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我好怕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2864字
  • 2022-05-16 13:42:09

“你带我来着干什么?”于静霜真的开始害怕了,这不是她认识的郑嘉树,他好可怕,他看他的眼神冷到了极点,动作粗暴完全不像以前那么温柔,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郑嘉树脸上带着笑意,但却让于静霜毛骨悚然,“你不是想知道我怎么了吗?我带你去找答案。”

一路拉着于静霜踹开了于永志的大门,把她甩在地上,于永志吓了一跳,一看是自己女儿,立马过去搀扶,他看着郑嘉树怒火中烧,“你这是干什么!你忘记她是谁了嘛!”

郑嘉树浑身散发着冷意,“我怎么会忘呢?如果不是因为她生病,我爸爸也不会出事啊。”

一说这件事,于永志就无比心虚,于静霜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是隐约听到她的病跟郑叔叔的死有关。

“爸,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于永志低下头,让秘书强制性把于静霜带了出去,他看着郑嘉树,那种眼神让人心生畏惧,“嘉树,我知道你有很多情绪,但是霜霜是你小时候那么悉心照顾的妹妹,你忘了她半夜发高烧,你冒着大雨送她去医院吗?”

郑嘉树好像记得有这么回事,“啊,好像是有,唉,有点后悔啊,如果知道救了她以后我爸爸会因为她丧命,我就应该任由她死。”

于永志被他眼神的狠意吓到了,“你,你到底为什么变成这样?你以前那么善良……”

郑嘉树靠近他,眼神里不带一丝感情,语气冰冷,“我是善良过,可是我得到了什么?我的父亲入狱而亡,我像个傻子一样被杀父仇人骗了那么多年,甚至他还求我放过他的孩子们,这就是善良的代价,所以我长大了。”

他的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于永志,我会慢慢让你们付出代价,包括你的那两个孩子,我要把我受过的苦,都还给他们。”

于永志气的浑身发抖,他抬手想给郑嘉树一点教训,却被郑嘉树一把抓住,嘴边嘲笑,“你还想动手啊,怎么办呢,一把老骨头了还是悠着点吧。”

郑嘉树一把甩开他,于永志扶住桌子,看着郑嘉树的眼神变得陌生,“你不是郑嘉树了。”

郑嘉树转身,“我是郑嘉树,只不过不是之的前那个我了。”

郑嘉树走后,于永志把那份合同拿了出来,眼神也变得愤恨,此刻他眼里没有了当初的愧疚,“郑嘉树,你抓不到凶手就惨了。”嘴边染上得意的笑,在合同中用一行小字打印了一句话,“无条件服从甲方的安排”

“等你输了,我会好好安排你的去处。”于永志志在必得。

警局里,高晨昊把资料狠狠地摔在桌上,“你们技术部是干什么吃的!一晚上了都找不到人!”

全员沉默,谁都不敢说话,郑嘉树回来就看到高晨昊在发火,“这是怎么了?”

高晨昊叹了口气,“你就好好办你手里的案子,其他的你别管了。”期限越来越近,不能因为其他事耽误郑嘉树调查杀人案,“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抓住他,散会!”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高刑警好吓人。”

“他又不是第一次样,习惯就好。”

郑嘉树觉得有些奇怪,“浩南,发生了什么?”

董浩南看了看高晨昊紧闭的办公室门,说,“就是昨晚,那个被带着电子手铐的强奸犯金邰,他把电子手铐拆了下来,手机也扔在了一个大学附近,昨晚高刑警找了一晚上也没找到。”

郑嘉树点点头,他听说过这个案子,金邰是个丑陋的中年男人,眼睛还瞎了一个,十几年前他强奸了三名女大学生被捕入狱,出狱后怕他再犯就佩戴了电子手铐,人虽然丑,但是就喜欢漂亮的少女,被玷污的女孩子还有一位得了抑郁症。

“手机被丢在了哪?金邰应该很早就准备这么做了,他可能对这片区很熟悉,但也应该跑不远,丢在大学附近,来来往往的女学生那么多,他很有可能再次犯罪。”

董浩南点点头,觉得郑嘉树说的很有道理,他翻开资料,“丢在了国际美术大学门口的垃圾桶,那个学校可是出了名的美女大学。”

郑嘉树翻资料的手一顿,“你说哪个大学?”

“国际美术大学啊。”董浩南又重复了一遍,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我要把你的想法赶紧告诉高刑警,这个学校需要派警员守着。”

董浩南急吼吼的报告,郑嘉树站起身立马开车冲了出去,那个大学,是陈妍童的学校……

“高刑警,我觉得嘉树说的没错。”

高晨昊紧锁眉头,对保卫科说,“立马派几个人去美术大学守着,有任何情况都要报告。”

保卫科的人立马前往学校,“郑嘉树呢?”高晨昊问。

“在外面呢。”董浩南出门一看,根本不在,“不对啊,刚刚还在呢,不会出去办案了吧?”

高晨昊点点头,“也许是。”毕竟时间紧迫,郑嘉树绝对不能输。

此时的陈妍童,走在学校后面的小巷子里,她听到了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一回来就看到一个邋里邋遢,满口黄牙的男人,猥琐的打量着自己,男人笑声尖锐,“没想到啊,第一天就遇到了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味道一定很不错。”

陈妍童看着男人,她也是听说过这个案子的,听说出狱的时候带了电子手铐,现在看来是摘了,“你就是那个强奸犯。”

金邰看着陈妍童,她的眼神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害怕,“你不怕我嘛?像你这样的女孩,不应该大声喊救命嘛?”

陈妍童后退几步,背靠着墙,这是一个死胡同,看到女孩的退步,金邰很得意,“原来是强装镇定啊,也对,这小巷子里应该没什么人,你喊破喉咙应该也没人能听见。”

金邰上前想要抓住陈妍童的手臂,突然被一脚踢开,陈妍童抬头看着满身怒气的郑嘉树,“你怎么在这?”

郑嘉树看了一眼她,还好,她没有受伤,他低头又踹了金邰一脚,然后跨在他身上一拳又一拳的打,金邰满脸都是血,陈妍童赶紧阻止,“郑嘉树,住手啊,你会把他打死的。”

“这种人渣就该死。”郑嘉树的拳头上都是血,金邰哭着求饶,“我错了,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饶了我。”

郑嘉树站起来,一脚踩在他脸上,“这幅鬼样子,还敢肖想自己配不上的人。”

脚下一用力,金邰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啊!”

陈妍童看着这样的郑嘉树,暴力又血腥,眼神也极其冰冷,“郑嘉树,你冷静点。”陈妍童的声音有些颤抖。

郑嘉看向她,眼神里不再是狠厉,而是着急心疼,“为什么不跑?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刚刚再来晚一点,你会发生什么?”

他抓着陈妍童的肩膀质问,他快吓死了,当看到金邰扑向她的时候,他失去了理智,他真的想当场杀了他!

陈妍童落了一点眼泪,“我,我太害怕了,我喊不出来。”

郑嘉树把人抱在怀里,心里的慌乱被驱散,他看了一眼地上跟死人一样的金邰,给韩警官打了电话,“找到金邰了,在美术大学后面的小巷里。”

金邰重新入狱,强奸未遂,这次被判无期徒刑。

郑嘉树送陈妍童回家,到了门口,他开口,“你肯定吓坏了吧。”不只是金邰,还有他,他的暴力被看到了。

陈妍童不说话,郑嘉树心里有些慌,他解释,“我其实不是什么好人,我也经历过绝望的事,从那以后我发现,我有时就会像变了一个人,暴躁狠厉,根本不像我,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医生说我是压力太大,情绪不稳定,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可能生病了。”

陈妍童还是不说话,郑嘉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再为自己辩解了,“如果你……”

话还没讲完,陈妍童突然抱住了他,女孩身上淡淡的栀子花香很好闻,让他慌乱的情绪得到了安定,女孩的声音响起,“郑嘉树,你很好,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郑嘉树紧紧的抱着她,眼眶变得湿润,发现自己的暴力人格,他很害怕,他怕他会控制不住伤害身边的人,这个秘密他从来没有提过,压抑了那么久的情绪一瞬间崩溃,“陈妍童,我好怕。”

陈妍童抬眸看他,“不要害怕,我会帮你,也会陪着你。”

她的眼睛好像装满了星光,让郑嘉树很心安,“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