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小艾醒来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2886字
  • 2022-05-09 09:36:19

医生进来了很多次,可是小艾依旧没有要醒来的迹象,“今晚只能看她自己了,不然我们也无力回天。”医生的语气很惋惜。

病房里,陈妍童郑嘉树伊灵都陪着艾奶奶在这里等着,只希望小艾能早点醒过来。

“奶奶,您休息休息吧。”陈妍童心疼老人家。

艾奶奶坚决摇头,“不行,我要看着我家小艾醒过来。”

拗不过老人家,陈妍童只好作罢。

到了半夜,病床上的小艾依旧安安静静的躺着,陈妍童有些害怕,她紧紧的抓着伊灵的手,“会没事吧?”

伊灵也紧紧的抓着她,语气中也透露着不安,“会没事的,一定会的。”

凌晨一点,医生又来了一次,可小艾还没有醒来,“可能……”剩下的话,医生也说不出口了。

陈妍童没忍住落了泪,郑嘉树紧握双拳,暴露了他此刻的悔恨,愤怒,“如果抓到那个人渣,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医生离开了,伊灵也回家休息了,她还要照顾伊阿姨,艾奶奶的身体也撑不住了,被送去了病房休息,陈妍童不肯走,“肯定还有希望的。”

郑嘉树怎么劝她也不听,索性就留在这里陪着她。

“我去打点水。”郑嘉树刚拿着水壶出去,陈妍童就发现小艾的手指动了一下,她有些惊喜,可也怕自己是眼花了,“小艾,小艾你醒了对嘛?”声音中带着颤抖。

仿佛听到有人呼唤她,小艾缓缓的睁开了眼,刺眼的灯光让小艾很不适应,嗓子甚至说话都很困难,只能呜呜咽咽的说,“姐姐……”

“医生!医生快来,小艾醒了!”陈妍童赶紧大喊。

小艾苏醒的消息立马就传遍了,医生仔细给小艾检查了一番,“醒了就好,剩下的问题需要慢慢医治,急不来。”

陈妍童摸了摸小艾的头,温柔的说,“小艾乖,你很快就会好的。”

小艾点点头,“谢…谢”看到她说话都那么困难,陈妍童还是忍不住的心疼。

第二天一大早,伊灵就来到了医院,“小童,你就跟着郑巡警回去吧,你都呆了一天一夜了,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啊,这里有我呢。”

“可是伊阿姨怎么办?她一个人在家行吗?”

伊灵把包塞给陈妍童,推着她边走边说,“好了,你就别操心了,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就乖乖回去睡一觉吧。”

最终,陈妍童坐着郑嘉树的车回了家,坐在副驾驶上,她已经开始昏昏欲睡了,郑嘉树把空调温度调高,车速也慢了下来,让她好好睡一觉吧。

到了家门口,陈妍童还在熟睡,郑嘉树就在一旁陪着她,看着她的侧脸,郑嘉树有些感叹,想到这几天的点点滴滴,嘴染上笑意,“好奇怪,认识的时候还那么高冷,现在都会在我面前哭了。”

郑嘉树伸出手,轻轻抚了一下陈妍童的头发,看着她毫无防备的样子,微张的嘴唇,白皙的脖颈,郑嘉树咽了下口水,立马把手收了回来趴在方向盘上,脸色绯红,“真像个流氓。”

睡了半个小时,感觉到脖子不舒服的陈妍童睁开眼,日落的余晖有些让人睁不开眼,一转头看到郑嘉树手里拿着笔记本,在认真的记录着什么东西,余晖洒在他身上,给他镀了一层光,看着他的侧脸,陈妍童有些心跳加速。

郑嘉树回头发现她醒了,“你醒了啊,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车上睡觉肯定不舒服。”

“你怎么不叫醒我啊?”陈妍童不敢看他,脸色微红,赶紧穿上外套。

“看你睡得那么香,叫醒你感觉我挺罪恶的。”郑嘉树笑着开玩笑。

陈妍童脸色更红了,“我先走了!”说完就跑下了车。

郑嘉树的笑意不减,心情忽然好了好多,“真可爱啊陈妍童。”

另一边,医院里

高晨昊跟韩警官听说小艾醒了,都来到了医院,想要询问一些问题。

“小艾,好多了吗?叔叔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嘛?”韩警官尽量让自己看的慈祥一点,不然他怕小艾会害怕他。

小艾身体有些抖,没有说话,韩警官已经她同意了,就开口,“小艾,第一个问题,你那晚看到凶手的脸了嘛?”

听到这句话,小艾抖的更厉害了,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晚的情景,有人拿着石头狠狠地砸她,说她是个出气筒,受气包,一直在骂她,他的手很凉,那是她离死亡最近的一步。

伊灵发现了小艾的不对劲,“小艾,小艾别怕,不想了,我们不想了,乖。”

小艾痛苦的呜咽了一声,韩警官也发现了不对劲,很是苦恼,高晨昊拉着韩警官出去,“先别问了,她现在回答不了任何问题。”

“可是关键线索就在她身上啊。”韩警官既心疼又无可奈何。

“那就等她缓解几天再问,现在先去继续调查,继续逼一个孩子有什么用!”高晨昊语气有些不好,小艾已经很可怜了,如果现在再逼她回想,可能会让她病情加重。

两人走到医院大厅,高晨昊突然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黄潇。”

小黄潇回头,看到了那天给他买肯德基的叔叔,笑的开心,“叔叔!”

他连忙跑过去,高晨昊却看到了他手臂上的绷带,“这是怎么搞的?”

小黄潇赶紧把手臂藏到了身后,看到叔叔太高兴,忘记伤口了,他低着头不说话,高晨昊却一直在问,“说话,这伤是怎么来的?”

黄潇抬头看了一眼高晨昊,眼里委屈的眼泪掉了下来,泪水掉在了高晨昊的手背上,他还是不肯讲,“叔叔你别管我了。”

高晨昊才不管他说什么,他只知道这个小男孩肯定又遇到了什么事,“黄潇听话,告诉叔叔到底怎么了?”

韩警官在一旁听的一愣一愣的,“这是谁家的孩子?”

“那个变态黄天成的呗。”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出来,高晨昊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趾高气昂的女人,穿着红色大衣,他不是黄潇的妈妈。

黄潇听到女人的声音,条件反射的躲到了高晨昊身后,这一举动更是让高晨昊怀疑了。

“小姐,请问你是?”韩警官问。

女人看着黄潇,笑咪咪的说,“我啊,是他的妈妈呀,黄潇啊,快过来,我们该回家了。”

黄潇不敢否认,只是身体在发抖,可他还是挪着小步子准备过去,高晨昊拉着黄潇的手,对女人说,“你不是他的妈妈,他凭什么跟你走。”

女人非常气愤,看着高晨昊的眼神更是厌恶,“我说了我是他妈,快跟我走,不走有你好受的,要不是因为你晕倒了,你觉得我会花那个冤枉钱带你来医院嘛!”

语气尖酸刻薄,话也说的很难听,韩警官都看不下去了,“喂,你说话也太过分了吧,就你这样的,怎么可能是他的妈妈。”

黄潇看了一眼高晨昊,默默地松开了他的手,声音小小的说,“叔叔,谢谢你帮我,可我该回家了。”

高晨昊蹲下跟他平视,“他不是你妈妈,告诉叔叔到底怎么了?”

黄潇眼神闪躲,高晨昊也不逼他,等他开口,片刻,小黄潇讲出了原因,“我妈妈不见了,那天你们送我回家以后,我妈妈就不在家,桌上有一张纸条,她说他要去找新的生活了,让我忘记她这个妈妈,当天晚上,这个阿姨就来我家了,还有几个叔叔,她说妈妈把我卖给他们了,拿了钱跑了。”

说到最后,黄潇大声的哭了出来,妈妈不要他了,把他卖掉了,一个八岁的孩子,却被亲生母亲那么对待,父亲是个人渣,同学不待见他,他的心里该是怎样的千疮百孔啊。

高晨昊眼眶泛红,抱住哭泣的小黄潇,安慰着,“没事了,没事了,叔叔不会把你交给他们的,乖。”

韩警官也摸了摸黄潇的头,“黄潇啊,不用怕,买卖儿童是违法的,你是自由的,不是商品。”

韩警官慢悠悠的拿出警察执照,“不好意思啊,女士,我是个警察,刚刚这孩子说他妈妈把他卖给你了,买卖儿童已经触犯了法律,我们会抓捕他的妈妈,但先请你去公安局喝杯茶好不好?”

女人一听是警察,吓都吓死了,撒腿就要跑,结果被门口的警员拦住,“啧,你说你跑什么,你刚刚不是挺嚣张的嘛?”

韩警官的眼里充满了鄙夷,韩警官把大喊大叫的女人带走了,高晨昊带着黄潇重新检查了一遍身体,发现他的手臂已经发炎溃烂了,这以后肯定会留一大块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