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水仙花的香味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1937字
  • 2022-05-19 15:33:40

他很幸运遇见了陈妍童,他童年经历了父亲的事情,从那以后他把于永志当成了一切,可后来他发现自己到底有多可笑,他选择把自己封闭,以后的日子在他眼里都是灰色的,直到一个人的出现,她画上了一抹彩色,让整个世界都绚烂了,“陈妍童,我可以喜欢你吗?”

仿佛可以听到心跳的安静,目光互相对视,他们看到彼此眼中的自己,陈妍童脸色染上了红晕,有些害羞的松开了郑嘉树,“我我我……你这也太突然了。”

陈妍童手指缠来缠去,郑嘉树觉得她很可爱,趴在方向盘上温柔的笑着,就这么看着她,伸手就可以摸到她,想想以后这种日子,他心里就满怀期待,原来被命运抛弃的人,也可以拥有被救赎的资格。

“你不用着急回答我,我会一直等着你的答案。”郑嘉树眼里全是深情,陈妍童快要溺死在他温柔的漩涡里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打开车门撒腿就跑,落荒而逃的背影让郑嘉树笑出了声,他不能着急,不然会把她吓到,来日方长,期待未来有她的日子。

陈妍童跑回家,抱着玩偶兔子,小眉头纠结的皱在一起,“他是认真的跟我表白吗?那那个抱他的女孩子是谁?”

啊啊啊啊啊陈妍童快纠结死了,打开电视看到金邰又入狱的消息,看了看窗外,天色马上就暗下来了,陷入了沉思,“天,黑的好快啊……”

郑嘉树回到警局,今晚要加班,看着这些线索,郑嘉树陷入思考,高晨昊走过来询问,“发现什么了吗?”

郑嘉树摇了摇头,“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现,但是我总觉得凶手马上就会动手。”

“为什么?”郑嘉树摇摇头,“一种直觉吧。”

两人重新梳理了一遍,古建国是猥琐儿童,在一个叫作小草坝镇的孤儿院当义工,受害者也是孤儿院的小朋友,黄天成是强奸藏尸,死者是领居家两姐妹,死在了高速公路旁的树林里,并且驾驶座出现了一种香味,姜德章强奸女老师并埋尸,死在了德贤高中废弃后花园,唐起喆虐待儿童,并且他应该是唯一一个知道凶手是谁的人,他拿到了凶手的画作,来源不清,被凶手灭口。

“四名死者全部都是跪着的,很显然凶手的目的很清楚,他要杀的就是人渣,但是规律目前为止还没有摸清楚,一定是有什么是我们漏掉的。”郑嘉树笃定,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几天前在陈妍童院子里闻到的花香,“凶手可能是个会养花的人。”

“浩南,明天准备几种花香再让当时的拖车师傅来确认一下,既然香水的味道都不对,那可能就是花香。”

深夜,城市的某个地方,昏暗的仓库里,一地鲜血,金邰死不瞑目的看着捅刀的人,黑衣人鞋子上溅了血,他抬脚蹭在金邰的衣服上,“真是晦气,沾上这种恶心的东西。”

在他腿上绑好绳子,把另一端绕过房梁再绑到车尾,车子开动,金邰被吊在空中,鲜血还在往下滴,黑衣人把绳子固定好,把水撒在地上,车轮痕迹消失不见,看着他死不瞑目的眼睛,“唉,既然瞎了一只眼,那另一个也别要了。”

说完一个飞刀扔过去,正中目标,黑衣人潇洒离去,直到一周后,废弃仓库的主人带人来参观,却发现金邰腐烂的尸体。

赶到现场,就闻到了尸体腐烂的臭味,董浩南没忍住吐了起来,郑嘉树捂着鼻子,看着吊在空中的尸体,眼睛被一把刀子插入,还是跪在空中。

警局发现金邰不见以后,为了稳定民心,上面的命令不许声张,安排了秘密查找,可是却什么也没找到,没想到再发现时,会是一具腐尸。

“还是他。”郑嘉树说,“他果然又动手了,不过为什么是金邰?”

现场的人在拍照取证,高晨昊注意到了另一端的绳子上有一些黑色的东西,“你们看这个像什么?”

“油漆嘛?”韩警官说,招手让证据组来收集证据,“为什么会有油漆?”

“应该是绑在什么上,因为过度摩擦蹭掉了。”郑嘉树冷静分析,再看看金邰被吊起来的位置,“从地面到被吊起来的位置,这个仓库怎么也有快三米吧,要吊在那么高的位置,他肯定会借助工具。”

高晨昊点点头,他认可这个说法,这样也可以证明,那个油漆的问题,尸体带回警局,法医报告显示,凶手的致命伤是窒息性死亡,在脖颈出发现了勒痕,身体上被捅了五刀,每一刀都很深,眼睛被刺中,死亡时间是五天。

高晨昊召开了会议,郑嘉树在会议上把这些证据都讲了一遍,“把这些杀人案全部联系在一起,共同点有什么?”

董浩南举手,“死者全部都是被吊起来,跪在空中。”

“还有吗?”

无人应答,郑嘉树继续讲,“死者之间并没有任何联系,也不认识,但是他们都曾经做过罪大恶极的事,凶手杀了他们的原因,像是报复性杀人,可还有一个问题,整整三年,出狱了犯人那么多,为什么凶手偏偏只挑他们呢?”

还是沉默,没有人说得出答案。

“凶手杀人的规则到底是什么?”

这时候,董浩南也接到了电话,“什么?我知道了。”

“怎么了?”韩警官问。

“刚刚调查组的人说,拖车公司的人确定了黄天成车里的香味,是水仙花的香味。”

“水仙花?这种花很好养的,很多人家都有。”韩警官有些无语,这范围也太大了吧。

案件陷入瓶颈,郑嘉树眼睛里有很多红血丝,董浩南让他去注休息他也不肯,无奈的他只能搬救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