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为我画一幅画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1500字
  • 2022-06-05 12:51:55

漆黑的院子里,栀子花被风吹散了花瓣,银杏树叶飘落,昏暗的地下室里,有一个人正坐在椅子上,面前桌上摆着几盆水仙花,旁边的平板播放着顾晟被释放的消息,纤细的手指轻轻摆弄着水仙花,“我还以为他能做好这件事呢。”

屏幕的灯光照映出那人的轮廓,陈妍童长发披肩,穿着粉色的卫衣,眼神里带着狠厉,红唇齿白的说了一句,“顾晟,你可真没用,看来我要好好演好我的小白兔了。”

当初顾晟来找过她,“郑嘉树一直在查这个案子,他很快就会查到你身上,离开他吧。”

陈妍童甩开他的手,“我的事不用你管,在顾申死之前,我是不会去坐牢的。”

“你就真的想去坐牢吗?当初我就告诉过你不要这么做,你的人生不要了嘛!”顾晟很生气,他看不得陈妍童那么不在意自己的样子。

陈妍童笑了出来,“顾晟,我的人生,不是早就被毁了嘛?监狱,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个牢笼罢了,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顾晟失魂落魄的回到家,看着桌子上他跟陈妍童唯一的合照,他痛苦的闭上了眼,他不能任由她去坐牢,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他换上黑衣,混入夜色,进去了地下室,把那本装满罪证的画册偷了出来。

房间里关着灯,陈妍童就站在窗口,看着顾晟把画册偷走,这是她意料之中的,所以她并没给地下室上锁,她知道他会来,她需要一个替死鬼,这样她才能在解决完一切以后,安心的跟郑嘉树在一起,“顾晟,这是你欠我的。”

郑嘉树在警局呆了一整夜,他的心里很乱,他看到了那副画上缺失的一角,他知道在哪,只是他不敢相信,“不可能,或许是不小心被风吹进院子的。”

脑海里,郑嘉树曾经问过陈妍童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在树下摆那么多花,种花多麻烦啊。”

陈妍童浇水的手顿了顿,“种花可以修身养性啊,你不觉得它的香味让人心安吗?”

过去的无数细节被放大,越想越可疑,高晨昊过来拍了拍他,“你在审讯室里跟他说了什么?”

郑嘉树摇了摇头,眼神很疲惫,“没说什么,就是好奇他的家里为什么会有画册。”

高晨昊也思考起了这个问题,“你说他跟凶手是不是认识啊?不然干嘛傻了吧唧的要顶罪。”

高晨昊的话在他心里又上了一道怀疑的锁,对啊,干嘛傻了吧唧的顶罪,当然是心甘情愿,谁有那个本领让一个偏执症患者心甘情愿,当然是他足够爱的人。

想到唐起喆的话,“这里的狼,可不只有我一个哦”当时除了顾晟,陈妍童也在场,而且她就住在小镇……

郑嘉树觉得自己脑子要炸了,起身,“我先回去休息了。”他需要从头捋一捋这些事,他一定可以找到不是陈妍童的证据。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隔壁的小院关着门,上了锁,“不在家?去哪了?”

还没进门,就接到了伊灵打来的电话,“喂。”

“嘉树你快来医院,小童受伤了!”伊灵着急的声音响起。

郑嘉树赶到医院,陈妍童的双手都被包上了厚厚的纱布,“这是怎么搞的?!”他心疼的看着她的伤口,陈妍童安慰他,“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

伊灵在旁边讲,“什么没事,明明就很严重,小童是为了帮我追钱包,被小偷划伤了手。”

郑嘉树看着陈妍童,她的笑容一如既往的甜,清澈的眼眸里看不到一点罪恶,这样干净的女孩,怎么可能是凶手呢,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脑子抽了,居然怀疑自己的女朋友,但是那个缺失的一角,一直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小童。”郑嘉树认真的看着她手,“等你的伤好了,为我画一幅画吧。”亲手证明,你不是凶手。

陈妍童的眼眸闪了闪,笑的甜美,“好啊,等我的手好了,我就画给你看。”

伊灵看着秀恩爱的两人,觉得自己现在很有必要去看一眼心脏科,“喂,你们秀恩爱也考虑一下我好不好!”

陈妍童露出坏笑,“那你可要让董警官加把劲了哦,争取你们早日脱单。”

伊灵脸色微红,“你,你不要瞎说呀。”说完,捂着脸跑了。

郑嘉树送陈妍童回到家,提醒她“伤口不要碰水,这几天少活动。”

陈妍童乖巧点头,“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