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猎物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2710字
  • 2022-05-19 16:36:48

第二天一早,董浩南就被韩警官的电话崔醒,站在香水店里,董浩南困的一直打哈欠,“韩警官,你这也太过分了,这才几点你就把我叫起来!”

韩警官没好气的说,“等你睡醒了,犯人都跑了。”

董浩南气得哑口无言,小声嘀咕,“怪不得你找不到女朋友!”

拿着香水来到了医院,陈妍童已经准备好早饭回来了,她特地回家给小艾准备了她爱吃的馄饨,董浩南一进门就闻到了香味,“好香啊!”

陈妍童被这句夸奖吸引,“董警官要吃吗?”

董浩南迫不及待的点头,“好啊好啊!”

看到他这幅没出息的样子,韩警官直接一个笔记本上去打了他的脑袋,咬牙切齿,“你是来干什么的?”

接收到威胁信号,董浩南乖乖的把香水摆好,不敢造次。

韩警官开始提问,小艾也叙述了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晚小艾一个人走到旧街道回家,胡同里很黑,没有路灯,天上没有星星,月亮也若隐若现,“不是一个好天气啊。”小艾吐槽。

小艾家住在里田地很近的地方,就在快要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本能的反应使小艾想要张嘴喊叫,可她喊不出来,“唔”

小艾被凶手拖着走,书包掉落在路上,进入水房,凶手把小艾丢在地上,水房里更黑暗,小艾什么也看不到,只能顺着外面的光亮,看到有一个高大的人站在门口,注视着她。

小艾坐在地上,浑身都在发抖,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很糟糕,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卑微的求饶。

凶手没有反应,小艾也不敢抬头看他,突然头发被抓住,凶手扯着小艾的头发,把她按进水池里,阴冷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真是烦躁啊,哭哭啼啼的求饶,跟条可怜的小狗一样。”

窒息的感觉让小艾抖的更厉害了。

小艾卑微的抓着他的衣角,“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凶手没有感情的目光低着头,打量着狼狈的小艾,低声笑了起来,他的笑容犹如地狱里的恶魔,小艾连连后退,她爬起来就要逃跑。

凶手拿起一块石头直接砸中了她的腿,“啊”

撕心裂肺的疼,小艾趴在地上,她好害怕,男人的脚步声步步逼近。

小艾哭出了声,可是根本没有人能听到。

小艾浑身发抖,眼泪顺着脸颊滑落,重新回忆那晚,就好像又做了一场噩梦,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心里都是恨不得杀了这个变态,究竟是怎么样的人,才能对一个小女孩下狠手!

韩警官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的愤怒,“叔叔已经了解了情况了,接下来就请你再闻一下那种香味好嘛?”

小艾点点头,这时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小艾!”

梅娜在警察的带领下来了,她这几天都被安全的保护在家,根本没有办法出门,她知道小艾伤得很重,但却没有办法了来看她,“小艾,对不起,都怪我拉着你去漫画屋,不然你就不会出事,都是我的错呜呜呜。”梅娜伤心的大声哭。

小艾连忙安慰她,“没事的,不怪你,梅娜你别哭了。”

陈妍童也上前安慰了好一会,梅娜才停止了哭泣,“一定要抓到那个坏人,他太坏了。”

小艾点点头,“肯定要抓住他,不然会有另一个像我一样的小朋友受伤。”

这句话让现场的大人心刺痛了一下,心疼小艾的懂事,也恨死了那样的变态。

董浩南拿了陈妍童确认过的香水Davidoff Cool Water Man让小艾再确认一下,小艾闻了闻,立马确定的说,“就是这个味道,可是我想不起来在哪里闻过了。”

小艾很苦恼,韩警官安慰她,“不要着急,肯定能想起来的。”

“这不是唐老师身上的味道吗?”梅娜一句话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小艾也瞬间想了起来,他们的美术老师唐老师身上就有这样的味道。

“唐老师,为什么你身上香香的,我用的沐浴露就没有那么香?”小艾天真的问。

唐老师唐起喆戴着一副眼镜,永远的白衬衫黑西裤,给人一种优雅先生的感觉,小朋友也都很喜欢他,唐起喆笑的和蔼可亲,“这个是老师喷的香水,以后你长大了,也可以用。”

那时的小艾记住了那个味道,也记住了唐老师的话,如今却成为了差点要了她命的味道。

掌握到唐起喆,警察立即开始抓捕行动,找到唐起喆家里的时候,他还在家里听着爵士乐喝着咖啡,看到警察拿出的手铐,他很镇定,“我知道小艾的事情,但你们抓错人了。”

韩警官更是态度恶劣,“坏人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做了坏事,只会伪装的精神变态。”

听到韩警官的话,唐起喆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很冷,韩警官心头一颤,那就是变态的眼神。

唐起喆叹了一口气,跟着警察们去了警车,看到了等到车门口的郑嘉树,他突然就笑了,低哑的笑声让郑嘉树有些莫名其妙,“你在笑什么?”

唐起喆看着他,耐人寻味的说,“郑巡警啊,没想到你也来抓我了,不过啊……”唐起喆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继续说接下来的话,郑嘉树疑惑万分,警车开走,郑嘉树看着走远的车辆,仔细回想他的话,“他有什么想要告诉我的吗?”

到了警察局,韩警官把证据摔在他面前,“唐老师是42的脚吧,真巧,跟案发现场的脚印一样,还有香水,你们居然也喷同一个牌子,真是好巧啊。”

唐起喆扫了一眼那些证据,表情冷静,“凑巧的事有很多,你们就凭这些就想给我安上罪名,这不合理吧。”

韩警官撑在桌子上,愤恨的目光看着他,“小镇一共才多少人,怎么那么巧证据全在你家!”

唐起喆靠在椅子上,淡定自若,“我怎么会知道呢,不过我也挺好奇的。”

“你!”韩警官抓着他的衣领想给他一拳,被董浩南拦了下来,“韩警官冷静!冷静点!”

场面陷入僵局,郑嘉树的声音打破了平静,“不知道这个证据够不够?”

郑嘉树手里的透明袋子里装着一颗纽扣,把扣子扔在桌子上,郑嘉树双手插兜,“这颗扣子是案发现场发现的,掉落的地方非常隐秘,在水房门口的夹缝里,被人踩进了土里,当时我就在想,凶手肯定不会给自己留下证据,那么这颗扣子可能是个意外,当然回家后的凶手可能也发现了自己的纰漏,害怕自己被发现,就把那件掉了一颗扣子的衣服处理掉,扔进垃圾桶,但他可能没有想到,收垃圾的工作人员没有来,垃圾并没有被收走,我在里面翻到了那件衣服,上面还带着血迹,血迹是小艾的,而监控拍到的这袋垃的主人,是你。”

唐起喆意味深长的看着郑嘉树,两人眼神交汇,唐起喆眼里没有一丝被发现的慌乱,他很淡定,也很冷静,叹了口气,“没想到郑巡警那么聪明啊,还真是有做刑警的天赋呢,一点都不好玩,没找到我心爱的猎物。”

“为什么要对小艾动手?她明明是无辜的!”郑嘉树声音里带着隐忍的怒气,手已经紧握成拳。

唐起喆语气里带着无所谓,像是在陈述一件小事,“我看好的猎物不在,说到这还是因为郑巡警呢,可我还需要发泄,只能是她那个倒霉蛋了,不过她求饶的声音可真难听,如果是梅娜该有多好,肯定很动听。”

韩警官再也忍不住了,一拳打了上去,“你个人渣!”

董浩南从后面抱住韩警官,“别这样韩警官,你会被处分的!”

唐起喆摸了摸流血的嘴脸,看了一眼韩警官,随后看向郑嘉树,对方也在看着他,“郑巡警啊,你猜猜我会被判死刑嘛?”

郑嘉树双拳紧握,董浩南赶紧让人把唐起喆带走,劝到,“嘉树你也冷静点,他不会有好下场的。”

郑嘉树低眸,他总觉得唐起喆有意无意的想要对自己说些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