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翻墙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2448字
  • 2022-05-07 11:39:48

放学两个人去电话亭找小咪,到了却发现郑嘉树把睡着的小咪抱在怀里,“你怎么在这?”

郑嘉树抬头看到两人,有些尴尬,“他今天中午跑到马路上去了,我怕她又乱跑,就一直带着她。”

陈妍童把小咪接过来,“那就谢谢你了。”

伊灵看郑嘉树很眼熟,“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在姜德章的案发现场。”郑嘉树回答。

伊灵瞬间就想起来了,“是你啊郑巡警,那天谢谢你的帮助,不然我妈妈又该闯祸了。”

郑嘉树连忙摆手,“不用客气,那都是我应该做的。”

陈妍童满眼温柔的看着小咪,伊灵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郑嘉树,“你们认识吗?”

郑嘉树刚想说两人是邻居,就听到陈妍童开口,“当然认识了,一个闯进我家的变态。”

两人震惊,伊灵更是惊呼,“变态?!”

“别误会,事情不是这样的,我敲门了她没听到。”郑嘉树连忙解释,不然感觉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陈妍童看到郑嘉树的囧样没忍住笑出了声,“不是变态,只是一个翻我家围墙钥匙丢了的笨蛋。”

郑嘉树满脸黑线,这个陈妍童真是他的克星啊,伊灵大概也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也觉得好笑,原来郑巡警是一个那么呆的男孩子啊!

“伊灵,你妈妈又在家里吵着找你呢。”邻居着急的跑出来。

伊灵听完说了再见就直接回家了,妈妈肯定是又犯病了。

“希望伊阿姨能早点走出来。”郑嘉树叹气。

陈妍童看了他一眼,“你们警察要是能把那些人渣都消灭了,世界上就能少一些伊阿姨这样的可怜人。”

郑嘉树低下头沉默了,陈妍童看他有些挫败的模样,叹了口气说,“我不是说你没本事,坏人自有天收,前几天姜德章不就遇害了吗?”

“是啊,该说不说凶手的心理素质我还是很佩服的,可即使他杀的都是人渣,他也还是要伏法。”郑嘉树感叹,因为检测报告,那些人渣逃过了死劫,国民愤怒,他们的确也该死,现在有人把那些人渣都杀了,在那些失去亲人的可怜人眼里,这便是救赎。

“你接下来要去哪?”

“去替小咪办手续。”

“我跟你一起去吧,正好我也要下班了。”郑嘉树看着陈妍童怀里的小咪,露出笑容,“小咪,哥哥跟你一起回家好不好。”

陈妍童看着郑嘉树的微笑,一看就是那种阳光大男孩,他好像没什么烦恼,有些傻乎乎的,会办一些蠢事,可他是善良的,也是笨的可爱的。

两个人办完手续,迈着悠闲的步子走在小镇的街道上,晚霞散去,夜幕降临,路边亮起了昏黄的路灯,小咪在怀里安静的睡着,陈妍童突然觉得,这样的时刻好轻松啊。

“你是学美术对嘛?”郑嘉树找到话题。

陈妍童点头,“对啊。”

“怪不得张奶奶说你帮别人画的全家福栩栩如生。”郑嘉树想起张奶奶在他面前一直夸陈妍童有多好,说她画功有多了得。

陈妍童被夸的一愣,有些不好意思,“也没有那么好吧,我的技术也就一般般。”

“你就别谦虚了,在张奶奶眼里,你可是才女。”郑嘉树看到陈妍童有些害羞的小表情,脸上一直挂着温柔的笑意,原来她也不是那么难相处嘛……

陈妍童选择闭麦,这人怎么还说上瘾了,这让她怎么接话嘛!

到了家门口,陈妍童想赶紧逃离郑嘉树,结果找钥匙的时候发现,钥匙不见了!

陈妍童左找找右找找就是没有,郑嘉树看她站门口直翻包也不进门,好像明白了怎么回事,脸上挂着得意的坏笑,“怎么?没带钥匙啊?”

陈妍童感觉丢脸丢到家了,“没有,带了。”

“那你怎么不进门?”郑嘉树一脸“你接着编”的表情。

陈妍童尴尬的咳嗽两声,“丢了。”

空气寂静了那么几秒,“这跟没带有区别吗?”郑嘉树一脸好笑,没忍住笑出了声,“风水轮流转哦。”

陈妍童看他嘚瑟的样子,一脚就踩了过去,“你笑个毛线啊!好笑吗!”

“啊啊啊痛痛痛!”郑嘉树的表情带上了痛苦面具,她是吃什么长大的,这力气可真不小啊,可怜了他的脚丫子。

“还笑吗?陈妍童一脸警告,“再敢笑我,就不是踩脚那么简单了!”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不笑了。”郑嘉树一脸委屈的小表情。

陈妍童一把抢过钥匙,“既然上次你翻了我家围墙,还个人情不过分吧。”

郑嘉树一脑袋黑线,这是肯定句,他反对有用吗?

陈妍童打开门,把小咪放在地上,搬了个椅子过来,郑嘉树看她行云流水的动作,小声嘟囔,“这么熟练,看来没少翻过墙。”

“不要让我听到你的声音。”这都能被发现!!!

郑嘉树有些尴尬,直接转移话题,“需不需要我帮忙?”

陈妍童看了一眼小咪,“我一会上去,你把小咪递给我就好。”

两个人合作,陈妍童踩上椅子,刚要翻过去,门口传来一阵犬吠声,紧接着,一头黑色的狼狗闯了进来,看到地上的小咪,直接就扑了过去,郑嘉树被这个情况吓了一跳,“哪来的狗?”

一狗一猫追逐战,小咪跑到陈妍童身边,狼狗直接扑了过去,陈妍童的一只脚还在椅子上,分不清情况的她,只觉得椅子突然被撞了一下,整个人失去了平衡点。

看到马上就要掉下来的陈妍童,郑嘉树直接跑过去把人抱了下来,声音担心,“你没事吧?”

“一斤半,快过来!”门口响起了高晨昊的声音。

一斤半是那条大狼狗,是高晨昊的爱犬,他也没想到来郑嘉树家能看到这样的一幕,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被郑嘉树紧紧的抱在怀里,他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你们没事吧?都是一斤半惹的祸。”高晨昊象征性的教训了一下一斤半,一斤半委屈的呜咽了两声。

反应过来的陈妍童立马挣扎着要下来,“放我下来。”

郑嘉树连忙放下她,温柔的栀子花香还弥漫在空气中,郑嘉树摸了摸鼻子,耳尖有些泛红。

陈妍童只觉得丢脸到家了,赶紧抱起小咪就要出去,“你没有钥匙,你怎么回去啊?”郑嘉树连忙拉住她。

这么尴尬的情况,陈妍童宁可露宿街头!

“怎么回事?”高晨昊听着意思不太对劲啊。

“她钥匙丢了,需要从我家翻墙过去。”

听了郑嘉树的解释,高晨昊直接敲了他的脑袋,不光是郑嘉树,陈妍童也懵了,高晨昊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你翻墙去开门不行吗?让人家一个女孩子自己翻墙!你怎么想的!”

此话一出,懵逼的两人顿时更懵了,郑嘉树先反应过来,“我去,我现在就去。”行动派立马扶起椅子翻了过去。

高晨昊慈祥的看着陈妍童,“不要介意哈,嘉树就是有点蠢,其实他是个很有担当,很好的男人。”这女孩子肯定是嘉树的女朋友,多般配啊,还那么漂亮。

陈妍童尴尬的不知所措,符合的点了点头,怎么突然说这个?快让我离开吧!

郑嘉树把门打开了,陈妍童直接就走了,再待下去她真的要尬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