呀,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以后也不会是一个坏人,所以哥哥现在在调查一些事情,你能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嘛?”

黄潇抽泣的点头,高晨昊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心疼,“哥哥,叔叔,我能吃完再说嘛?我妈妈也不喜欢我,我很饿。”

这句话更是让高晨昊破防,“她为什么不给你吃饭!”

小黄潇不知所措的眨眨眼,“因为妈妈说,我长得像爸爸,以后也是个怪物。”

高晨昊气坏了,“他妈的,为什么这么对一个小孩子!”

“老师你冷静点,你会吓到他的。”郑嘉树看着小黄潇小心翼翼的样子,也是很心疼。

高晨昊看着黄潇瘦瘦弱弱的样子,明明是八岁的孩子,却还是跟五岁的小朋友一样大小,他起身去点餐台又买了一堆吃的。

郑嘉树等小黄潇吃完,拿出资料本开始询问,“哥哥问你,爸爸出事的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嗯,我记得。”小黄潇开始回忆,“那天爸爸又回来找妈妈了,他说他做错了,可是妈妈坚决不原谅他,不让他进门,后来两个人就开始争吵,爸爸还动了手,妈妈害怕了,哭着说对不起,让爸爸别杀他。”说到这里,小黄潇又开始哭了,看到那样的场景,他心里该有多害怕啊。

“后来爸爸把家里的钱都拿走了,走的时候还说,要去老地方快活快活。”

郑嘉树捕捉到了重点,“老地方是哪里?”

小黄潇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以前爸爸很喜欢开车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可我一直不知道那是哪里。”

提问结束后,两人把小黄潇送回了家,“回家吧。”

黄潇回头看着郑嘉树,“哥哥,叔叔,我以后还能见到你们吗?你们对我特别好,给我吃好吃的,妈妈以前总说那些东西很贵,不能随便吃,所以我想以后报答你们。”

两人都被小黄潇感动了,郑嘉树蹲下身摸了摸小黄潇的头,“哥哥答应你,以后哥哥会经常来看你,带你去吃好吃的,好嘛?”

小黄潇开心的点头,露出两颗虎牙的笑容,等他走后,高晨昊感慨的说,“黄天成虽然是个人渣,但是上天给了他一个好儿子。”

郑嘉树点头,“小黄潇以后肯定不是他爸爸那样的人,他会很优秀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