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灭门案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1655字
  • 2022-05-22 13:14:36

第二天,郑嘉树准备好给陈妍童的早饭就急匆匆的去见受害者了,陈妍童看到早饭,心里有些失落,早饭她也会做,她只是想让他陪着,“你就那么忙吗……”

郑嘉树先去见了那对被害的姐妹两人的妈妈,陈述跟当年差不多,没有什么很大的出入,他问,“请问,你们曾经去过小草坝镇嘛?”

阿姨想了想,拿出一张照片,照片有些年代了,上面是两个扎麻花辫的小姑娘,背景是那个钟楼。

“当然去过啊,我们曾经住在那。”得到想要的答案,郑嘉树出门就给伊灵打了电话,伊婧是姜德章案件的受害者,如果她也曾经在那个镇上待过,那一切就有迹可循了!

“喂伊灵,关于你姐姐我有问题想要问你。”

“好啊。你问吧。”

“你们家去没去过小草坝镇,或者你姐姐她去没去过?”

伊灵想了想,“去过啊,我记得我姐姐去那里做过两年老师就是在回来的途中,遇害的……”

郑嘉树全明白了,凶手的规律,每个案件的死者全部都是曾经小草坝镇上的人,这就是凶手杀人的标准,那么很有可能,他也曾经是镇上的人或者他在这里待过。

“老师,我找到答案了。”

警局里,郑嘉树把自己找到的规律告诉了高晨昊,接着召开了紧急会议,困扰了警察三年的案子终于有了新的进展,“凶手的意思很清楚,他只对那些曾经伤害过小草坝镇上的人动手。”

“可是为什么呢?还有,金邰也死了,据我所知那几个女高中生不是小草坝的人。”韩警官还是不理解。

所有人激烈讨论,“嘉树你觉得呢?”高晨昊问。

郑嘉树看着黑板上受害者的照片,对了,还有金邰,金邰为什么会死呢?

想了很久,他开口“虽然不知道金邰为什么会死,但是当年的受害者都是小草坝的人绝对不是巧合,很有可能凶手曾经也是受害者,那个小镇以前是个什么样子?”

警员拿来资料投放到大屏幕上,“小草坝镇以前是一个旅游小镇,这里一直都很和平安定,最出名的红心孤儿院就在这里。”

“既然是旅游小镇,那为什么要改成开发区?”郑嘉树很疑惑,那么赚钱的小镇,不可能无缘无故成为开发区。

高晨昊开口,“这个原因我知道,你们谁还记得当年那个丧心病狂的顾申?”

或许小草坝镇没有很多人听说过,但是顾申肯定会有人知道。

“那个灭门惨案!”韩警官印象很深刻。

案件发生时,郑嘉树还小,他对这个案件不是很清楚,“那个案件发生在小镇嘛?”

高晨昊点头,“那还是一个大年三十,顾申持刀进入陈家,当时院子里只有两个女儿,小女孩毫无反抗之力,其中老大被残忍的捅了数刀,顾申进入房间,在厨房杀死了母亲,又在楼梯口杀了父亲,全家只留下了一个最小的女儿,被惨烈的哭声吸引到的邻居报了警,警察赶到的时候,顾申被邻居绑了起来,脸上满是血还在笑,小女儿就坐在地上,神情呆滞谁也不理。”

这个案件当时很轰动,残忍的做法引起了民愤,可是顾申患有严重的精神病,他钻了法律的空子,免除死刑,被关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我还记得当时满院子的血,那个小女孩就孤零零的坐在那,身边是昏迷不醒的姐姐。”韩警官感慨,那个孩子太可怜了。

“自从那件事以后,红心孤儿院失去了陈家的资助,慢慢的没落,小镇的人都陆续搬走,后来就成了开发区。”高晨昊至今还记得他很那个小女孩说过的话。

“小姑娘,别怕,叔叔肯定会惩治坏人的。”高晨昊贴心的擦掉她脸上的泥巴。

“一定要严厉的惩罚,他让我失去了我的家。”

高晨昊点头,后来法律宣判,顾申没有被判处死刑,他去找过那个小姑娘,可是镇上的人说,她失踪了。

高晨昊寻找过一段时间,可一直都没有找到过。

“她姐姐叫什么?现在在哪?”郑嘉树问。

“叫陈汐苧,听说一直在疗养院,下半身瘫痪,而且变成了傻子。”韩警官回答。

郑嘉树脑海头脑风暴,小镇因为灭门惨案没落了,后来那些受害者们也陆续搬走了,直到遇害,再到如今的凶手,冥冥之中好像一切连起了一根线,围绕着这个小镇到底还有什么秘密?凶手到底在哪?

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了,陈妍童家关了灯,郑嘉树拿出手机,看到她发的晚安,嘴角露出幸福的笑,“有人惦记着,感觉真好。”

此时胡同里,有一个蹲在地上的身影,他手里拿着打火机,眼神看着地上的流浪猫。

“喵呜~”小猫害怕的叫了一声,那人直接把打火机放在了猫尾巴上,痛苦的猫叫诡异的响起在昏暗的小巷子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