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唐起喆死亡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2302字
  • 2022-05-11 16:00:01

募捐活动也如约举行,几天后,唐起喆的虐童案开庭了,小镇的大部分人都到场了,唐起喆坐在那里,眼神里没有一丝愧疚,小艾坐在公诉人旁边,她今天要做的就是指认凶手,陈妍童坐在听审席,看着唐起喆,“就是这个变态把小艾变成这样的,真不敢相信他是这样的人,他可是学校里最受小朋友喜欢的老师。”伊灵愤愤不平的说。

陈妍童说,“变态都是善于伪装的,不然怎么引诱猎物呢。”

“真变态!”伊灵忍不住吐槽,突然注意到了角落里那个穿西装了男人,“小童小童,顾晟也来了。”

陈妍童皱眉看了一眼,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来就来吧,跟我没关系。”

伊灵看看她再看看顾晟,“其实我觉得顾老师还挺痴情的,其实……”

“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如果不是因为他是老师,我根本就不想跟他有接触。”陈妍童的话很果断,伊灵适当的闭上了嘴。

郑嘉树坐在旁边,心里还在想唐起喆那些奇怪的话,听到旁边女孩子之间的谈话,他也有些惊讶,原来陈妍童那么讨厌那个顾晟……

开庭了,小艾指认了唐起喆,唐起喆的律师也拿出了一份病例报告,上面明确的写着,唐起喆有很强的暴力倾向,也表明了唐起喆一直在接受药物和心理医生的治疗,并且没有任何前科,并且每年都是优秀青年教师,最后法官宣判,唐起喆被判有期徒刑11年,艾奶奶听到这个结果,气的心口疼,伊灵赶紧把艾奶奶送去了医院,现场有些混乱,唐起喆站起身,他明天就要被送入监狱了,路过郑嘉树身边的时候,他四周扫了一眼,说了句匪夷所思的话,“郑巡警,你知不知道,这里的狼,可不只有我一个哦。”

带着耐人寻味的笑声,他被警察带走了,郑嘉树还想问什么,但是唐起喆已经走远了,“他的话什么意思?”陈妍童疑惑的问。

郑嘉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对我说过很多奇怪的话,可没头没尾的,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当天夜里,小艾重新回到了医院,她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郑嘉树送陈妍童回家,到了家门口,郑嘉树开口,“犯人终于抓住了,不然真的对不起小艾。”

陈妍童也松了一口气,“是啊,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

郑嘉树看着陈妍童略显疲惫的眉眼,“这几天辛苦你了,一直在医院照顾小艾。”

陈妍童笑着摆了摆手,“这有什么啊,小艾还叫我一声姐姐呢,我照顾她是应该的,我先回家了。”

郑嘉树点点头,看着她走进院子关上门,郑嘉树突然觉得心里有些满足,就这么安静的看着她,陪着她,在她身边,这样的生活好像也不错。

深夜,警察局一片寂静,有个身影从后面翻墙而入,他的身影特别轻盈,翻墙不费吹灰之力,唐起喆正在闭目养神,突然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守门的警员倒在地上,有个黑衣人走了进来,带着黑色的帽子和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夜里犹如撒旦盯着唐起喆。

唐起喆有些惊讶,随后笑出了声,“没想到你会来找我啊。”

黑衣人阴冷的声音响起,“你发现了什么?”

唐起喆看着他的眼睛,“我没打算揭穿你,不过啊,我倒觉得我们是同一类人,或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我不跟变态做朋友。”黑衣人想都不想就拒绝。

“啧,那真是可惜了。”唐起喆一脸惋惜,突然脸色一变,“那就做敌人吧。”

说完就要动手,唐起喆的拳头很快,但却被轻而易举的多了过去,黑衣人转身一把刀子扎在他的脖颈,低低的笑了,“还真是不自量力啊。”

唐起喆口吐鲜血,倒在地上,眼神死死的盯着黑衣人,见她动作利落的拔出刀,蹲下来,锋利的刀口拍打他的脸,“我最讨厌被人威胁,把你知道的秘密永远烂在肚子里吧。”

黑衣人站起身,窗外的月光洒进来,他的眼神冰冷的看着一个死人,抬头看向窗外,“真是麻烦啊,又死了一个废物。”

月光冷冽,他的声音像是从地狱里传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郑嘉树就接到了唐起喆死亡的消息,连忙赶去警局,韩警官说,“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有呼吸了,身体都凉了,只有一道致命伤,被一刀扎进动脉,身上被刻了废物两个字。”韩警官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情况。

郑嘉树也眉头紧锁,他总觉得,唐起喆的死跟他未说完的话有关,可到嘴边只化作一声叹息,“算是罪有应得吧。”

这件事被简单的处理了,毕竟这个人渣,多的是人希望他死。

郑嘉树走出派出所,看着头顶的烈阳,闭上眼睛,把这几天所有的线索都想了一遍,睁开双眼,“是他吗?”

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立马跑去学校。

“唐起喆吗?他不是本地的。”校长回答。

“那他原本是哪个地方的人?”郑嘉树急切的询问。

校长想了想,从档案袋里翻出了唐起喆的资料,“这里只有这个,或许你可以去他的办公桌看看,一直没人动他的东西。”

郑嘉树接过档案袋,来到了唐起喆的办公桌,很整洁,没有一丝杂乱,应该是有强迫症,翻开资料,郑嘉树每一行都看的很仔细,看到出生地,“他不是小草坝镇的人,他从来没去过那个镇吗?”

看着桌子上唐起喆的照片,照片上的他露出笑容,可他的眼神却充满着疯狂,郑嘉树突然觉得很头疼,“真相到底是什么?”

郑嘉树觉得自己需要休息,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的老师说,“张主任,这些唐起喆的画是不是都要扔了。”

张主任一脸嫌弃的说,“快扔快扔,那种人渣的东西赶紧都扔出去。”

唐起喆的画?郑嘉树赶紧追上那名老师,“请问,能把这些画给我吗?”

老师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郑嘉树,“给你吧给你吧,居然有人要变态的画。”

郑嘉树不在意她说了什么,翻看那些画,都是很正常的画,应该是上课的时候教学画的,直到那张画,郑嘉树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不是……”

是一副简体画,用铅笔画的,一个人被吊在树上,下跪的姿态,脸上有四道疤,背景有一个小亭子,郑嘉树止不住的震惊,“这是姜德章的案发现场!”

郑嘉树翻看了剩下的画,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他拿着这张画就要赶紧去找高晨昊,此刻他正在咖啡厅里陪着黄潇见领养家庭,这些家庭都是董浩南帮忙找的,高晨昊看了几个都不满意,黄潇也很听话的在一旁不说话,可是他心里不想离开他的高叔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