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陈汐苧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2133字
  • 2022-05-24 23:08:19

蔡红在医院里过世了,黄潇大哭了一场,小艾从高晨昊那里打听了这些事,她来到了医院,看到蹲在角落里的黄潇,他像个没人要的孩子,头上有多乌云,“黄潇,不要哭了。”

听到女孩的声音,黄潇抬起头,他的眼睛很红,头发也乱糟糟的,他委屈的声线,“我妈妈不在了。”

小艾夺下来握住他的小手,“你不要怕,她肯定是变成星星去天上守护你了,我奶奶说,我爸爸妈妈就是这样的。”

“真的嘛?”

“当然啦,所以你不要哭了,你一哭你妈妈肯定会心疼的。”小艾伸出小手擦擦黄潇的小脸。

她的小手很温暖,黄潇紧紧的抓住不松开,“我不会走的,我会陪着你的。”

黄潇看着她,用力的点头,他也会一直在她身边,守护她的一切。

走廊里照进了日落的光,迷路的小男孩找到了新的方向。

第二天,蔡红下葬了,黄妈妈看着小黄潇,温柔的说,“你还有我,我也是你妈妈。”

黄潇点点头,他还有个依靠,他也有需要守护的女孩,“妈妈,谢谢你。”

郑嘉树得到了疗养院的地址,来询问的时候碰到了顾晟,“你怎么在这?”

顾晟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郑嘉树也懒得管他,要到了病房号,他去了陈汐苧的病房,却碰到陈汐苧在发疯,“啊啊啊,救救我,啊啊啊啊”

“快把镇定剂拿来!”几个医生合力给她注射了镇定剂。

郑嘉树看着陈汐苧,觉得她的脸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你找谁先生?”护士问。

郑嘉树亮出警察证,“我是来调查一些事情的。”

护士看到证件吓了一跳,立马表示会好好配合。

“她在这里住了多久了?”

“差不多十年了,护士都换了好几批了。”郑嘉树有些惊讶,居然那么久。

“那她的治疗费都是谁在负责?”这么多年,这家疗养院可不便宜。

“是顾先生,那么多年都是顾先生在照顾陈小姐。”护士也从没见过那么好的男人,整整十年,住院费疗养费高档补品一件也没少。

“顾晟?”

护士点头。

郑嘉树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是不是个画家?”

护士听到这个话题突然花痴起来,“是啊,他的画特别好看!人也特别优秀,简直是择偶理想型。”

是啊,他是个画家,那么唐起喆手里的画,会不会跟他有关?

郑嘉树走出医院,打电话给董浩南,“调查一下顾晟。”

挂断以后,他想起陈妍童曾经说过的,顾晟有偏执型人格障碍,既然他跟陈汐苧认识,那就说明他也曾经居住在小草坝镇,那么陈妍童也曾经居住在那里嘛?

郑嘉树走后,顾晟从角落里出来,他在调查吗?想到陈汐苧,“郑嘉树,你一定要查吗?”

顾晟打了个电话,“他开始调查我了。”

郑嘉树回到家,发现陈妍童门口围了好多人,挤进去以后才发现,陈妍童跪在地上,怀里是死掉的小咪,“是你,就是你!”

“小童!”郑嘉树过去抱住她,陈妍童眼睛通红,梅娜也在旁边哭。

李大婶看了一眼陈妍童,没好气的说,“你哭什么,能怪我吗?谁让它咬我家大头的!”旁边的藏獒张着大口冲陈妍童叫。

梅娜冲上去推李大婶,“小咪是为了保护我,你个坏大婶,你是最坏的人!”

“小屁孩子走开!谁让你手里拿着火腿肠,不知道大狗不能看见吗?”李大婶始终不觉得是自己的问题。

这条叫做大头的藏獒是她新买的狗,今天梅娜拿着火腿肠在路上带着小咪散步,大头看到以后直接冲了过来,梅娜从来没见过那么凶的狗,直接吓倒在地,大头过来咬住了她的手臂,她疼的哭了起来,是小咪冲过去咬住了大头的腿,大头松开了梅娜,可他却盯上了小咪,那么大一条狗,小咪怎么可能是对手,等梅娜把大人找来的时候,小咪已经浑身是血一动不动了,耳朵还没了一只,陈妍童回来的时候,梅娜刚从医院处理好伤口,她坐在陈妍童家门口,怀里用小毯子包着小咪的尸体。

“你也太过分了!如果不是小咪,梅娜的手都有可能被咬下来你知道吗!”梅娜的妈妈气的冲过去抓住她的头发。

两个人掐了起来,旁边的人赶紧拉架,郑嘉树看了一眼毯子里的小咪,突然不忍心了,那么乖的小猫,就这么被咬死了。

看到伤心的陈妍童,他起身走进院子里,拿起了一把镰刀,当着众人的面走向了李大婶家。

“嘉树,你去干嘛?”

郑嘉树一脚踹开门,家里来了陌生人,大头冲他大声叫,郑嘉树眼里全是怒意,他直接把镰刀扔了过去,扎在了大头的脖子上,“啊!”

过来的众人都吓了一大跳,没想到平时阳光爱笑的郑嘉树,还有这样暴怒的一面。

“大头!”李大婶跟他的儿子赶紧冲过去,这条狗可是花了好多钱买回来的,李致远冲上去就要给郑嘉树一拳,结果被郑嘉树一脚踢在地上,他走过去把镰刀拔出来,鲜血溅了出来,李大婶已经吓坏了,郑嘉树走过去一脚踩在李致远脸上,把镰刀插在他的脸旁边,“我从来不轻易打人,也不轻易生气,可你们实在是挑战到我的底线了。”

李大婶赶紧扒着郑嘉树的脚,“嘉树我们错了,你放过我儿子吧。”

李致远已经吓尿了,恶心的黄色液体流了一地,郑嘉树脚下用力,把李致远的脸狠狠地在地上摩擦,松开脚的时候他的脸已经出血了。

“就你这德行,之前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真令人恶心。”郑嘉树一脚把门踹烂,然后走了出去,围观群众都被吓傻了,这还是那个和蔼可亲的郑巡警嘛???

郑嘉树回到陈妍童身边,伊灵已经赶过来了,陈妍童目光呆滞,伊灵说话她也不理,只是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小咪,郑嘉树心疼坏了,走过去一把抱起陈妍童就回了家,“别怕,我们回家。”

远处的一辆车,车上的顾晟一直紧握双拳看着这一切,助手递给了他药吃了,不然他怕他会忍不住杀了那个恶心的老女人,居然敢那么对他的宝贝。

“小林,你知道该做什么?”

“我明白了顾先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