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对赌协议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3919字
  • 2022-05-07 17:39:09

等看到来人的时候,他的眼神立马从疑问变成了愤怒,这个一看到就会被气到发抖人,“你来干什么?”

来人是警察厅厅长于永志,“你们都先出去吧。”

看着眼前愤怒的少年,说,“我来看看你。”

“我过得很好,用不着你看。”郑嘉树的话夹枪带棒,面对于永志,他的情绪根本没有办法平复下来,如果不是因为眼前这个人,他幸福美满的家庭根本就不会支离破碎。

于永志低下头,眼里翻滚着复杂的情绪,他知道他对不起郑嘉树,可当年的事,他根本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深吸一口气,“嘉树,你怪我这很正常,但是你能不能也理解一下于叔叔,我当时真的是迫不得已,我……我如果不把郑哥推出去,霜霜她可能就……”

“那我爸爸呢?他就不无辜嘛!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做,却被你扣上了走私军火的帽子,他那么多年的战功荣誉,因为你的一句话,毁于一旦。”

当年于永志为了钱,听信了别人的话,帮助军火贩在码头走私军火,这件事是违法的,可是于永志当时急需用钱给他的女儿做心脏搭桥手术,可没想到突然有人举报,警察厅有人勾结军火贩走私,他慌了,如果这件事被发现,不但职业生涯毁了,还要去坐牢,就连这笔救命的钱也没有了。

所以他把所有的证据收拾好,趁郑和出去的空隙,把优盘里的资料全部都存到了他的电脑里,“郑哥,别怪我,我必须救我的女儿。”

后来郑和的电脑里被发现了证据,他百口莫辩,“我没有干这种事,这些东西根本不是我的。”

所有人都很震惊,郑和在警察厅里一直是标杆一样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走私军火,于永志看到郑和变得彷徨无措的的眼神,他低下头,他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郑和。

郑和被捕入狱,看到他被压上前往监狱的车,于永志红了眼眶,正巧这时妻子打来了电话,“老公,霜霜的手术很成功。”

听到女儿平安,于永志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他发誓等郑和出狱,他会好好补偿他,看到群众里还是小孩的郑嘉树,撕心裂肺的哭着,于永志走过去,安慰道,“小树,别哭了,你爸爸会没事的,最多几年他就出来了。”

郑嘉树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于叔叔,我爸爸不会做坏事的,他肯定是被冤枉的,你要帮帮他啊。”

于永志点头答应,看到无辜的郑嘉树,看到旁边哭到昏厥的郑和的妻子,他心里满满的愧疚。

后来,于永志每天都会去看郑嘉树,大事小事都会帮忙,郑嘉树也很依赖他,正当他以为一切都会变好的时候,监狱里传来了郑和死亡的消息,那年,郑嘉树才15岁,听到父亲死亡的消息,他第一时间就是去找于永志,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是他的支柱。

到了警察厅,警员说,“厅长不在。”

于永志那时已经当上了厅长,有单独的办公室,郑嘉树在里面焦急的来回踱步,不小心把桌子上的文件拐了下来,文件中夹了一本记事本。

郑嘉树本来没想看,可记事本落地被翻开的那一页引起了他的注意,上面写到,“我做了很多错事,可我没有办法,我必须那么做,我这辈子最对不起郑哥,嫂子还有嘉树,所以我会尽我全力去弥补他们,嘉树那么小,现在对我很依赖,我已经把他当成亲生儿子来对待了,他那天还叫我于爸爸,所以我会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如果让嘉树知道郑哥的入狱是因为我,他肯定会恨死我吧。”

郑嘉树懵了,记事本很厚,几乎每一页都是于永志的忏悔,“这不是真的,这肯定不是真的。”郑嘉树满脑子都是那句“如果让嘉树知道郑哥的入狱是因为我”

他的脑子快炸了,感觉呼吸不畅,于永志听说嘉树来找他,也猜到是因为郑和在监狱去世的事情,来到办公室,看到嘉树蹲在地上,地上是被翻开的记事本,于永志大脑里突然一片空白,反应过来赶紧去把记事本捡起来扔进垃圾桶,“嘉树?”他声音颤抖。

郑嘉树早已满脸泪痕,声音沙哑,“都是你,全部都是因为你!是你杀了我爸,是你杀的!”

于永志赶紧捂住郑嘉树的嘴,声线紧张,“嘉树,你听叔叔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相信我好吗?”

郑嘉树狠狠地咬了他一口,“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弥补你内心的愧疚,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跟我爸爸称兄道弟,不配得到我们的原谅。”

郑嘉树跑了出去,于永志却没有力气去追了,他只知道嘉树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了,他的罪孽洗不清了……

从那以后,郑嘉树断绝了跟他的一切往来,包括于永志这些年转来的钱,嘉树妈妈从来没用过,因为她觉得郑和的事跟于永志没关系,她不能用人家的钱,她自己可以养活嘉树。

嘉树提议想去外婆家住,两个人搬了家,等于永志找来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了,整整三年,他都找不到他们母子。

直到后来,他去刑警学院演讲的时候,看到了优秀学员代表郑嘉树,他才知道,原来他选择了这条路。

“嘉树,这几年过得好吗?”于永志看着已经长大的少年,他的眉眼跟郑和很像,身上有他的影子。

“于厅长,多谢你费心了,在没你的日子里,我过得很好。”郑嘉树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深深地扎进了于永志的心里。

“我会努力学习,总有一天,我要让真相大白,我也要让你体会到我爸爸的痛苦,听说你又有了一个儿子。”

于永志心尖一颤,低头不语。

郑嘉树继续说,“我记得我小时候还跟你说过,我说学校里的同学们都欺负我,他们说我爸爸拿了国家的钱,丢了国家的脸,这些话我也要让你的儿子体会一遍。”

于永志抬头震惊的看着他,“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郑嘉树怒极反笑,“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啊,自从我发现真相以后,我对谁都可以笑容满面,唯独对你,我充满了仇恨。”

于永志知道他的复仇才刚刚开始,他也曾像妻子坦言,不如就说出真相,不要再背负一身罪孽,可妻子提到了两个孩子,于静霜跟于靖航。

小时候的嘉树被人唾弃,那些同学之间可怕的言语像一根根针一样扎进心里拔不出来,为此他还带嘉树去看过心理医生,他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再有次遭遇,所以郑嘉树毕业了,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被他安排到了一个小镇上做巡警。

得到这个结果,郑嘉树心里都明白,于永志怕他的报复,所以不会让他进入警察厅工作,但是他不会认输,他会把于永志做的坏事暴露在阳光下,还父亲的清白。

看着眼前的郑嘉树,他眼里是藏不住恨意,这恨意深深地刺痛了于永志的心,曾几何时,他也甜甜的叫过他于爸爸,“嘉树啊,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爸爸,可是你想想霜霜和小航,霜霜从小就跟在你后面喊你哥哥,她才刚刚大学,小航才上小学,你想想如果我出了这样的事,他们两个在学校会遭受怎样的对待啊。”

“那我呢?”郑嘉树觉得他这番话很荒唐,“我就活该受到那样的对待嘛?我难道不可怜吗?于永志,你怎么能那么自私?”

于永志苍老的脸上流下了泪水,怨念越来越深,罪孽越来越重,他承认他很自私,可他同样是一位父亲,所以事已至此,他只能为了他的儿女考虑。

“嘉树,你一定要复仇对嘛?”

“是。”郑嘉树没有一丝犹豫,猩红的眼眶暴露了多年来忍受的苦楚。

于永志点点头,“好,我给你这个机会。”他拨通了电话,随后进来一名警员,那是于永志的最信任的人,“厅长。”

“把协议给他。”于永志看着郑嘉树接过协议,像是松了一口气。

翻开协议,郑嘉树眼神里充满了疑问,“你什么意思?”

于永志坐在真皮沙发上,抬头看着他,“你不是想要扳倒我嘛?我给你这个机会,如果你能在三个月之内,抓到这个三年内让警察们都束手无策的连环杀人犯,我就把这个优盘给你,里面有你想要的东西。”

郑嘉树看着桌子上的优盘,不出所料,里面应该是于永志嫁祸给郑和的全过程,这份协议,相当于一个对赌协议。

“但如果你没有抓到,那么依照协议,你要脱下这身警服,这辈子都不能再穿上。”于永志说。

如果脱下警服,那就意味着郑嘉树永远都无法触及当年的真相,也无法还自己的父亲一个清白,郑嘉树有些纠结。

高晨昊来找郑嘉树,看到招待室门口围满了人,“你们不好好工作,都在干什么呢?”

警员们被吓了一跳,“高刑警,你小点声,厅长来了。”

“他来做什么?”高晨昊有些吃惊,郑嘉树的事他是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我就看到厅长秘书送进去一份协议还有一个优盘。”听到这话,高晨昊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立马剥开人群,闯进了招待室。

招待室里,郑嘉树答应了这个协议,“我答应。”签了字,协议生效。

“郑嘉树!”高晨昊闯了进来,看到协议上已经签好的名字,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谁让你签的!”

郑嘉树低着头不说话,于永志看了一眼高晨昊,拿了协议就走了。

高晨昊走到郑嘉树身边,抓住他问,“协议上写了什么?郑嘉树,你答应了他什么?你说话啊!”

过了良久,郑嘉树沙哑的声音开口,“我如果在三个月之内抓到那个连环杀人犯,他会把我想要的真相给我。”

“如果抓不到呢?”高晨昊觉得于永志根本没那么好心。

想到那个后果,郑嘉树顿了一下,“如果抓不到,我就要脱下这身警服,再也不能穿上。”

听到这个后果,高晨昊想杀了郑嘉树的心都有,“你他妈疯了吗!这样的协议你也敢签!我们抓了三年都没有抓到,你有什么自信能赢过他!”

高晨昊一脚踢在沙发上,发出的巨大声响吓到了门外偷听的人。

“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吵架了吧。”外面的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

“闲着没事干吗!都给我滚!”高晨昊生气大吼。

所有人都吓跑了,生怕怒火牵扯到自己。

“我考虑过后果,我现在只是一个巡警,你觉得有他在,我要爬多少年才能触及到当年的真相?他这样,无疑是给了我一个选择。”郑嘉树冷静下来说。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抓不到凶手,你该怎么办?”高晨昊大吼。

沉默了很久,郑嘉树开口,“这三个月,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抓到他,我必须要抓到他,这一战,我逃不掉,也不能输。”

看到郑嘉树的坚持,高晨昊烦闷的抓了下头发,“我真是败给你这小子了,我会把资料都发给你,给我争点气!”

说完就离开了,当年郑和是高晨昊的组长,那一年高晨昊还只是一个实习警员,一步一步跟着郑和走过来,没想到最后,郑和会被送进监狱,郑和于他而言,是哥哥一般的存在,所以这么多年他也一直在寻找真相,直到在学校里遇到了郑嘉树,他的儿子,听到了当年的真相,他决定帮他,也帮死去的郑和找一个真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