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杀人犯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1430字
  • 2022-05-13 11:53:44

高晨昊跟郑嘉树来到医院,两辆车擦肩而过,高晨昊来接黄潇,到了门口就看到董浩南在那里愣神,“喂,你怎么了?”

董浩南挠了挠脑袋,“看到一个很像陈小姐的人,可能是看错了吧。”

郑嘉树顺着董浩南的方向看过去,只看到车来车往,那么晚了,她应该在家吧……

接到黄潇以后,郑嘉树回了家,习惯性的看了一眼陈妍童的小院子,屋里没有亮灯,“都十点多了,她能去哪?”

拨打了陈妍童的电话,没有人接,郑嘉树心里感觉到了不安,想到董浩南在医院的话,他立马开车去了医院。

监控里,他明确的看到顾晟把陈妍童带上了车,又是这个男人,郑嘉树怒火中烧,记住车牌号以后,直接打电话让董浩南查。

顾晟的家是独栋别墅,他把陈妍童放到床上,不打算解开她的束缚,温柔的抚摸她的头发,“小童你乖,我去给你倒果汁喝。”

“你的果汁跟你的人一样恶心,你这个。”陈妍童凑近他的耳朵,“杀人犯。”

顾晟好像受到了刺激,一把把陈妍童推开,惊慌失措,“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

陈妍童倒在床上,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你就是杀人犯啊,你不光是杀人犯,还是个神经病,你为什么不去死!”

陈妍童最懂怎么激怒顾晟,字字戳心,他失控的砸了卧室里好多东西,“不是我,不是我!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突然,他疯狂的目光看向陈妍童,她跪在床上,拉着陈妍童的手,“沁苧,你知道的,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对不对?”

陈妍童笑了,像带刺的红玫瑰一样危险,“顾晟,你真可怜。”

顾晟的头很痛,那些他想忘掉的记忆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他抱着头痛苦的承受着,陈妍童趁机往旁边移,激怒他是为了让他失控,陈妍童知道摔东西是顾晟的一贯作风,她需要尖锐的东西解放双手,只有他不理智,自己才能逃出去,绳子被割开了,陈妍童撒腿就跑,顾晟回头发现人跑了,立马追了出去,“你不许离开。”

陈妍童跑下楼,却打不开大门,顾晟从楼上慢条斯理的走下来,“你了解怎么激怒我跑出去,我也同样了解你的小聪明。”顾晟手里拿着钥匙。

陈妍童知道门被反锁了,“还真是阴险啊,就跟当年一样。”

“我不阴险,你就不会好生生的站在这了。”顾晟很冷静。

“那我还要谢谢你嘛?”陈妍童嘴角带着讽刺。

顾晟走上前,衣服有些凌乱,他的眼神温柔的看着陈妍童,那是他的一切,他最珍爱的宝贝,他伸手抚摸她的脸,把领带解开,“别走好吗?”

只是一瞬间,顾晟的脖子上出现一把锋利的玻璃碎片,陈妍童手上满是鲜血,“你还不够了解我,我早就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了。”

顾晟有些难受,好多话哽在喉咙却说不出口,最后化为一句,“你想动手就来吧,我知道你不会心软。”

陈妍童看着他的眼睛,最恨的人就在眼前,只要轻轻一按,鲜血就会涌出,顾晟就会死,可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小男孩为了保护她被绑架犯带走了,被发现的时候浑身是血,差点丧命,陈妍童的手在抖,不能心软,陈妍童有点出息,你一定要动手,杀了他,杀了他你就解脱了。

陈妍童纠结万分,外面警笛响起,郑嘉树带着警员破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陈妍童满手鲜血,拿着玻璃放在顾晟脖子上,脖子上已经出现了血痕,陈妍童抖得很厉害,郑嘉树赶紧上前把碎片夺下来,把人抱在怀里,“没事了,别怕,没事了。”

陈妍童眼泪毫无征兆的掉了下来,她很少会有情绪外露的时候,可是今天顾晟一而再再而三的逼她回忆过去,她真的想杀了他,可是……

顾晟涉嫌绑架,陈妍童却选择了放过他,她看着顾晟,眼神恢复厌恶,“放过你不是我心软,而是我要等待一个机会,亲手让你尝尝当年的痛苦。”

顾晟苦笑,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那个把他视为英雄的小女孩,终究是长大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