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水仙花的花语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1714字
  • 2022-06-08 17:49:45

陈妍童刚走,顾晟从角落里出来,他亲眼看到她杀了自己所谓的父亲,心里没有什么波澜,看到顾申的尸体,他的脑海里依旧是他把自己扔在湖里,在旁边拍手叫好的画面,“你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给了我生命。”

顾晟鞠了一个躬,然后转身离去。

郑嘉树与陈妍童的车在路口擦肩而过,郑嘉树看到了顾申的尸体,那根钉子可以感受到凶手的滔天恨意,他转身开车追了出去,看了一眼定位,陈妍童还在高山区,“一定不是她……”

陈妍童在等红绿灯,突然看到后视镜里追上来了车,她知道车里是谁,可她不能被抓住,她还渴望幸福的生活呢,下一个路口她开了下去,高速上的车辆不多,郑嘉树突然就注意到了这辆奇怪的车,这个路口下去是一个树林,大半夜怎么可能会有车在这里下,郑嘉树开车跟了上去。

看到他紧追不舍,陈妍童眨了眨眼,烦躁的她砸了一下方向盘,把油门踩到底,“不要怪我嘉树,我不能被抓住,尤其是你。”

她把车速开得很快,郑嘉树也猛踩油门追的很紧,前面是一颗粗壮的大树,看了一眼紧追不舍的卡宴,陈妍童深吸一口气,在快要撞上大树的时候转弯,郑嘉树猝不及防的撞到树上,他的额头一直冒血,眼前一片模糊,陈妍童停下车,下车查看,郑嘉树看着雨中模糊的身影,伸了伸手,“别走……”

陈妍童想上前,却硬生生的停住了脚步,她转身上车,“别怪我……”

她开车找到一个公用电话厅,打电话报了警,开车回到停车场,把自己的车换回来,把证据还带血的衣服都处理干净,他接到了董浩南的电话,“喂。”

“小童,嘉树出事了,你在哪呢!”董浩南急切的声音响起。

“我,我在我爸妈家呢,我现在就回去。”陈妍童的手都在抖,眼泪止不住的流,是她,可她别无办法,她开车连夜赶到医院,郑嘉树已经结束手术了,但是还在昏迷。

“小童,你头发怎么湿了?”高晨昊问。

陈妍童低下头,“没什么,来的时候太着急,淋了点雨。”

韩警官赶紧把外套递过来,“那你别感冒了,还要好好照顾嘉树呢。”

陈妍童接过外套点点头,她坐在病床旁,拉起郑嘉树的手,眼泪滴在了手背,“都结束了,嘉树,只要你醒来,就是我们新的开始。”

第二天,郑嘉树睁开眼,发现陈妍童趴在他身旁睡着了,手还紧紧的抓着他的手,他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想到昨晚的场景,他的心沉了沉。

陈妍童睁开眼,看到郑嘉树醒了满脸惊喜,“嘉树你醒了!你吓死我了,你怎么会出车祸呢!”

郑嘉树看不到她脸上有欺骗,抱住她把头埋在颈窝,“我没事,我好想你啊。”

高晨昊跟韩警官来看他的时候,看到两个人抱在一起,都心照不宣的笑了,“嘉树好多了吗?小童可是守了一晚上呢。”

陈妍童脸有些红,“我先去打点水。”

陈妍童刚出去,就听到了里面的谈话,“嘉树,你看到凶手了嘛?”

陈妍童拿水壶的手慢慢收紧,心里很慌乱。

郑嘉树摇了摇头,“没有,雨太大了,我没看清。”

听到这里,陈妍童松了一口气,没发现就好。

韩警官叹了口气,“唉,有没抓到,不过现场被放了一朵水仙花,代表什么呢?”

郑嘉树摇了摇头,伊灵走进来,“你们在聊什么呢?我给郑巡警带了粥,别误会哈,这是小童让我帮忙煮的。”

韩警官闻了闻,“好香啊。”

伊灵很得意,“那当然了!对了,你们刚刚在说什么鸭?找到凶手了嘛!”

高晨昊摇摇头,“没抓到,现场有一朵水仙花,也不知道代表什么?”

“水仙花?”伊灵皱着眉头想了想,“水仙花的花语代表结束,告别。”

郑嘉树听到这句话,突然头有点疼,好像有人对自己说过这种话,但是又想不起来了。

“凶手想告别什么?”韩警官很奇怪,还整了一朵花,还挺有仪式感的。

“你说凶手这么有仪式感,不会是个女的吧,只有女的才在乎这些。”韩警官无意的一句话,让刚走到门口的陈妍童有些慌,水壶掉在了地上,“啊,好烫!”

伊灵赶紧上前查看,“小童,你的手臂被烫到了!赶快去凉水冲洗。”

郑嘉树也想下床,被高晨昊拦住,“你就别着急了,有我们呢。”

郑嘉树点点头,眼神一直在看向卫生间。

伊灵给陈妍童涂了药膏,“你说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这可是要留疤的。”

陈妍童毫无反应,伊灵看了看她,“小童,你是不是太累了?”

陈妍童回过神,“啊,可能吧,有点累。”

“那你回去休息休息吧。”

陈妍童点点头,回病房跟郑嘉树说了一声,提着包就要走,“小童。”

突然被叫住,陈妍童转头,郑嘉树笑着说,“好好休息。”

她点点头,离开了病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