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狩猎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3098字
  • 2022-05-07 11:53:00

郑嘉树看着她匆匆忙忙的背影,有些奇怪,“她怎么突然那么着急?”

高晨昊看着郑嘉树满脸堆笑,“嘉树,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郑嘉树一脑袋问号,“什么事?”

“啧,还瞒我是不是?我还是不是你老师了!”高晨昊一脸严肃。

“老师你讲清楚点啊,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郑嘉树觉得自己好冤枉。

“谈恋爱了,怎么不告诉我?”高晨昊眯着眼不满的问。

得,这下听明白了,敢情是误会了。

郑嘉树解释,“老师,你误会了,我们两就是邻居,不是你想的那样!”

高晨昊一脸不信,“那你刚刚抱人家干嘛?想白吃豆腐?”

郑嘉树无语死了,怎么把他说成流氓了??

深吸一口气,“刚刚她准备翻墙,是一斤半进来吓到她了,她差点摔下来,我刚好接住她而已。”

“真的是这样吗?”

郑嘉树特别认真的点头,本来以为没事了,结果高晨昊语不惊人死不休,“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可真不行,邻居这么好的机会都追不到人家小姑娘。”

听到自己老师语气中的嫌弃,郑嘉树是真的无话可说了,他现在是说什么都不对,可他还是要说,“老师,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对追女孩还这么有见解啊!”

高晨昊瞄了他一眼,一本正经的说,“咳咳,是你不够了解我,快进屋吧,我有事要跟你说。”

“现场又发现了新的证据。”高晨昊拿出照片,“在姜德章的案发现场,发现了一张被揉起来的纸条。”

郑嘉树看着照片里的文字,“看来你们的本事也不大嘛,过去那么久了还没有抓到我,真是麻烦啊,还要我亲自解决这些人渣变态,为什么不直接让他们死在监狱呢?你们知道受害者的遗属都是怎么生活的嘛?好不容易摆脱阴影,结果又把这群畜生释放了,这样的做法真是让人作呕啊,看来我们要玩个游戏了,看看是我狩猎人渣的速度快,还是你们找到我的速度快,不过现在看来,是我领先哦。”

凶手的话,充斥着挑衅的意味。

“字迹比对了嘛?”郑嘉树问。

“纸条是姜德章写的,应该是凶手逼着他写的。”高晨昊心情很复杂。

“这些话表明他也是曾经被伤害过的受害者或者是遗属,所以他有很强的报复心理。”郑嘉树看着照片,眉头紧锁。

“唉,过去了三年,三名受害者了,我们却连凶手的一点线索也没有。”高晨昊感受到了深深地无力感。

“还会有受害者的。”郑嘉树开口,“密切关注最近出狱的,登上过报道的变态,凶手的下一个目标,肯定在里面。”

“明白,最近会出狱的人有三位,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位,没有任何头绪。”高晨昊说。

郑嘉树站起来,“那就都密切观察,看看他的下一个目标是谁,不过我总觉得,他杀人不是那么随便的。”

“好了,不说这个了。”高晨昊觉得头疼,“刚刚那个小姑娘怎么样?”

郑嘉树有些懵,“什么怎么样?”

“啧,别装蒜,那么漂亮的小姑娘,没有什么想法嘛?”高晨昊满脸写着八卦。

郑嘉树转身倒了杯水,“高刑警你还是多喝点水吧,不要想那么多。”

“你不要转移话题哈!我过来人看的很清楚的。”他非要从郑嘉树嘴里听到点什么。

“那老师你还是想一下自己的问题吧,过了那么多年,成阿姨也等了那么多年,她到现在还没有结婚,你还不打算放下那些过去吗?”郑嘉树看着高晨昊问,那些过去很沉痛,当年的事一直是高晨昊的心魔,无时不刻不在折磨他,可人总要面对未来,他希望他早点能走出来。

高晨昊沉默不语,从那件事开始,他总会做噩梦,他不敢面对,所以一直逃避,他知道这对成卓雅不公平,可他一直无法释怀。

“唉,你小子还真知道说什么能让我闭嘴。”高晨昊深深地叹气,“你以为我不想放下吗?”眼前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画面。

“晨昊,在我跟卓雅之间,你选择谁?”年轻的女孩紧张的询问。

那时他还是意气风发的少年,“你是朋友,她是我喜欢的女孩,你明白了吗?”

女孩哭了,“所以你给卓雅买到了她最喜欢的演唱会门票,你排了那么久的队,就为了给她抢票。”

高晨昊无视女孩的无理取闹,“你这爱偷窥的小毛病该改一改了。”

高晨昊转身离去,女孩紧握双手,看着他冷漠离去的背影,委屈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从那以后,女孩消失了很久,直到那件事……

“好了不说了,我该走了。”高晨昊起身,一斤半跟了过来,看到一斤半,仿佛又看到了他当年的主人,“老伙计,走了。”

“老师,我送送你吧。”郑嘉树也起身。

“不用了。”高晨昊拒绝,“让我一个人静一下吧。”

第二天一大早,郑嘉树在街上巡查,正好走在街上的陈妍童,陈妍童穿了一身浅蓝色的休闲服,手里提着一个箱子,看到郑嘉树的她,想到昨晚的事就很尴尬,理都不想理他!

郑嘉树却明显的看到了陈妍童膝盖上的伤口,“你的腿怎么了?”刚想要上前查看,陈妍童却连忙后退一步,“没什么,就不小心摔得。”

郑嘉树想到昨晚她摔下来的时候,“不会是昨晚磕到围墙了吧?”

“一点小伤,无所谓的,养几天就好了。”陈妍童满不在乎的说。

郑嘉树有些懊恼,“我怎么昨天就没发现呢?”蹲下身查看,伤口只是被简单的贴了一个创口贴,根本没什么用,“你这样不行啊。”

陈妍童连忙用箱子挡住伤口,凶巴巴的语气,“好了,我都说了没事了,我哪有那么娇贵,你别管我,我今天还有事呢。”

说完就要走,郑嘉树直接从后面抓住她卫衣的帽子,身高一米八的他占尽了优势,“不行,你要好好包扎一下,听话。”

突然被抓住命运的后脖颈的陈妍童,气不打一处来,嘴上也不饶人,“你想死吗!敢抓我帽子,你给我放手!”

郑嘉树完全无视了她的话,陈妍童完全被提着走,一直挣扎让郑嘉树有些气恼,“你就不能乖乖听话跟我走吗?我又不会害你!”语气里充满了无奈。

两个人的举动被张奶奶看在眼里,一旁的梅娜却气鼓鼓的看着郑嘉树的背影挥拳头,“嘉树哥哥居然欺负小童姐姐,我再也不喜欢他了!”

“哎呦,你个小孩子懂什么,他们两个人好着呢,你小童姐姐现在很开心呢!”张奶奶看着两个人打打闹闹的背影,觉得自己的撮合终于成功了!

梅娜不懂,“小童姐姐真的开心吗?”

“以后你就知道了。”张奶奶略有深意的讲。

陈妍童一脸生无可恋的被郑嘉树带到了他的家里,郑嘉树刚放手,陈妍童就直接一顿拳头伺候,“我让你抓我,让你抓我。”

“哎,别打了,你怎么不识好人心啊!”郑嘉树混乱中抓住了陈妍童的手,掌心的触感软软的,两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片刻后陈妍童抽回了手,背过身尴尬的开口,“你以后不要随便管我,不然小心我还揍你。”

郑嘉树耳尖通红,磕磕巴巴的开口,“我我我知道了,不过你还是先抹点药比较好。”说完进屋去拿了药箱出来。

“我自己来吧。”陈妍童接过药箱想快点抹药快点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结果碘伏的盖子怎么也拧不开!

陈妍童用了吃奶的劲也没拧开,整个人非常火大,“什么破盖子,小心老娘拆了你!”

郑嘉树听着她骂骂咧咧,觉得特别好笑,原来真正的陈妍童是这个样子的啊,走上去把碘伏拿过来,一拔就拔开了盖子。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了,陈妍童看到这操作更是气到不行,“你诚心的吧,为什么不早说!”害她丢人现眼!

郑嘉树一脸无辜,“你没给我机会啊。”

陈妍童觉得自己头很疼,每次丢人的事都能被他看到。

郑嘉树拿了棉签沾了一点碘伏,不陈妍童在想什么,轻轻的给她上药,药水刺激伤口,陈妍童没忍住痛呼,“嘶。”

“我弄疼你了嘛,抱歉抱歉。”说完温柔的吹了吹气。陈妍童被他搞得满脸通红,看他那么温柔的给自己处理伤口,温柔的吹气,她的心脏跳的很快。

“不,不疼了,差不多可以了。”陈妍童别扭的开口。

郑嘉树认真的给她包扎好伤口,还特意叮嘱,“记得不要碰水,最近最好别洗澡了,不要吃辣的。”

“哦,我知道了。”说完后的陈妍童拿起箱子就走,有点落荒而逃的味道。

郑嘉树把药箱收起来,想到刚刚的画面,脸色也不由得红了起来,“阿西,我这未免也太熟练了,她不会觉得我是个渣男吧?”

两个人都在胡思乱想,心跳也乱了节奏,感情的种子在悄悄发芽。

郑嘉树回到派出所,立马有人来叫自己,“嘉树,快来,上面有人找你。”

郑嘉树很疑惑,谁能来这个小派出所找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